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保母虐兒 找托育服務中心有保障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陳偉婷台北25日電)幼托機構裝線上監視器引起正反討論,有第一線人員認為,裝監視器增加老師壓力,無助解決兒虐。衛福部說,民眾選保母最好不要私下找,應找托育服務中心協助,保母品質有保障。

有民眾在國家發展委員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點子」平台提案,希望立法強制托嬰中心及幼兒園等設線上監視系統,僅2天就成案,超過6000人附議。但此案也有不少反對意見,有民眾說,監視器治標不治本,家長看到畫面就打電話關切,增加老師壓力,也可能對孩子有不好影響。

有豐富親子共學教學經驗的Emma老師受訪時表示,近日看到不少家長社群討論幼托機構強制裝監視器議題,家長幾乎是一面倒的贊成,但都是從家長擔心孩子安危為出發點,忽略傳出兒虐事件的園所也都有監視器,可見裝線上監視器無法解決兒虐問題,反而增加老師壓力。

Emma舉例,過去曾在教學現場拍照上傳網路,結果就有爸媽打電話進來問「我的小孩外套多穿一件」、「水壺怎麼水還剩這麼多」,老師對家長的各種反應疲於奔命,孩子也會因家長介入變得依賴、情緒化,影響孩子學習過程。

Emma說,在教學現場「強制」裝線上監視器,是對第一線教育人員的不信任,「沒有人想在被監視的環境下工作」,幼托老師已處在高壓的工作環境,需要抒發、學習轉換壓力,但有人監看的情境只是加重壓力,並不是真正解決問題。

嘉義市居家托育服務中心主任張安琪受訪時表示,第一線的保母面對監視器,一部分人認為被監視、感受不好;但有些保母也會認為,監視器可證明照顧品質,發生狀況時也可以用來釐清責任。

張安琪說,監視器只是一個工具,讓家長多一個管道了解孩子的狀況。園所或保母和家長建立互信更是重要,如主動提供孩子的狀況給家長,讓家長有機會到園所參觀、了解學習課程;保母可以主動拍孩子照片、影片,傳給父母分享,增進彼此的信任關係。

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日前在立法院答復國民黨籍立委王育敏時表示,裝線上監視系統有侵犯隱私權、人權顧慮,但會找專家來開會研商。他個人認為,可監視錄影,但不隨時監看,而是出事情再看,「朝這個方向努力」。

衛福部社會及家庭署長簡慧娟也表示,強制幼托機構裝線上監控系統可能有違反兒童權利公約(CRC)疑慮,過去做相關討論時,已有專家提出意見,認為孩童的隱私權、人權應特別考慮。

簡慧娟表示,民眾如果擔心保母素質,建議應找政府的托育服務中心媒合保母,政府會協助把關保母品質,就算保母過去曾有「不良紀錄」、曾改名,都可以勾稽出來,比自己私下找保母更有保障。(編輯:梁君棣)1070325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