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質難改!習近平廢勞教制度 卻藉「再教育營」借屍還魂

新聞編輯採訪
中央廣播電台


中國 勞教 (Pixabay)
中國 勞教 (Pixabay)

中國的勞教制度,幾乎是隨著中共建政同時間建立和發展起來。1955年8月25日,中共中央發布《關於徹底肅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明確提出對於「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壞分子」,處理辦法之一就是「勞動教養」,隨後,中國各地開始創建勞教場所,湖南省於1956年2月組建完成湖南省陶家灣勞動教養所,收容、管教第一批勞教人員。1957年7月18日,毛澤東在中共青島會議上說:「除了少數知名人士之外,把一些右派都搞去勞動教養」。由此可見,中共創建的勞教制度,從一開始就是針對共產中國眼中的「右派」、「反革命」和「壞分子」。

勞動教養在中共的字典解釋裡面,只是一種行政處罰,可是在1957年中共國務院的《關於勞動教養問题的決定》和文革結束後修正公佈的《勞動教養試行辦法》可以發現,能夠被勞教的對象簡直是「包山包海」,既可以是「反革命分子」,也可以是「被單位開除,無生活出路者」。這些人被中共公安「一言堂」掌控的各級勞教管理委員會一紙文書,就要被動接受長時間失去自由,強迫勞動教養的鐵窗生涯。

屬行政處罰的勞教專鎖定反革命份子

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在2013年《炎黃春秋》新春聯誼會的發言中,一針見血地指出:「勞動教養是一個不經過法庭審判就可以長時間剝奪人身自由的弊政,和中國的憲法、中國的立法法、中國的刑事訴訟法,還有中國參加的國際人權公約直接抵觸,它使我們無法和普世價值和世界文明接軌。」所以,中國的「勞動教養」制度是一個徹頭徹尾違背法治,在中共一黨獨裁的「無產階級專政」紅色暴力恐怖之下產生的怪胎。「勞教」甚至清楚明確和中共自身制定的其他法律互相衝突,卻可以在中國堂而皇之存在近七十年,主宰了數以百萬計勞教人員的命運。可以說,未經法院審理判決而直接剝奪人民自由的勞教制度,是對中共向全世界宣揚的「依法治國」的最直接打臉。

「勞教」這種所謂的「行政處罰」,和「勞改」的「刑事處罰」相比較,在現實中,除了「勞教」最長刑期不能超過三年,其餘沒有任何不同。一樣的高牆電網限制自由,一樣的沒日沒夜强迫勞動,一樣的清湯寡水缺醫少藥,一樣的電棍手銬拳打腳踢......重新回到社會,被「勞動教養」的經歷使你成為中共專政下的「兩勞釋放人員」,終身和「無犯罪證明」(俗稱良民證)無緣。如果你再次犯案,「勞教」可以成為前科罪證,白紙黑字出現在判決書之中,成為法定「從重」處罰的理由。

乞討、賣老鼠藥、爆粗口農民都可能被判勞教

「勞教」制度的不合理不合法,必然帶來勞教處罰的隨意性。在我的「牢友」之中,居然有「屢教不改」多次在街上乞討、賣「老鼠藥」的流浪漢,也有和派出所公安吵架爆粗口的普通農民。就算是一些真正有違法行為的人,在公安機關「管抓又管判」的「勞教」制度下,也可能遭受到「不公正」的處罰。有一位牢友,因偷盜自行車,主犯被判「勞改」一年六個月,他作為從犯,被「寬大」免於「刑事處罰」,執行「行政處罰」,被「勞動教養」三年。一年多之後,主犯刑滿釋放,來勞教所探望他,而他還必須在高牆鐵窗內「勞教」一年多才能重獲自由。

在中共的「勞教」管理制度中,我記得有一條,大意是說,勞教人員在勞動中必須發放合理勞動報酬。這應該是中共想體現出「勞改」和「勞教」的不同:勞改是無償勞動,勞教是有償勞動。可是,我認識的所有重獲自由的牢友,沒有人拿到過一分錢的「勞動報酬」。更讓人惡心的是,解教人員必須在一張空白的「勞動報酬」領款收據上簽名,才能領到「解除勞動教養通知書」走出勞教所的鐵門。

習廢勞教博讚賞但維族再教育營更泯滅法治

2013年,勞教制度被廢止,當時輿論普遍持積極評論,將其解讀為習近平有其父之遺風,是黨內民主改革派,中國將邁向「依法治國」的新時代......現實很快就給這種「美夢」無情地「澆了一盆冷水」:勞教換了一塊牌子,變成了「強制戒毒」,除了收容真正的「癮君子」之外,在不經過法院審理判決之下,以「戒毒」之名,依然收容關押了大批「壞人」,其中,主要是「維權上訪民眾」和「法輪功」。

時至今日,在中國,檯面上的「勞教」制度已經「壽終正寢」,「再教育」集中營卻以「反恐維穩」之名「借屍還魂」,在新疆大地上「遍地開花」。而且,在「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文革」2.0版時代,可以預見,這種「再教育」集中營必將從新疆推向全中國乃至香港。「勞教」明文規定最長不得超過三年,而習近平時代的「再教育」集中營卻是一個生為維吾爾人是「原罪」,隨意抓捕關押,看不到自由希望,沒有確定刑期的「無期徒刑」。「再教育」比「勞教」更加凶殘、踐踏人權、泯滅法治,而將這些罄竹難書的罪惡「再教育勞教」制度徹底連根拔起的唯一途徑,就是在「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的黑暗中國走出一條「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的普世之路來。

作者》 龔與劍  參與1989年湖南益陽六四民運,後遭勞改2年。2012年組讀書會遭關切後來台。



【延伸閱讀】
「在中國撲火的蛾」之自序:在中國沒有明天

【我的湖南益陽六四回憶】
一:站在公車頂 面對數百武警的林老師
二:被關進「學習班」的謝叔叔
三:黨平息了暴亂,卻失去了民心 
四、中國公安善與惡的距離

 

原始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