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語媒體:黨要領導一切 螞蟻豈能例外?

文山(摘編)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杜塞爾多夫出版的德國《商報》以"螞蟻金服暫停上市是一場災難 - 不僅僅是對企業而言"為題,刊發駐華記者Dana Heide撰寫的評論指出,原本全球最大規模的IPO演變成全球最大規模的IPO災難,這暴露出了中國經濟環境的根本性問題:不可預測、肆意干預市場的中國政府。

文章注意到,中國當局喊停螞蟻金服上市,其明面上的理由是監管環境發生了變化,而實際理由則撲朔迷離。"為什麼監管部門的喊停來得如此倉促?為什麼要對這家企業造成如此大的傷害?是不是因為馬雲之前抨擊了中國金融監管部門?馬雲要求放松對金融業監管後,中共當局是否必須訓誡這位企業創始人?中國政府是不是一定要告訴這位自信的企業家:誰才是能夠在中國最後拍板定調的人?"

作者接著寫道:"螞蟻金服的支付寶將中國境內的支付業務大範圍私有化,從而擺脫了中國當局的直接監管,這一直是中國政府內部強硬派人士的眼中釘,現在,這些強硬派是否佔據了上風?或者是那些大型國資銀行擔心在數字化時代遭到進一步邊緣化?"

"造成螞蟻金服上市被喊停的決定性因素究竟是哪一個,這個問題可能永遠也無法釐清。這同樣也體現了中國政府的典型做派。正是這個政權追捕批評人士、驅逐外國記者、取締本土記者獨立報道的空間。在習近平治下,凡是被認為不應該流向外界的信息,幾乎一丁半點都流不出來。因此,最終將沒有人知道,究竟是哪些原因導致螞蟻金服上市計劃被擱置;也沒有人會清楚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能避免自己的公司也遭遇同樣的命運。"

"但是有一點卻是確鑿的:上海金融中心的形象受到了巨大損害。多年來,中共當局一直在試圖將上海和深圳打造成自由交易金融中心香港之外的新選項。不久前,中國政府的強力干預以及由此引發的大規模抗議危及了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當時,許多親中國觀點就歡呼,作為金融中心的香港反正也不再為中國所需要,內地的上海、深圳交易所則愈發重要。"

文章指出,按照中國政府的構想,今後,中國的科技企業應當不再首選去美國上市,而是在中國。而螞蟻金服本可以實現北京的這一願望。"但是,暫緩上市一下子讓人明白,為什麼許多企業一直不願意只在中國證券市場交易。此次事件再次表明,中共當局已經無法走出其固有的行為模式,幾乎一切事務都要為全面控制讓路,經濟領域也概莫能外。"

"也許,螞蟻金服的上市只是推遲,而非取消。但是,今後的每一家企業、每一個投資者都會戰戰兢兢地回想起這一刻:中國當局在最後一刻喊停了全球最大規模的股票上市。"

《慕尼黑信使報》則以"美國其實並沒有那麼糟"為題,刊發了該報總編Georg Anastasiadis撰寫的評論。文章注意到,在經歷了整整四年的德美關系低谷後,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比德國更盼望特朗普敗選。

"許多德國政客要麼在感嘆美國民主的衰敗,要麼在對自戀的特朗普總統指指點點,仿佛德美關系遭冰凍完全歸罪於現任美國總統。他們想得太簡單了。在美國,'德國人正在利用我們'已經成為了跨黨派共識,狡猾而無所顧忌的特朗普不過是巧妙地利用了美國人的這一情緒而已。而且,這也並非空穴來風:在所謂無私的表象之後,德國人其實也是頗有成就的'交易締造者',善於為自己爭利益。造成巨大貿易順差的德國外貿模式,也確實在向國外輸出失業。在不公正貿易壁壘問題上,歐盟也絕非潔白無暇。與此同時,柏林還拒絕兌現其分擔北約軍費之承諾。許多美國人如今將德國視作專門佔便宜、搭順風車的國家,這個國家接受美國斥巨資打造的保護傘,然後轉身就去和中國以及俄羅斯大做生意。這種說法也沒錯到哪裡去。"

"北溪2號油氣管道工程正面臨美國跨黨派的反對,因此德美兩國之間難以很快達成妥協。但是,默克爾總理依然可以向美國盟友伸出橄欖枝,比如更為努力地去達到北約規定的2%軍費支出標准。而在美中全球爭霸的競技場上,拜登、或者美國也有理由期待,德國不向中國卑躬屈膝。"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文山(摘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