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其實我在鑽石公主號上

陳虹瑾
鏡週刊Mirror Media
Loki離開鑽石公主號之後,被日本政府安排送到埼玉縣的公務人員宿舍,安置隔離。(Loki提供)
Loki離開鑽石公主號之後,被日本政府安排送到埼玉縣的公務人員宿舍,安置隔離。(Loki提供)

最近我撒了彌天大謊。我是獨子,不敢讓爸媽知道我上了鑽石公主號。他們在武漢,已經很恐懼,如果知道我在那艘船上,可能更擔心。以前外出工作,我會發海象和各國照片給爸媽,現在我每天都在編故事,上週說在南美,今天說在澳大利亞,但我其實在日本隔離中,根本沒照片可發。

媽媽有天說:「那現在發一張你抱著考拉(無尾熊)的照片給我。」我慌了,怕被揭穿,請在澳大利亞的朋友去拍一張考拉給我,傳給媽媽。我怕她起疑,還強調我有抱考拉,但抱的時候太開心,開心到忘了拍下「我抱著考拉」的照片。

抱歉,麻煩等我一下,船長又在廣播了。

船長跟我一樣被隔離在埼玉縣,他大概怕大家無聊,每天用廣播跟大家玩猜謎。今天的謎語是:什麼是世上故事最多的地方?答案是圖書館。船長補充:其實故事最多的地方就是這裡-每個被隔離的人。

我在船上服務7年了,做行政和翻譯。最近有次我在醫療中心做翻譯,一個病人呼吸急促,大概一秒鐘喘二口氣。我很想翻譯他的感受,但聽不清,必須把臉靠近他的嘴。我非常怕,因為他是病人,說話時必須摘下氧氣罩,連口罩都沒戴。

我還是湊過去了。他是香港人,說不能呼吸,還有糖尿病。翻譯完,醫生很感謝我,但是回房後,我把自己關進衛生間(廁所),一直發呆。有幾次我翻譯完,嚇到拿酒精往脖子、臉上噴,噴到臉被酒精燒紅,整張臉是燙的。

Loki(左)在鑽石公主號擔任翻譯,下船前他身著全套防護服,和其他船員自拍。(Loki提供)
Loki(左)在鑽石公主號擔任翻譯,下船前他身著全套防護服,和其他船員自拍。(Loki提供)

我不隱瞞自己的家鄉。當我告訴船上的大家我來自武漢,大家會問我家裡還好嗎?家裡是還好,昨天爸媽還發訊息跟我炫耀,說領到免費的蔬菜、水果和肉。

我爸媽非常重視誠實。小時候我想買零食,偷家裡的錢還不承認,媽媽也沒打我,直接帶我去警局,警察叔叔嚇唬我,說要把我抓起來,我才說實話。家人告訴我,犯錯不要緊,但不能說假話。此後,我只有大學談戀愛時謊稱沒交女朋友,除了那次,我不對家人撒謊。

隔離快結束了,我自己也知道現在回武漢,太危險。我曾問公司能不能把我轉到別條船上?答案是不行。

公司幫我們訂機票,送大家回家。別人的都訂好了,但我家在武漢,公司也不知該怎麼辦。到今天,我還在查機票和車票,沒有火車和飛機可以到我家。

這段時間老撒謊,我很難受,每天都很罪惡。我打算一到家,馬上跟爸媽坦白。不知道那會是什麼時候?

Loki,32歲,湖北武漢市,鑽石公主號船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離港213天
【心內話】苦日子變成好風景
【心內話】為什麼他們活不過20歲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