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神的孩子都在受苦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當我被關在集中營(新疆再教育營)時,腳鐐上有11個鐵環,被關的465天,每天我都像數念珠一樣,反覆數它們。每次體檢,若我戴腳鐐,體重就會被減去5公斤。我偷看獄方紀錄,就猜出腳鐐重量啦。腳鐐很重,我長期用力抬腿走路,剛出獄時腿仍習慣抬得老高,連正常走路都不會了。

我來自哈薩克,「古力巴哈」意指「美麗的春天」。我家鄉有山、草原,山底都是蘋果園,每年蘋果熟成,我們會提著小籃子去蘋果園摘蘋果,在那裡玩。

我父母很早過世,我靠自己努力考大學、念財經,離婚後獨力撫養3名子女。為了孩子,我很努力,販售服飾和耳環項鍊,1997年開始去中國調貨,烏魯木齊、義烏、海南、深圳都去。烏魯木齊事件後,維吾爾人到任何地方都得安檢,但漢人不用。為了安全,我不再跟當地維吾爾人接觸,每次去中國,訂好貨就離開。

2017年,我在中國因莫須有罪名突然被帶走、關進集中營。我們被迫打針吃藥,不知被注射什麼,即使滿身瘡疤化膿,竟沒人覺得痛。我看過年輕女生被帶走,回來只會哭。沒人說自己被性侵,但身為女人,我知道發生什麼。曾有維吾爾人審訊我,逼我認罪,否則把陰莖塞到我嘴裡。我罵他,換來毒打,我被綁,用手銬敲桌子抗議:「你殺了我,受這種侮辱我不如去死。」他聽完走出去,在走廊抽菸,回來後按了鈕,跟對講機說:「把她帶走。」

古力巴哈於二○一七年五月在烏魯木齊被逮捕,三個孩子致信多國政府請求援助,最後因聯合國介入,才被營救出來。圖為古力巴哈影印網路上的集中營圖片並指認牢房設施。
古力巴哈於二○一七年五月在烏魯木齊被逮捕,三個孩子致信多國政府請求援助,最後因聯合國介入,才被營救出來。圖為古力巴哈影印網路上的集中營圖片並指認牢房設施。

我們的確一直「被帶走」—換牢房。每個囚房,都有姐妹把希望放在我身上,因為我是唯一的外國人,有機會把這裡的情況告訴世界。她們說:「我們就算走出牢房,還是活在監控下。」「不管怎樣,妳的國家總是比我們的自由。」

每10天,警察會要我們4人一組,脫光衣服起立蹲下,哭的人會被電擊。有姐妹說:「別哭,他們頂多折磨我們,但我們有信仰,真主和我們在一起。」

伊斯蘭教義說人死後要接受真主審判。但我覺得,對刑求我的人來說,環境不允許他們想到真主,因為大家都沒有自由。但有時我猜,他們心裡還是會想起神吧?我不怪他們,他們也是在被監控之下審訊我,如果對我不嚴厲,明天可能換他坐牢。我想到他們也有家庭,對我的同胞、那些警察,就恨不起來…

集中營裡有很多個「古力巴哈」,但我知道自己是目前唯一活著走出去的那一個。被救出來之前,我受中國政府威脅,離開後也常接到無聲電話,但我一定要說出證言。現在,我日夜禱告,只求真主一件事:讓受苦的姐妹們早日出來…雖然我心裡有數:這輩子,大概再也見不到她們了。

古力巴哈(Gulbahar Jalilova),55歲,哈薩克斯坦人(現居土耳其),無業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你的外遇 救了我
【心內話】年過60才懂愛
【心內話】我的愛人在他鄉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香港之亂 習近平警告:嚴重挑戰底線
簽9協定 巴西川普反中變親中
日本企業控制狂! 女性禁戴眼鏡
美國大學生 最後悔念了這五個科系
玻利維亞政壇新局 女強人接臨時總統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