德國憲法法院裁決 安樂死重又合法

Wolfgang Dick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如果病痛讓我無法繼續忍受,我希望能讓我走。"在波恩大學附屬醫院住院的Melanie S.女士這樣請求負責治療她的醫生拉德布魯赫(Lukas Radbruch)。63歲的S女士已是肺癌晚期,她尤其擔心自己一旦不能吞咽,會突然窒息而死。她不希望自己在清醒的情況下經歷這一切。在得知憲法法院在裁決後,S女士鼓起勇氣,坦然向醫生談起安樂死的可能性。

根據德國刑法第217條,協助實施安樂死迄今是被禁止的。這一條款是德國聯邦議院2015年12月通過的,目的是禁止個人和協會"借死亡做生意"。在此之前的數年裡,德國涉及安樂死的服務方興未艾。政界希望就此作出反應。

根據目前的法律規定,凡是"協助他人自殺、以商業方式向其保障、提供或中介自殺可能性"的行為,將被處以3年以下監禁或罰款。

關於"商業方式"這個表述,法律界人士一直存在激烈爭議。因為這樣一來,涉及安樂死的咨詢行為也被歸為犯罪--比如告訴他人通過放棄進食可以達到安樂死目的。現在,憲法法院的法官認為這種界定有問題。過去4年間,現行法律條文造成了嚴重的後果。

出國安樂死

2015年刑法第217條出台後,不僅當時公開提供安樂死服務的機構銷聲匿跡,而且醫生和醫院工作人員也不再敢為病人咨詢。有意以安樂死結束生命的絕症患者只能前往瑞士、荷蘭或比利時等國家,在那裡,第三方提供安樂死是合法的。

沒有能力或財力出國接受安樂死的病人,就只有請求自己的家人幫助實施自殺這一種可能性。按照德國法律,協助身患絕症的家人結束生命,是不必承擔刑事責任的。然而,哪個不久於世的人會提出這種請求,讓家人背負更大的精神負擔呢?

很多人認為這種狀況是難以接受的。病患和醫療工作者向聯邦憲法法院提出申訴。去年,憲法法官聽取了醫學界人士、安樂死民間互助組織和重病患者的意見,以了解他們的切身經驗和論據。慕尼黑的醫學法學家普茨(Wolfgang Putz)是參與聽政者之一,他對德國之聲表示,鑑於"令人無法接受"的現狀,必須對現有法律作重新審視和決定。"(基督教)兩大教會對政界決策者施加的影響依然巨大,雖然我們名義上是個世俗國家。"

德國的新教和天主教會反對任何形式的對安樂死的協助。普茨說,現在,憲法法院作為最高司法決議機構重新規範德國基本法所保障的個人結束生命的自決權利,是一件好事。

臨終關懷醫療

拉德布魯赫醫生傾聽了肺癌病人S女士的願望,他知道,理解是關鍵。拉德布魯赫是德國臨終關懷醫學協會的主席。他說,人們對這種旨在盡量減少患者痛苦的醫療方式了解還很不夠,而希望安樂死的患者往往是求助無門,如果他們能及時得到臨終關懷醫療方案,多數人都會欣然接受。

這位醫生說," 聯邦憲法法院的最新裁決使得刑法第217條失效後,如果我們看到協助安樂死的行為又獲得新的動力,那對我們的社會將是一個危險的發展。"他擔心,會有更多的患者提出不願成為他人的負擔。但他認為,結束自己生命的門檻不能再降得更低了,不選擇安樂死的病人也不應該感受到壓力。

安樂死新規一個德國人的安樂死

憲法法院法官在陳述新裁決時表示,刑法第217條與基本法不符。這條法律失效後,安樂死輔助的合法範圍又恢復到2015年的狀況。醫生又可以向病人介紹協助安樂死的可能性,並實施"被動安樂死",即提供致命藥物。

哈拉爾德·邁爾(Harald Mayer)等待這一天的到來。他患有多發性硬化症(MS),幾年來他的肌肉不斷萎縮,目前已只能用嘴操縱駕駛輪椅。為了照顧他,需要7到8名護理人員輪班。喂食、大小便都須要他人。這讓邁爾尤其感到毫無尊嚴可言,"在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我的身體就是一座日漸逼仄的牢房"。他希望能得到解脫,希望有人幫助他結束生命,"我不願再這樣活下去"。他設想能在家中"安靜地睡去"。現在他的願望或許將能夠實現。

柏林的泌尿科醫生阿諾德(Uwe-Christian Arnold)也是違憲申訴的領銜者之一。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他冒著失去行醫執照的危險,協助病人安樂死,並打贏了一系列由此引發的官司。據他本人說,他共幫助100多名患者按照他們的意願結束生命。原本他應在2019年4月向憲法法院陳述自己的有關行醫經歷和觀點。但阿諾德自己也身患骨癌,在法庭聽證前去世。他的律師在法庭宣讀了他留下的一份聲明。

阿諾德並沒有想到,憲法法院真的會推翻刑法第217條。現在願望變成了現實。這並不是要讓安樂死"商業化",也不是要讓自殺成為家常便飯,而是為了讓絕症患者在治療無方的情況下能有尊嚴地結束自己生命的可能。所有當事人都認為這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裁決。

德國之聲在報道"自殺事件"話題時采取高度謹慎態度。有跡象顯示,特定報道形式可能引發模仿效應。如果您出現輕生念頭或者處於心理危機狀態,請不要猶豫,立即尋求幫助。詳情可參閱網址https://www.befrienders.org/chinese。

作者: Wolfgang Dick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