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貓奴的愛人練習

鍾岳明
鏡週刊Mirror Media

我從小就是麻煩鬼。高中去瑞士念書,我問老師為什麼學費那麼貴,一般人不能進來念?他不回答,我就絕食,還被送到醫院,我堅持不吃,所有人都覺得我瘋了。我念NYU(紐約大學),不是因為成績好,是每天搭最早的巴士到學校等教授,才被錄取。我想做一件事,就要做到很徹底。

汪紀佐,年齡保密,英文老師,台北市

對貓也是。8年前,我回台灣開英語教室,看到附近都是流浪貓。我餵貓,一個月罐頭就買3萬多元,做TNR(捕捉、絕育、釋放),做了上百隻。為了救貓,我借消防梯爬到三樓。我找飼主收養貓,都要面試,親自送到家裡。如果貓生病,我找最好的獸醫,24小時照護,一個手術往往5、6萬元,很驚人。

鄰居不理解我在做什麼,會跑來罵我:「不要臉!幹嘛不帶回家養!」甚至想揍我。我乾脆開一家送養中心,裝潢花200多萬元,請2個員工,媽媽義務幫忙,但入不敷出,我賣掉溫哥華市區的公寓,自己只剩10萬元。白天餵貓、上班,下班再餵貓,回家已凌晨2、3點,還有2、30隻貓等著,我一天睡3、4小時,忙到免疫系統壞掉。我媽說,我比郭台銘還難約,但他很會賺錢,我只會賠錢。

去年初,我視網膜差點掉下來,緊急開刀後,醫生說要休養五個月,我當場聽到就哭了,開刀前一天,我還趴在車底下救一隻眼睛受傷、腿斷掉的貓,我不能出門,牠怎麼辦?

我躺在家裡,生活完全停下來,姊姊每天都來看我,我才意識到家庭的重要。幾年前,我媽跟我說,爸爸要跟她離婚,我只丟下幾句話就走了,完全沒關心她,我姊一定也很孤單。阿姨也說,每次家庭聚會我都只出現一下,從來無法跟我好好聊天。我以前都覺得別人不了解我,其實是我不去了解別人。

我爸很成功,也很嚴格,他要我不能斷掉工作,要我獨立自主,財產也不會留給我。所以我畢業就一直工作,沒時間跟人相處,也沒有親密朋友。我休養回來發現,已經有人主動去幫那隻受傷的貓,附近流浪貓漸漸變少,鄰居也慢慢改變,現在他們會說:「哇!這些貓好可愛唷!」如果有貓需要幫助,我還是會做,只是不再讓自己負荷那麼大。

現在,我要當爸媽中間的傳話人,希望有天全家可以再團聚。我也想到自己,居然只談過一次戀愛。我喜歡小孩,想有自己的家。記得從醫院回家那晚,我做了一個夢,有隻小貓餓了,我拿食物給牠吃,後來發現,貓居然變一個小baby趴在那吃,我把他翻過來,是個很美的男生,我就抱著他,一直笑,一直笑。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水果糖果都不甜
【心內話】寫一封現實的信
【心內話】爸爸的諾貝爾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