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媽媽不流淚

曾芷筠
鏡週刊Mirror Media

我家很傳統,爸媽務農,我是長女,上面4個哥哥都國小畢業就去台北學水電工,我國中畢業去紡織、電池工廠工作,24歲人家介紹,就傻傻結婚了。但先生好賭,成天遊手好閒,我的存款被他領光,家裡零錢也被搜刮一空。

生下兒子9個多月,我受不了,要求離婚。有天我從湖口火車站出來,先生拿硫酸從我左邊潑下去。我在加護病房住了41天,整張臉毀容,植皮手術做了2次,每次水療要把傷口的腐肉刮掉,很痛,要先打止痛針。醫療費用總共花了60萬元,花光爸媽老本,他們很心疼女兒遭受這樣的痛苦。

法院判決離婚,從此沒再跟兒子和前夫聯絡,到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出院後,還是有人來家裡做媒,大家覺得這個女孩子很不錯,怎會有這種遭遇?結婚太累太辛苦,我本來不想,但媽媽說:「妳現在不結婚,以後老了怎麼辦?」出院3個多月後,我再婚,先生在清潔隊上班,是鐵飯碗,爸媽說他老實又可靠,我也只能聽他們的。

范秀菊(右)努力照顧兒女,曾獲桃園媽媽,今年獲得愛心媽媽慈暉獎。左為丈夫曾增照。(范秀菊提供)
范秀菊(右)努力照顧兒女,曾獲桃園媽媽,今年獲得愛心媽媽慈暉獎。左為丈夫曾增照。(范秀菊提供)

先生不在乎我臉受傷,婚後我們連生3女1男都智能不足,檢查才發現先生也有輕度智能障礙。我們跟公公婆婆、小叔大伯嫂嫂住,我在大家庭裡很弱勢,小孩想多夾一塊雞肉就會被使眼色,親戚送菜來故意忽略我們家。別人生小孩我要幫忙洗衣服,自己坐月子時連洗澡水都要自己燒柴。

我沒時間傷心,也沒哭過,鄰居笑我們全家都智能不足,我不在乎,只能勇往直前帶孩子長大,先生也很認分賺錢養家。好多年來,我每天張羅孩子三餐、上學,照顧中風的婆婆,半夜趕家庭代工,趕到天亮交貨,都不知道累。

一生很辛苦啦!但現在至少步入平穩期,大女兒、二女兒都結婚,也是人家介紹,各生2個小孩;3女兒、小兒子跟我一起在洗衣工廠十幾年,我從洗衣、晾曬、整燙、包裝一步步教他們,像認洗標、深淺色要分開、不同單位的衣服要用不同顏色衣架,有時候他們很固執,腦筋轉不過來,學了3年才比較順利。

三女兒還沒出嫁,畢竟智能障礙找對象比較困難。幾年前姊姊陸續出嫁,她會自殘,把自己的手臂抓到流血,好像覺得自己無法跟姊姊們一樣。其實婚姻是隨各人命運,遇到什麼只能面對,她不結婚也沒關係,至少我會把她當寶。

范秀菊,60歲,桃園市,洗衣工人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找回爸爸的女兒
【心內話】帶著全家福去環島
【心內話】在判決書裡看見自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