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1951:他們為何聲援大屠殺凶手?

Hans Pfeifer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1951年1月7日,這天,蘭茨貝格市民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下。當天正值周日。約4000人--幾乎佔這個位於慕尼黑以西60公裡的城市居民三分之一--齊聚歷史性的市場廣場。當時,二戰結束還不到6年,德國正經歷所謂的"經濟奇跡"。

示威者們援引基督教義,要求美國人不執行對系獄蘭茨貝格的28名男子的死刑判決。相關判決由美國軍事法庭做出。這些天,蘭茨貝格市裡盛傳有關處決在即的消息。

曼弗雷德·戴勒(Manfred Deiler)記錄了這一事件。他是設址蘭茨貝格的歐洲大屠殺紀念館負責人。他指出,這一事件的確反映了該市不少居民當時的心態,市長到場,市議員來了,州議會議員也趕來了。

寬恕黨衛軍指揮官

不過,市民們的聲援對象並非任何一個囚犯,而是犯下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罪行的男子:例如,奧斯瓦爾德·波爾(Oswald Pohl)。在納粹時代,作為黨衛軍經濟管理總局局長,他大量參與了大屠殺的實施。奧托·歐倫多夫(Otto Ohlendorf)作為一支黨衛軍部隊指揮官,他要對9萬多平民遭屠殺行為負責。1941年9月,他從蘇聯向黨衛軍頭子希姆萊和帝國安全總局報稱,"本指揮部所轄地區已無猶太人。從8月19日到9月25日,共有8890猶太人和共產黨員被處決。總數17315人。在尼古拉耶夫(Nikolajew)和赫爾松(Cherson)地區,猶太問題解決了。"

二戰結束後,波爾和歐倫多夫被捕,和另外數百名俘虜一起被關押在位於蘭茨貝格的"美國第一戰俘監獄"。

蘭茨貝格:有特殊歷史的城市

20世紀前半葉,蘭茨貝格經歷了多變的歷史。1923年11月,希特勒政變企圖流產,於1924年被囚於此地,在獄中寫下誹謗性反猶書《我的奮鬥》。在納粹時代和二戰時期,當地建起一集中營分部,2.3萬人在那裡被強制為德國軍火業干活,他們當中大都是東歐猶太人。納粹國家依照這一致命的標准使用他們:"經由勞動消滅之"。 戰後,數千名無家可歸的猶太人繼續在該市生活:居住在設於一前軍營內的"流離失所人員" 營地,等待前往美國,或前往1948年建立的以色列。

戴勒敘述道,1951年1月7日,蘭茨貝格市民聲援戰犯的消息當然也在近旁營地內的大屠殺幸存者中間傳開,"於是,他們也來了,為納粹受害人示威。"

大屠殺幸存者們的反示威

他們所聽到的是在場政界要人們對美國軍事法庭發出的激越呼籲。根據戴勒的敘述,聯邦議員澤洛斯(Gebhard Seelos)是主要演講人,他在演說中尤其猛烈攻擊紐倫堡審判,否認美國人有資格聲稱自己恪守法治原則。

按戴勒的說法,這一演講使反示威者們群情激憤,場面出現混亂,"隨後發生了與站在廣場邊上的反示威者們的沖突,有人大喊'猶太人滾出去!'或'去巴勒斯坦吧!'"。

70年後,余緒仍在

然而,除了當時在德國人中間還普遍存在的反猶主義外,是什麼東西促使了這數千公民出來聲援那些大規模殺人犯?戴勒認為,那是拒絕認錯態度,這種態度在戰後德國相當普遍。他指出,盡管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已經建立,但當時仍有很多人 認為,美國人是佔領者,在他們眼裡,一名德國戰犯仍比一名美國佔領者更有價值。

70年過去了,至少對當年某些示威者為戰犯發聲的基督教動機該持某種懷疑態度了。盡管1951年1月7日那天著名演講者之一的耶格爾稱,對那28名男子的死刑不符合基督教,但僅過了幾年,作為聯邦司法部長的他卻以強烈支持在德國法律中重新引入死刑而為人所知,並因此得一綽號曰"砍頭耶格爾"。

對紀念館負責人戴勒這樣的熱心服務於公眾的蘭茨貝格人來說,70年前的那種時代精神尚未成為歷史。他指出,只要看一眼民意調查結果,看到德國選項黨及其口號得到的認可率,他就會說,約20%的蘭茨貝格居民依然還持有當年的那種態度。

70年前的那場抗議行動也確實成功。1951年7月,28個死刑判決中,包括對波爾和歐倫多夫的死刑判決在內,只有7個被執行。它們也是在聯邦德國土地上的最後一批死刑判決。因為,隨著冷戰爆發,對美國人而言出現了一個新紀元。蘇聯成了現在的敵人。西德人從此是盟友。隨後數年出現的路線變更還使某些德國大規模殺人犯在新生的德國戰後共和國的政治和經濟界得以擔任要職。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Hans Pfei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