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面對英國脫歐的對策

愛傳媒
德國面對英國脫歐的對策
德國面對英國脫歐的對策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明年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一向以冷靜理性聞名。她的科學背景使她能夠以務實的觀點處理複雜事務,嚴格要求工作團隊提出可信的數據以支撐觀點作出決定。

英國將退出歐盟,川普的反覆無常挑戰西方盟友,並在中東地區獨斷專行刺激伊朗,。普丁正在修改俄羅斯憲法,並插手利比亞和非洲地區的事務。  貿易緊張仍在持續,作為德國繁榮基石的開放邊境和全球化價值鏈受到威脅。

梅克爾加倍押注於歐洲,把歐盟視為德國的人壽保險。她表示,德國太小無法施加地緣政治影響力,因此需要利用單一市場的全部優勢。梅克爾決心捍衛多邊主義,眼下川普執政、英國退歐和俄羅斯的風雲再起,多邊主義似乎從未像現在這樣形單影隻。

指引她前進的信念是,追求雙贏,在全球踐行造福雙方的合作夥伴關係,顯然這個觀念正「面臨巨大的壓力」。  她表示,川普總統說得沒錯,世界貿易組織(WTO)和聯合國這樣的機構確實需要改革, 但她不會對多邊關係提出質疑。

德國一直是北約(NATO)、歐盟和全球化的極大受益者,自由貿易為其世界一流的的汽車、機械和化學品開闢了廣闊的市場。在美國核保護傘的保護下,德國幾乎沒有考慮過自身的安全,但民族主義的興起,可能讓它在經濟和政治上失去根基。  在這個背景下,歐洲對於德國的利益和身份認同具有生死攸關的重要性。

梅克爾帶領歐洲度過了歐元區債務危機,在歐盟因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而制裁俄羅斯,面對英國脫歐等,她領導歐洲保持團結英國脫歐的烏雲將繼續籠罩布魯塞爾和柏林,柏林方面擔心,脫歐之後的英國將保留其在商品、工人權利、稅收和環境標準方面偏離歐盟規則的權利,讓德國出現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

歐洲大陸的規模和多元化使得各方難以就改革凝聚共識,歐洲已陷入深度割裂。2015年的移民危機在西歐與匈牙利等國之間撕開了一道裂縫,就連德法這樣的親密盟友偶爾也會發生不和。柏林對馬克宏2017年提出的改革倡議反應冷淡,引發巴黎的不滿,法國總統去年單方面向普丁遞出橄欖枝,也激起柏林的不快。

在歐元區財政改革的問題上,捉襟見肘的南歐國家與財政上軌道的北方國家之間存在分歧。德國面對建立銀行業聯盟的問題上仍有猶豫,因為它的原則是,各國首先需要降低現今的風險,然後才能讓大家共同承擔這些風險。資本市場的聯盟可能要求成員國尋求在破產法等議題上更緊密地對齊。

德國已成為川普政府的頭號出氣筒,因其相對較低的國防支出、巨額經常帳戶盈餘以及進口俄羅斯天然氣遭受美國猛烈抨擊。德國商界擔心川普兌現其威脅,對歐洲輸美汽車加徵關稅。

梅克爾表示,德美關係最近的緊張態勢,存在一些結構性原因。從歐巴馬時代起,美國已經在談論亞洲世紀,從美國的視角看,意味著歐洲不再處於世界事件的中心。美國對歐洲的專注度在下降,無論誰當總統都將如此。

我們歐洲人,尤其是德國人需要承擔更多責任。德國已承諾最遲在2030年初達到北約的支出目標,即國防支出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跨大西洋關係在她看來至關重要,尤其在價值觀和世界各地利益的根本問題上。歐洲也應該發展自己的軍事能力,它必需做好介入的準備,非洲就是一個例子。

國防支出問題並非德美之間唯一的爭論點。貿易也是一個長期存在的因素。德國對中國沒抱什麼幻想。一度被視為戰略夥伴的中國,如今在柏林方面日益被視為一個系統性競爭對手。

但柏林方面無意效仿美國的「脫鉤」政策,切斷與中國的外交、商業和金融聯繫。相反,梅克爾堅定捍衛德中關係,她建議不要因為中國在經濟上取得成功,就將其視為威脅。她表示,「與德國一樣,中國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勤勞、創造力和技術技能」,

中國的經濟實力和地緣政治野心意味著它是美國和歐洲的競爭對手。難道因為這種競爭,德國和歐洲要拆除所有互連的全球供應鏈?她補充道:「在我看來,與中國完全隔離不可能解決問題。」

她呼籲對話和合作,梅克爾採取了更為溫和的路線。德國應該收緊其對所有電信設備提供商的安全要求,並使供應商多樣化,這樣我們就不會在5G領域僅依賴一家公司。她說,把某家公司排除在外是錯誤的。中國的崛起引起了人們對德國未來競爭力的擔憂。

她指出德國現在對世界事務投入較多,她提及了為結束烏克蘭的戰爭所做的努力、在伊朗核協議中扮演的角色、承擔越來越多的外交乃至軍事責任。  她說:「未來可能會更多,但我們肯定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