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人權問題不是「內政」

達揚(摘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新蘇黎世報》發表評論認為,當專制政權對本國民眾實施恐怖,這絕不是一個簡單的“內政問題”。這篇題為《專制者的虛偽借口》的評論寫道:

“有一些事情很棘手,有一些事情令人不悅,還有一些事情則被稱為‘內政’。每當其暴虐統治遭到譴責時,專制統治者們慣用的手段就是以‘內政’為由予以回擊。無論是鎮壓香港的民主運動,給異議人士納瓦爾尼下毒,還是緬甸的政變,當外國對上述國家提出批評時,他們總是會以不得干涉內政作為回應。這種推辭站得住腳嗎?國際社會出於對主權的尊重,應當三緘其口嗎?當然不應當,但是,專制者拿‘內政’做擋箭牌的做法似乎仍在大行其道。

如果當權者找不到其他更有說服力的理由,只好將本國人權狀況當作內政事務,禁止外人干涉。那麼,從政治層面而言,這本身就是一個極其吊詭的事情。因為這種說辭背後的邏輯無非是:我們怎麼對待本國民眾,和你們毫無關系!從法律層面來看,這種說辭也比較欠缺說服力。毫無疑問,不干涉別國內政的確是國際法的一項基本准則。但是,在當今世界,保護人權已經成為‘國際社會’義不容辭的義務和責任。聯合國大會以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都會頻繁地就單一國家的人權狀況做出評述。尤其對那些系統性嚴重踐踏人權的行為,更應該提出警告或予以制裁。這同干預別國內政毫無關系。正如德國國際法專家托馬沙特(Christian Tomuschat )所言,當今世界,國家主權已經不再是不受外界干擾的保障。”


評論指出,當一個國家的行為違背了自己簽署的國際條約時,那麼,所謂“不得干涉內政”的理由就更加站不住腳了。評論接著寫道:

“同俄羅斯相比,中國更加游離於國際准則之外。例如,中國是唯一一個沒有批准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的大國。但盡管如此,中國也沒有權利將其大肆壓制民眾的行為淡化為內部事務。種種跡象顯示,新疆正在發生著反人類行為,而這種行為理所當然地會產生國際影響。而在香港實施的高壓政策也同樣與國際社會密切相關,畢竟北京的所作所為違背了他們自己當年對英國人做出的‘一國兩制’的承諾。

獨裁們以內政為由拒絕外國干涉,並不是為了捍衛國際法准則,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讓自由世界的各國政府不再發聲。中國駐瑞士大使最近指責瑞士參議院散布‘假新聞’,就為此提供了極好的例證。西方世界絕不應屈服於這類恐嚇。在嚴重侵犯人權的問題上,‘內政’這樣的理由早已失去了效力,早就應該掃入歷史的垃圾堆。”

本月初開始,圍繞南中國海的主權之爭再度升溫。中國派出兩百多艘載有武裝民兵的船只進入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這種局面也令長期執行親北京政策的杜特爾特總統陷入了尷尬境地。《法蘭克福匯報》就此寫道:

“圍繞島礁的對峙局面令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陷入被動。此前,他對傳統的菲美盟友關系提出質疑,轉而走上了親北京路線。國際海事法庭有關駁回中方主權索求的裁定也被杜特爾特束之高閣。一年前,他解除了允許美軍駐防菲律賓的協定,不過稍後又收回了成命。不過,他的種種親華舉措,迄今為止回報卻極其有限。中方承諾的240億美元貸款和投資項目,到目前大都尚未落實。更有甚者,中方向菲律賓提供疫苗的同時,卻佔領了上述島礁。現年已76歲的杜特爾特將於明年離任。對北京而言,屆時接替杜特爾特的新總統恐怕不會再這麼友好了。”

摘譯自其它媒體,不代表德國之聲觀點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達揚(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