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只要我長大

·2 分鐘 (閱讀時間)

最後一次和父親見面,我23歲,結束了莫斯科交換學生1年的學業回台,在我7歲時就移民美國的父親也回來,哭著翻家族相簿給我看,叫我要認識爺爺。我的爺爺叫白景山,他寫的歌大家都會唱,叫〈只要我長大〉。23歲的我,已經長大了,對父親說:「我沒有要當你現成的兒子。你要我叫爸爸可以,拿錢來。」他說我很現實。

十幾年了,我再沒見過他,也沒和他說話,對外,我甚至不願稱他是爸爸,因為這稱呼太親暱。父親是gay,結婚前就向媽媽坦白,她想婚姻就是陪伴,不介意,還生下我。但同年,父親就腦血管病變,動手術清血塊,好像動到神經吧,人就壞掉了,媽媽的說法是急性精神分裂,嚴重時,他會威脅要殺掉我和媽媽。

我可以接受父親是同志,也可以接受他精神分裂,但2個加起來就太多了,你怎麼跟朋友解釋自己的父親是gay、又是瘋子?最扯的一次,他不知從哪赤腳走到萬華的小舅家樓下,大聲對自己老婆的弟弟示愛,我聽媽媽轉述,實在很像日本綜藝節目裡,有個叫「未成年主張」的單元,讓學生站在頂樓對同學大吼告白。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把拔 我現在很好
【心內話】叫老闆吐錢的祕訣
【心內話】饒舌到中年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雨彈續炸4縣市 北台「周日掉10度」明顯轉涼
農遊券 藝FUN券 逾百萬人中獎
全台搶種 「落羽松祕境」淪為連鎖店?
小告示13字錯5字 左右上下隨性書寫
茭白筍冒噁爛黑點!內行一看秒懂「極品王者」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