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避免站隊?價值觀問題不容含糊

文山(摘編)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法蘭克福匯報》以"德國仍沒有為拜登時代做好准備"為題,刊發評論指出,美國兩黨都早已認識到,放任中國變得富強並不能讓中國在意識形態上向西方靠攏,但是德國政界和商界卻依然死守著"以貿易促轉變",全然不顧體制競賽已經越來越激烈的現實。

"總體上而言,美國自從冷戰結束後就一直在密切關注中國崛起造成的戰略性後果。但是德國卻對此話題不太感興趣,德國外交政策依然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外貿政策,偶爾順便提及一下人權議題或者是氣候保護議題。"

"德國若想在全新的多級化世界裡長期立足,這種政策是遠遠不夠的。在德國的主要推動下,歐盟不顧美國候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協商請求,在2020年底就雙邊投資協議與中國達成了共識。這到底算什麼名堂?歐洲是想和中國結盟嗎?還是想對抗美國?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獨立自主的歐洲權力政治?"

"德國政界的許多人也許壓根就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因為我們國家早已沒有了戰略方向感。我們不願意接受世界已經劇變的現實,因此寧可對這一事實視而不見:當今世界再次受到了權力政治的強烈支配。"

"德國是一個中等體量的大國,傳統的戰略學說會建議德國首先要避免對別國的依賴性,尤其是在國防領域。德國還應該充滿智慧地選擇盟友:不是每一個市場都適合成為伙伴;交一個朋友,往往也會豎立一個敵人。"

《奧格斯堡匯報》的評論以"歐洲必須站在美國一邊",探討了歐洲在中美之間究竟應當如何站隊的問題。文章注意到,歐洲議會以及人權人士都強烈反對《歐中投資協議》,但是歐洲商界對該協議的態度卻截然相反。

"很顯然,對於德國的出口導向型經濟而言,中國越來越重要。假如德國汽車廠商沒法在中國市場賺得盆滿缽滿,他們的財務報表會呈現怎樣的慘象?德國的就業市場又會出現怎樣的局面?在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下,'慈悲'可談不上是什麼美德。"

"在涉及自身利益時,美國也不是善人。但在全球性體制競賽的環境下、尤其是特朗普已經離任的情況下,歐洲本應該很容易做出決定,站到美國一邊。這並不是說,歐洲就要放棄過去4年中建立起來的自信、就要放棄艱苦鬥爭得來的更多自主權。重點在於:在這場愈演愈烈的中美貿易戰中,不管是德國、還是歐盟、抑或在華歐洲企業,都必須更加明確地站隊,明確自己究竟認同誰的價值觀。一個嚴重侵犯人權、以野蠻資本主義為導向的共產黨政權,他們的價值觀絕對不應該為我們所認同。"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文山(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