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川普在台抗疫

趙政岷
中國時報

你能想像如果川普當台灣總統,那我們要多死多少人?這不只是個人領導能力的問題,關鍵在面對訊息的態度,我們是怎麼處理與做決策。

川普可以說注消毒水進身體能殺新冠病毒,他之前還說過曬曬太陽會好,等到天熱夏天就沒事了。他為什麼會這樣說話?因為川普不尊重事實,相信情緒化的網路式語言,以此搏得大家青睞,他就是因為這樣當選總統的。

為什麼明明就是事實,大家卻會忽略,寧可相信一時情緒性的滿足?社會心理學家做過很有名的實驗。1957年學者來昂‧費斯丁格找了一群人,都做同樣窮極無聊的事,但分別給20美元或1美元,要他們去轉告別人,他們所做的事多麼有趣。結果拿到1美元的人,講得有氣無力。但拿到20美元的人,卻說得津津有味。因為20美元作祟,讓他們相信了這事沒那麼無聊。另一個實驗他找人舉標語,儘管標語上的意見他們並不認同,但舉久了他們有覺得有點道理。就像川普當初心裡也許認為,這只是落後地區武漢的肺炎,我們再次偉大的美國怎用害怕?沒想到現在美國占了全世界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的1/3,已破百萬人。

哈佛大學擴展學院倫理學教授麥金泰爾出版了《後真相:真相已無關緊要,我們要如何分辨真假》一書指出,說服群眾的不是事實,甚至也不是捏造的事實,而是公然蔑視。我們已進入後真相時代!訴諸個人情感與價值觀,比陳述客觀事實更能影響民意,我們甚至無法分辨真假。後真相其實是意識形態的霸權,這種手法迫使他人相信某樣事情,無論是否存在良好的佐證。這是政治支配的祕訣,欺騙、操弄和利用,成為創造獨裁政治秩序的工具。尤其傳統媒體的衰落、社群媒體的興起,現在這個世界,擁有促成後真相時代的絕佳理想條件與環境。

美國的調查發現,有62%成年人從社群媒體獲知新聞,而當中有71%是來自臉書。當我們的新聞來源是社群媒體,就可以刪除那些不喜歡的新聞來源,就像刪除政治觀點不同的網友一樣。而臉書的演算法則會根據我們「按讚」的次數來決定我們會看到哪些新聞。原本為了讓人隨時查閱可靠資訊的網路,現在對某些人來說,只是一個應和自己的迴聲室。這多麼危險!在面對那些現在有時稱為「新聞」的內容時,要怎麼知道我們沒有受到操弄?

一場世紀病毒,讓我們重新反省面對訊息的方式。儘管好在川普沒在台灣負責抗疫,但川普式的語言與訊息處理方式,難道沒有入侵台灣社會?(作者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董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