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我不是韓粉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520農民運動,一個朋友(詹益樺)拿棍子把立法院匾額拆下來,我人就在旁邊。那一天從白天戰到隔天清晨,當時的警察跟現在香港警察一樣,見人就打,我親眼看到一個記者的耳朵被硬生生地扯到流血。我拉著女友的手滿街跑,跑進巷子,躲在樓梯間,才發現跑到二隻鞋都掉了。

我被起訴5次,違反《集會遊行法》跟妨礙公務,有2、3次判有罪,易科罰金。我個性比較熱心又雞婆,當兵跑去看美麗島事件,林義雄家出事、陳文成從美國回來被殺,都陪家屬去殯儀館認屍。戒嚴、報禁、黨禁、總統直選,我算無役不與啦,做愛5分鐘、10分鐘就解決,但從事社會運動、衝撞體制、幫助弱勢,成就感比做愛還爽,但因為太投入,婚姻也不了了之。

康惟壤年輕時女人緣好,有百貨公司專櫃小姐買車送他。(康惟壤提供)
康惟壤年輕時女人緣好,有百貨公司專櫃小姐買車送他。(康惟壤提供)

520農民運動小檔案

1988年5月20日的農民大規模群眾運動,以「農業開放可能導致農民權利受損」為抗議目標,也是台灣解嚴後首次爆發激烈警民衝突的社會群眾運動。

年輕的時候,衣服在台北西門町訂做,白褲子、白襯衫、白鞋子,都要配色。我哥做食品批發,我幫他送貨到百貨公司,專櫃小姐送車子給我。有一次到高雄送貨,認識一個會計,我那時候28、9歲,她大我3、4歲,生活在一起,奉子成婚,後來搬到台北,但我一天到晚在外面跑。二個人拖了十幾年才簽字離婚,簽字那天,才發現小孩都念高中了,我當時好像在蘆洲還是哪個協會工作,遞一張名片給他,高中生比較閉俗(台語,害羞內向),一起吃飯,他也不講話,我看著他,覺得他長得跟我真的好像,從那天到現在,十幾年過去,再也沒看過他,想到加減會心酸啦,說我不想他是豪洨(台語,胡扯)欸。

我認同邱義仁一句話:「公職是社會運動的工具。」在新潮流幫忙,卻發現根本不是這樣,社會運動跟感情一樣,價值觀不一樣就會分手,我算比較左派,後來組黨—台灣生活黨,但之後膝蓋退化、走路有問題,就註銷了。以前上街都是成群結隊,現在都靠網路,那個我也不懂,但長榮罷工、居住正義的抗爭,我一個人騎著摩托車,撐著棍子還是去。朋友聽我一天到晚喊「苦民所苦」,問我是不是韓粉?我說當然不是,但韓國瑜確實有抓到這個社會的階級矛盾。

康惟壤自嘲個性雞婆和熱心,黨外運動無役不與。圖為他到鄭南榕靈堂致哀照片。(康惟壤提供)
康惟壤自嘲個性雞婆和熱心,黨外運動無役不與。圖為他到鄭南榕靈堂致哀照片。(康惟壤提供)

我現在幫人代班當保全,一次800、1,000元,跟朋友一起租房子,我睡在客廳,我一隻腳換了人工膝蓋,另外一隻腳還在籌錢。奉勸現在的年輕人投入社會運動,還是留二分氣力給自己,但我是沒有後悔啦,就像我常常會想,如果在街上遇到我兒子,我會跟他說:「爸爸不是匪類的人,我是看社會有不公不義的事情就跳下去,是不想你們出社會有艱苦的環境,這是我的價值觀,請你諒解。不過這世人是爸爸虧欠你,歹勢。」

康惟壤,62歲,台北市,保全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為妳流的淚
【心內話】神的孩子都在受苦
【心內話】你的外遇 救了我

更多政治相關新聞
韓再出招:45歲以下軍公教警消出國進修
張善政酸蘇揆 蔡:口說善言才有善政
民調難測 綠反制韓「呼籲支持者投票」
用學姊吸肥宅票? 柯:鼓勵青年投票
「辯論像打乒乓球」韓叫陣 蔡冷淡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