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愛在百岳也在星空

鍾岳明
·4 分鐘 (閱讀時間)

出事那天中午,我趕回家,太太說女兒再也不能回來了,我沒時間傷痛,趕快開車上山看還能做什麼,那是梅雨季的第一天,下雨打雷,還塞車。她是早上8點多出事的,我到那邊下午4點了,好冷喔,看到登山社長和警察站在合歡隧道登山口,還看到很多人正準備登山,我心情很複雜,一直在想,看到女兒時要跟她說什麼。

我打開裝遺體的袋子,她的臉不像痛苦地往生,像是很深沉地睡著,只是有一些土,臉上有些浮腫,帶點血。她一定怕我責備她,我就跟她說,爸爸來晚了,讓妳在山上等那麼久,爸爸沒有責怪妳,妳也不要責怪自己。那一整天我都沒哭,我怕登山社的幹部自責,還強顏歡笑,請他們去埔里吃雞肉飯。

簡光燦(中)和兒子(右)參加女兒簡雯妤(左)高三時的管樂社成果發表會。(簡光燦提供)
簡光燦(中)和兒子(右)參加女兒簡雯妤(左)高三時的管樂社成果發表會。(簡光燦提供)

女兒平常很小心,不會粗線條。有同學記得她不慎墜落的過程,她可能要拉繩子,但登山杖卡住了,重心跑掉,背包又重,向後倒,撐3秒鐘就掉下去了。我擔心是別人妨礙或天氣很差還硬要上山,但那天早上天氣還OK,所以我就不再追究。但如果有足夠的教育訓練,當時跪下借助摩擦力,頂多滑落擦傷,不會翻滾跌到7、80公尺下。

聽說她第一時間痛到昏過去,等救援時有醒來,她全身骨折,顱內和內臟出血,在那邊痛哭30分鐘。一個路過的登山嚮導,用繩索垂降下去陪她、安撫她,但無法急救,登山社同學都聽到山谷下傳來哀號。

我從小教孩子獨立,他們參加社團活動或營隊,只要沒太大安全顧慮,我從不阻擋。女兒從沒讓我操心過,功課不錯,各方面都好,上大學後,我說妳是大人囉,很多事要自己做主,像登山,她爬第3次百岳了,還是會叮嚀啦,提醒她這次的山,坡度比較陡,地形比較複雜,要仔細一點。

簡光燦的女兒簡雯妤於去年底,登上郡大山的留影。(簡光燦提供)
簡光燦的女兒簡雯妤於去年底,登上郡大山的留影。(簡光燦提供)

女兒常笑臉迎人,人緣很好。高中時參加全國管樂社比賽,她擔任指揮,成績不錯,有個同學平常練習不積極,常被其他同學批評,那天比完賽,我女兒跑去跟她說,謝謝妳今天賣力演出,不但沒失誤,音色還特別好,妳一定花很多時間練習吧。那位同學回家後痛哭流涕。

追思會我租了60人的廳,但來了一百三十幾個人,收到一百多封製作精美的卡片和信,我捨不得火化掉,就彩色影印1份燒給她,把正本留下來。我把女兒的保險金捐100萬元給台北大學,成立「百岳星空基金會」落實登山教育,希望不要再發生類似的不幸。

一般基金會取名都會用捐贈者的名字,我想到女兒登山前晚,在南投霧社傳來的簡訊:「我在仁愛國小打地鋪,看著星星睡覺。期中考週正式結束!今天晚上好棒,久違的睡眠。」黑暗中微小的星光能照亮人間,那她的名字就留在我們心裡面吧。

簡光燦,52歲,南投縣,教師退休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詐騙愛情的大叔
【心內話】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心內話】放棄手術為買房

【雙11買下去】
👉好好買市集挖寶趣!最省最划算都在這
👉買什麼最划算?激省攻略包你買最低價
👉2021運勢如何?快來抽Yahoo雙11靈籤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台鐵斷軌4缺失 年底前軌道大體檢
11月罕見缺血 南部危急紅色警戒
等不到疫情盡頭 知名行健旅行社裁員1成5
家屬不放手 預立醫療決定也沒用
喝酒等同喝油?營養師曝酒精熱量 網一看傻了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