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中國體制的合法性來自哪裡?

文山(摘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法蘭克福匯報》以"中國贏得體制對比"為題,刊登了由柏林自由大學的社會學教授Jürgen Gerhards與政治學教授Michael Zürn撰寫的客席評論。文章指出,中國經濟飛速發展、數億人口成功脫貧,已經讓人開始懷疑資本主義自由民主是否真的是比專制更加優越的制度,而西方國家應對疫情的進退失當,更是令人擔心西方輸掉這場體制競賽。

"令人印象深刻的中國崛起已經表明,即便在缺乏民主的共產黨專政下,一個社會也能實現統一制訂且得到民眾認可的目標。這些目標包括:社會福祉提升、消費選擇擴大、國內安全改善、國際安全環境改善、教育水平上升,以及優秀的醫療保障。如果一種社會制度能夠實現上述目標,民眾就會感到滿意,從而支持這種制度,哪怕民眾並沒有足夠的參與決策的權利。一個能夠拿出良好成績單的社會制度,至少能保證具有部分的合法性。"

"中國代表了一種新型的專政體制,它和以往其他挑戰民主制度的體制都有所不同。首先,中國體制不同於自由體制,這點在近年來打壓維吾爾人、打壓香港民主運動的事例中已經清晰體現。同時,中國體制也極其成功:一個在過去三十年間成功讓數億民眾脫離赤貧的政權,有資格將其稱為史無前例的成就。"

"中國體制並不只是統治者予取予求的場合。一個在過去幾十年裡實現了如此大規模社會變革與政治變革的政權,絕不只是依靠恐嚇民眾、籠絡精英維持統治的寡頭獨裁。中國模式不同於納粹極權,也不同於將一種全面的意識形態強加於社會的斯大林主義。中國是一個技術官僚專制體系,有著明顯的集體利益導向和必須成功的義務。類似的專制體系也出現在新加坡以及越南。"

文章接著對比了中國與西方在新冠疫情期間的應對措施以及相應的成效,認為不論在疫情本身還是經濟方面,中國體制的表現都優於西方,隨後筆鋒一轉接著指出,西方表現不佳其實並不是因為民主本身的原因,而是由於特朗普這樣的缺乏民主理念的民粹分子掌權造成的。作者還認為,韓國等亞洲民主國家同樣實現了比西方好得多的防疫成就,更是印證了防疫不力不能怪罪於民主制度。

"西方國家防疫不力、西方社會內部分裂,讓整個西方自顧不暇,這造成了另一個後果:西方沒能再去指出中國體制缺乏另一種合法性:來自於民主的合法性。典型的案例就是:國際社會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關注度在疫情前後大相徑庭。……疫情爆發後的西方社會是如此地自顧不暇、忙於處理成效寥寥的防疫政策,以至於無力去全面指責中國的行徑。缺乏來自於民主的合法性,本來是中國體制的阿喀琉斯之踵,但是在2020年,這一點卻被提及得太少了。"

維也納出版的《標准報》以"特朗普做得正確的事情"為題,刊發評論指出,特朗普在過去四年中唯一值得一提的成就是讓世界開始關注過度全球化問題。

"我們還記得2016年,他是在哪些地方贏得了關鍵的選票:在曾經輝煌、如今被時代拋棄的'鐵鏽帶'。特朗普在底特律等城市對民眾說,絕不能允許美國就業崗位繼續流失往中國。這樣的話語很讓民眾喜歡,也讓特朗普當選為總統。"

"要是沒有這樣的競選口號,2020年大選時,希拉裡·克林頓大概會在謀求連任,美國與全世界也會少許多談資。但是,特朗普在2016年贏了。……他稍微刺激了一下中國,從而讓人沒法指責他沒有兌現大選時的承諾。而且中國成為新敵人,對特朗普而言,也正當其時:面對曾經利用黑客幫助特朗普大選的普京,這位美國總統並不大願意去刺激他。"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文山(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