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把老公丟出去的勇氣

文|王思涵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羅拉(化名)去看守所、偏鄉當志工,把憂鬱症空白的時間彌補回來,不再覺得自己與社會脫節。
羅拉(化名)去看守所、偏鄉當志工,把憂鬱症空白的時間彌補回來,不再覺得自己與社會脫節。

先生外遇,我怎麼知道?兒子告訴我的。他們同一間書房,看到電腦螢幕,要我注意。我說不會吧,怎麼會?我那先生,每個人都說他老實忠厚。

先生是我哥哥的大學同學。我們交往1年,他說隔年他29歲,習俗不能結婚,所以他爸媽來跟我爸見面,走之前他們問了我的出生年月日,就說,這天訂婚、這天結婚。法律系一畢業就結婚,男同學都說,我一定是有了。但我感覺如果錯過這個人,不一定能找到條件這麼好的對象。

外遇發生在他當外商副總時。那時,我們一家四口住在北京郊區3層樓的別墅,每個月房租津貼1萬美元。那是他給我住過最好的房子,也是他2個家的開始。有次他跟我說:「妳就當故事聽聽。」其實他要講的事,就是他失戀了。後來想想,都覺得可笑,我很可笑。結婚之前,我是他第一個女朋友,他是我最後一個男朋友。結婚之後呢,他開始談戀愛。

他所謂失戀的故事,在大陸聽太多了。年輕女生,把中年男人迷得神魂顛倒,不娶她,她就跟別人結婚。他像瘋了一樣,跟我哭,還會亂吼亂叫。他一直是很冷靜、不形於色的人,才能不讓我發現破綻。但他到後來,已經不瞞了,很多事情巴不得妳知道。

從北京回到新竹,我憂鬱症快7年,足不出戶,不想見到熟人。那時失眠,白天孩子出門,我就一直看電視,看大陸連續劇。在北京時,我想從26樓跳下去,前夫說:「妳要把遺書寫好喔,妳得憂鬱症是家族遺傳,跳下去跟我沒有關係。」那時我就知道,這段婚姻不需要再挽回,太絕了。後來是兒子從英國回來,每天逼我出去,像踩腳踏車,踩踩踩才會發電,經過很痛苦的一年,我才慢慢好的。

我後來一直在想,如果提親當時,媽媽還在,如果對家庭狀況比較有自信,我爸是不是可以說:「我家女兒才剛畢業,要結婚嘛,你就等。」如果國二時,爸爸沒有因為隨口說大陸比較好,被人二(政風)錄音,以涉嫌叛亂為匪宣傳的罪名,被關進新店監獄4年,媽媽接著癌發病逝,我跟哥哥、姊姊是不是不用顛沛流離搬家。如果爸爸不是政治犯,我是不是就能考司法特考,不用怕面試被刷下,命運就不一樣。

離婚後,前夫沒什麼錢給我,我用父親平均留給子女的遺產,在民生社區買了第一間套房、第二間套房。父親的遺產,是他出獄後變賣高雄老家,在北市民生社區買的老公寓增值10倍來的。他不用教,我也會看。貸款買房,一間自住,另一間收租金繳貸款,我把爸爸的錢放大,開始有自信,也去看守所、偏鄉當志工,把憂鬱症空白的時間彌補回來,不再覺得自己與社會脫節。這點,前夫說對了,若我有收入,離婚不會拖那麼久,一定東西收收把他丟出去。

羅拉(化名),60歲,台北市,家管、探監志工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謝謝你們等過我
【心內話】關上視窗 打開心窗
【心內話】為愛過勞死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陽明山下雪!驚呼打在身上很痛 民眾開心堆雪人
寒流來 隔著衣服 暖暖包可貼三穴位
台鐵東線 春節銷量減2成
命中率7成!台積電面試「十考題」大公開
他看牙診療一半臉上被滴「濕黏液體」 真相曝光氣炸了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