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篩陽塞爆急診! 護理師:重症病患無人力救身亡

指揮中心現在祭出規定,快篩陽性才能做PCR,但這真的能有效解決醫院急診室壅塞的問題嗎?我們實際採訪到第一線急診醫師,他們認為「效果有限」。一來,現在越來越多醫護因為染疫、匡列,沒有辦法到醫院上班。再加上,雖然很多地方都開設了社區篩檢站,但這些篩檢站又只有白天營運,大多數人下班回家快篩發現是陽性,這時候也只能往大醫院急診室跑了,也因此排擠到真正需要急診資源的病患。

醫院急診室外,平日下午大排長龍,個案爆發,讓醫院急診室瀕臨崩潰。北市聯醫急診室護理師:「我們接的過程當中,我們也只剩下一個護理師能夠去處理這樣OHCA的病人,可是醫師也沒有辦法很立即地離開篩檢站。」

8小時內採檢、看診100多人,緊急醫療系統崩盤的結果,就是重症病人無人可救、無人可醫,最終過世,不只一家醫院面臨這種狀況。萬芳醫院急診醫學科副主任張覲麟:「小朋友他是熱痙攣的狀況,可是他可能還沒有這樣的情形發生,他只是發燒然後要來就診,那可能就在待診的過程當中,或者是在等待檢傷的過程當中,就發生熱痙攣的問題。」

追蹤問題,除了一開始輕重症未明確分流,個案爆發,民眾大量湧急診室要篩檢,人力配置也因為醫護確診、隔離而不斷縮減,讓第一線雪上加霜,加速緊急醫療系統崩盤。萬芳醫院急診醫學科副主任張覲麟:「這些醫護人員就一邊染病的狀況底下,那還要一邊上班、一邊要照顧病人,一方面要承受身體感染的不舒服,還有一些心理壓力,那我想這都是我們在第一線遇到的困境。」

還有篩檢量能問題,全國單日量能約19萬件,北市7篩檢站、加新開設的三總,公費量能僅三、四千,但以4月30日來看,北市新增3,592例,陽性率49.1%,換算下來應該要有7,315件,但社篩站量能全開還是不夠,等於醫院急診多承擔了一半的負擔。

而且北市社區篩檢站全都緊鄰醫院,加上晚上未運作,民眾又大多下班回家才快篩,檢出陽性只能往急診跑。萬芳醫院急診醫學科副主任張覲麟:「按照分科分流分類分區這樣的方式,大概才能有效把病人減少。」快篩陽才能PCR,第一線認為效果有限,如何在有限人力下守住醫療量能,中央地方要繃緊神經。


更多《鏡新聞》報導
三軍總急門診上路 專看快篩陽、有症狀者
診所協助做PCR 基層醫:熱心有餘、很難執行
北市即起拉高確診住院門檻 柯文哲:僅限高風險、須用氧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