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為何病死率如此之高?

文山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 截至周日(3月22日)晚間18點,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59138人,其中5476人不幸病逝。意大利的病死率不僅遠遠超出了德國,也顯著高於醫療系統同樣已經不堪重負的法國、西班牙。意大利的"一騎絕塵",讓各國專家都有點摸不著頭腦。

老齡化嚴重?

意大利是全球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高達35%,而老年人往往會患有各類基礎疾病。意大利衛生部3月17日公布的一項針對2000余名死亡病患統計研究發現,99%的死者生前都有各類基礎疾病,沒有基礎疾病的死者只有3人。將近一半的死者甚至患有三種及以上基礎疾病。出現最多的疾病為高血壓,佔所有死亡病患的75%;糖尿病、心髒病的出現頻率也都達到了1/3。死亡病患的平均年齡高達79歲,而50歲以下的中青年死者總數只有17人。

無症狀患者未被發現導致分母太小?

同樣是這項研究中,學者發現,77%的死者在送入醫院時就已經出現了高燒症狀。出現呼吸窘迫的比例為74%,有咳嗽症狀的比例為42%。這些死亡病患的病程進展也十分驚人:從確診到被收治住院平均需4天,從收治到死亡的時間也是為平均4天左右。這些數據意味著,死亡病患在被收治甚至在確診時,就已經處於重症狀態,在輕症階段可能還沒能被確診。

包括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在內的多家知名流行病學研究機構都指出,意大利可能有相當高比例的輕症患者、無症狀感染者沒能被發現。專家估計,如果能將這類"隱性感染者"也統計在內,意大利的病死率應該在3%以下。目前,由於意大利的病毒檢測能力已達極限,無法保證對所有的密切接觸者進行主動檢測,只能優先排查已經出現明顯症狀的患者。

不過,帝國理工學院的論文也指出,未被發現的"隱性感染者"在世界各國都可能普遍存在。在中國,衛健委甚至明確表示,無症狀感染者即便被檢出攜帶有新冠病毒,也不計入確診病例,一旦出現具體症狀,才會反映在官方公布的統計數字之中。

現在,意大利北部的威尼托大區正在准備調集力量,對當地全體民眾進行新冠病毒檢測。專家希望,通過這一行動,能夠更准確地掌握當前疫情的總體局勢,也能為意大利其他地區的疫情防控提供更加可靠的參考數據。

死因統計口徑不同導致分子變大?

位於博洛尼亞的意大利實證醫學基金會也指出,統計口徑問題造成了意大利病死率偏高,而且不僅僅是因為檢測能力不足導致"分母不夠大"。該機構的學者認為,在許多其他國家,新冠病毒感染者如果在治療期間心髒病突發去世,很有可能不被計入當前疫情死亡病例;但是在意大利,任何一名死亡患者,只要他被檢出攜帶新冠病毒,就會計入死亡病例。而且,不少意大利病人死亡之後,也會接受檢測,以確認其生前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這種做法在其他國家極其少見。

發生"醫療擠兌"重症患者苦等呼吸機?

早在2月初,德國冠狀病毒權威專家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就指出,武漢、湖北的病死率居高不下、數倍於中國其他省份,重要的原因就是當地的醫療體系一度嚴重過載。而現在意大利的病死率直線上升,以德羅斯滕為代表的許多德國專家也認為,醫療體系過載是主要因素。在疫情發生前,6000萬人口的意大利只有總共5300張配備有呼吸機的重症病床,而8000萬人口的德國卻配備有2.8萬張。幾天來,不斷有意大利一線醫護人員哭訴呼吸機不夠、不得不艱難抉擇哪些重症患者只能"等死"的消息。

意大利政府在3月初病例數開始爆發式增長後才倉促尋求增購呼吸機、擴大重症病床數量,目前將總數擴大到了7200張。而德國政府同期已經訂購了1萬台呼吸機,3月12日默克爾總理還透露,政府已經出面協調工業界,全力增加呼吸機產能,並且要求全國醫院努力將重症病床數量翻倍。

《南德意志報》在一篇分析中指出,造成德、意兩國人均重症醫療資源巨大差距的原因是意大利的財政緊縮政策。意大利是歐元區債務危機中受創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僅次於希臘。盡管意大利擁有醫療發達的傳統,但是在過去十年間,該國政府不斷削減醫療系統的開支。而且,財政緊縮政策不僅僅導致意大利的病床數量不足,眾多優秀的醫生、護士也在近些年紛紛前往收入更高的歐洲鄰國。

事實上,德國的醫療系統近年來也面臨著不小的財政壓力,許多醫院在平時就嚴重缺乏護士。雖然目前德國依然擁有充足的重症醫療資源,將病死率壓在了極低的水平,甚至還有余力來接受來自法國的重症患者,但是,學界、政界都在擔心,真正的疫情高峰到來時,德國醫療系統依然有可能不堪重負,出現"有足夠呼吸機卻沒有足夠醫護人員"的場面。和意大利一樣,德國衛生部門也已經開始動員高年級醫學生以及退休醫生參與疫情防治工作。

疫情發現過晚?

意大利在一月底就發現了少數幾名來自中國的輸入病例,但是在當地衛生部門的努力下,傳染鏈很快就被切斷。局勢急轉直下發生在2月20日,倫巴第大區的一名病人被確診,同時,由於此前沒有意識到此病患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導致醫院內還有多名其他病人、醫護人員被感染。隨後,意大利北部多地都發現了這名"1號病人"的密切接觸者,確診人數迅速飆升。短短幾天後,意大利北部的死亡病患數量就開始激增。不少專家因此認為,這些患者很可能在1月底、2月初就感染了。瑞士伯爾尼大學的流行病學專家阿爾特豪斯(Christian Althaus)更是猜測,意大利的疫情在1月初就已經開始傳播。意大利流行病學家卡塔貝洛塔(Nino Cartabellota)也支持這種觀點:幾個月前,意大利部分醫院就發現肺炎患者數量反常增加。德國病毒學家德羅斯滕也指出,新冠病毒的超長潛伏期,造成了疫情早期難以被發現;而等到重症患者大量出現引起重視時,則為時已晚。

空氣污染嚴重?

此外,還有專家認為,意大利北部、湖北的新冠病毒致死率居高不下,空氣污染也是重要因素。德國美因茨大學的微生物學教授巴克迪(Sucharit Bhakdi)就指出,意大利北部的空氣污染之嚴重,堪稱"歐洲的中國",當地民眾的肺部、呼吸道健康狀況明顯不及空氣相對清潔的地區。意大利倫巴第大區的醫生卡薩尼(Lorenzo Cassani)也在接受美國《時代周刊》采訪時指出,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的致死率與空氣污染之間有著很強的相關性。

作者: 文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