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霸冠軍2/連自己人都打!國二女比賽遭學姊狠戳眼 視力模糊險瞎不敢講

林淳芳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國二生妮妮的父親出示妮妮受傷的照片,妮妮眼睛相當紅腫充滿血絲,畫面恐怖。(圖/王永泰攝)
國二生妮妮的父親出示妮妮受傷的照片,妮妮眼睛相當紅腫充滿血絲,畫面恐怖。(圖/王永泰攝)

台北市一所名校柔道隊1名16歲隊員妮妮(化名)3月中赴高雄參加比賽時,剛好與學姊A女同組競賽,豈料A女竟趁著裁判視線死角,將手指插入妮妮右眼中,導致右眼極度不適,甚至出現視力模糊症狀,由於裁判未喊暫停,妮妮直到賽後才求助救護組,也不敢向教練反應,「因為說了也沒用,沒人會幫我。」返回台北後,雙親見到妮妮出血的右眼,立刻到醫院治療,醫生發現妮妮角膜有受傷,急需治療,否則後果不堪。

三月中旬,該校柔道校隊南下高雄參加太極拳推手比賽,妮妮上場前得知對手是該位學姐後,雖然有點驚恐,卻只能不斷自我鼓勵。果然,2人一對陣,她害怕的事就發生了。「學姐比我強壯許多,比賽時她把我摔出去後,就會用全力壓著我的身體,我連呼吸都困難。」在妮妮還來不及反應,也不理解A女的「壓制」動作是否故意時,A女竟又使出「戳眼」動作。

妮妮指控,學姊在比賽時,利用裁判的視線死角以手指戳入右眼。圖非當事人。(圖/截取自全中運比賽畫面)
妮妮指控,學姊在比賽時,利用裁判的視線死角以手指戳入右眼。圖非當事人。(圖/截取自全中運比賽畫面)

「學姐突然伸出右手食指,直戳我的右眼。那個瞬間,我的隱形眼鏡立刻掉出來,只覺得眼睛好痛,不只有灼熱感,而且看不太到;我告訴學姐『妳的手戳到我的眼睛』,但A女沒有道歉,還得意地看著妮妮,原來是A女找到裁判的視線死角,所以沒看到A女對妮妮動手;妮妮只好忍痛熬到結束,再獨自求助主辦單位救護組。

妮妮說,救護組處理傷口後,她仍然感到不適,視力依舊模糊,看東西很吃力;一開始,她為了避免雙親過於擔心,在電話裡只選擇性告知「我受傷了,但沒事。」自此妮妮開始抗拒上學,運動員出身的妮妮爸追問後,才驚覺女兒長期遭到學姐霸凌,「連眼睛這麽重要的器官,都能被弄到受傷,我女兒在學校到底是過著怎樣的生活?」妮妮爸拿著女兒眼睛布滿血絲的照片激動地說。

妮妮的父親也是職業運動員出身,想到女兒加入台北的名校校隊卻慘遭霸凌,令他相當心疼。(圖/王永泰攝)
妮妮的父親也是職業運動員出身,想到女兒加入台北的名校校隊卻慘遭霸凌,令他相當心疼。(圖/王永泰攝)

妮妮爸曾經跑到校隊想替女兒討回公道,柔道教練的回應卻讓他更為光火,「我告訴教練,我女兒長期被霸凌,連比賽眼睛都可以被戳傷,更何況是私底下?他卻站著三七步,輕佻地告訴我『不可能』有霸凌的事情。」妮妮爸怒批,由於柔道教練不願正視校隊裡的霸凌問題,霸凌者才會持續欺侮特定同學。

面對被指控漠視柔道校隊霸凌事件,本刊記者致電該所高中詢問,但至截稿前未獲得回應;台北市教育局副局長陳素慧則表示,近日確實接獲該校通報發生校園霸凌事件,目前正依照校園霸凌處理流程進行調查。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惡霸冠軍3/名校校隊集體霸凌「只能加入不然被修理」 學生泣訴:教練只在乎成績
70萬職缺找不到人2/623萬上班族自覺學非所用 盤點5大需才職類
推廣快樂2/手起筆落現猴桃 偏鄉童睜大眼直呼「好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