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會不會繼續是 "歐洲妓院"?

Rahel Klein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事情若由布賴邁爾(Leni Breymaier)決定,則新冠大流行瘟疫期間,妓院盡可以破產。這位社民黨的政治家認為,只因性工作幾乎停歇了一年,妓院經營者便也得到新冠救助金,實屬醜聞。去年年底,她在接受豐克傳媒集團(Funke-Mediengruppe)采訪時表示,國家 "把納稅人的錢給那些暴力強迫婦女賣淫的妓院,從而支持犯罪分子",這可不行。加上她其它一些關於性產業的批評言論,布賴邁爾從德國各地約50家妓院經營者那裡受到約20項刑事投訴,被指控犯有誹謗和中傷罪。

禁止買春與"北歐模式"

布賴邁爾是聯邦議院一議員小組成員。該議員團體強烈主張按"北歐模式"在德國禁止買春。該禁令將買春者定罪,而不追究性工作者。在北歐模式中,對性交易的刑事追究輔以全面的性工作者退出方案、性工作者非刑罪化和廣泛的社會教育。

2002年,性工作在德國合法化;2017年起有了《性工作者保護法》,旨在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條件。該法規定,妓院必須擁有營業執照,性工作者必須登記。然而,到目前為止,有關當局只收到約4萬份登記。而有關部門估計,依據各種計算結果,德國國內性工作者數量約在20萬至100萬之間。鑑於此,在很多人看來,這項法律是失敗的,因為,絕大多數性工作者繼續在暗地裡從業。

德國--"歐洲妓院"

然而,到目前為止,在聯邦議院中無一黨派的代表將禁止買春列入其計劃。布賴邁爾指出,德國之所以有著歐洲最自由的性工作法之一,亦被被稱為 "歐洲的妓院",與性產業施加的影響有關。她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性工作和色情業在我國有一個強大的游說團體"。布賴邁爾是社民黨聯邦議院黨團中強迫賣淫問題的報告員,並積極參加 "姐妹 "(Sisters)協會。該協會也主張禁止買春,並指出,自願性工作實乃童話。對於布賴邁爾來說,毋庸質疑:"只要一性能買到另一性,便無平等關系可言。"

尤其是在新冠大流行瘟疫背景下,有關指定更嚴格性工作法的爭論重又出現。去年春天第一次封閉妓院時,包括布賴邁爾在內的多名跨黨派聯邦議員主張,即使在新冠限制措施放開後,也應繼續規範該行業。該行業本身正受到越來越來的壓力。基民盟/基社盟議會小組也希望收緊性工作法。而歐盟多年來也一直在呼籲加強這方面的工作。早在2014年,歐洲議會就通過了一項決議,建議成員國引入北歐模式。

北歐模式有眾多反對者

眾多團體和咨詢中心則持不同看法。反對"北歐模式"和買春禁令的就有德國婦女委員會、德國艾滋病人救助會、新教慈善協會Diakonie和德國女律師協會。早在2019年年底的一份聯合立場文件中,這些組織就警告說,不要將性工作刑罪化,因為這只會傷害從業者,增加了成為暴行受害對象或感染艾滋病毒等性傳播疾病的風險,並被污名化。文件指出,"由於受到懲罰威脅,性交易越來越多地轉入地下進行,使得咨詢中心和衛生當局難與性工作者接觸,向其告知權利、衛生服務及退出選擇,從而讓預防成為不可能。

延伸閱讀:德國性工作者多為外國人

這些團體和組織還拒絕接受關於禁止買春能遏制賣淫和人口販運的說法。德國婦女委員會的一名代表在該文件中表示:"性工作、人口走私或強迫賣淫須分別對待。"她指出,有的婦女自主通過性工作賺取收入,婦女委員會的立場是,與其將性工作定為犯罪,不如改善性工作者的工作和生活條件。

瑞典“輸出”買春禁令

瑞典在20多年前就實行了這種模式,成為第一個改變刑罪化方向的國家。該模式強調懲罰嫖客而非性工作者,從而使買春需求枯竭。一些歐洲國家也效仿這一模式,禁止買春。2009年,挪威、冰島和芬蘭跟進;英格蘭、威爾士和北愛爾蘭也推出了變通的模式。法國於2016年效法,一年後,愛爾蘭入列。加拿大和以色列也有類似的性工作法。社民黨議員布賴邁爾就此指出,這麼做的國家越多,對德國的壓力便越大。

2月中旬,歐盟議會還通過了一項決議,呼籲成員國采取更多措施打擊性剝削和人口走私。決議指出,尤其是清楚自己是在以性剝削方式獲取性服務的嫖客應受更嚴厲處罰。對於買春禁令的支持者來說,歐盟的呼籲可能是他們更努力實現自己目標的又一論據。對他們來說,賣淫、性剝削和人口走私密不可分。他們認為,若限制賣淫,人口走私就會減少。

缺乏可靠數據

因此,對於以北歐模式為基礎的買春禁令究竟對性剝削和人口走私會產生何樣影響,有著非常激烈的辯論。什麼是強迫賣淫,什麼是自主的性工作,這個問題本身就導致激烈爭論。相關評估中的另一個基本問題是缺乏數據。究竟有多少人在性領域工作,這無法量化;其中有多少人是自願、有多少人是被迫從事性工作,亦無法確定。它使得幾乎不可能做出可靠的陳述,並導致買春的贊同者和反對者大都會引證那些據稱是支持各自立場的研究結果。

延伸閱讀:德國成了"歐洲大妓院"(上)- 賣淫合法 收入可觀

在一篇論述買春禁令影響的研究報告中,斯堪的納維亞的兩名研究人員指出了相關爭論中的那個基本問題:"和其它地方一樣,在瑞典,關於賣淫的認知基礎是不完整和片面的"。多年前,海德堡大學一項被廣泛引用的橫向統計分析雖也得出結論稱,性工作合法的國家成為人販子的重點,但該研究報告亦受詬病,被指實證數據缺乏、參考價值不足。

客觀觀察幾乎不可能

不論怎麼說,瑞典政府公開聲稱其模式相當成功,自1999年該法出台以來,性工作者數量減少了一半,買春禁令也減少了女性受到的暴力及人口走私現象。但瑞典歷史學家多迪萊(Susanne Dodillet)等學者對這些說法持懷疑態度。她1月初向德國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議會提交的一份評估報告中寫道,"事實和研究不能支持這一說法",相反,有報告指出,買春禁令導致對妓女的暴力行為增加和嚴重的污名化。

延伸閱讀:德國成了"歐洲大妓院"(下)- 樂壞某些人 苦了從業者

鑑於缺乏數據以及相關爭論充滿意識形態色彩,對基於北歐模式的買春禁令是否能保護性工作者,是否能遏制非法賣淫和人口走私這一問題作客觀分析,似乎不太可能。

對於布賴邁爾來說,盡管發生了這一切,有一點是肯定的:她將繼續為在德國禁止買春大聲疾呼。她指出,"即使某地有自由自在的女性說,'我喜歡這樣做';即使她們有自由選擇職業的權利,這也不能用來成為使很多人受苦的理由。"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Rahel Kl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