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雞蛋的日本人,一年人均消費292個

·4 分鐘 (閱讀時間)

生吃、煮著吃、煎著吃,無論怎麼做都好吃的雞蛋是早餐的經典食材。而且它的價格幾乎全年不變,因而長年來一直被稱作「物價優等生」。為什麼雞蛋能在半個世紀的時間裡收穫如此優秀的成績呢?

一人年均消費292個雞蛋

即使並非特意吃雞蛋,但是麵包、麵食、副食品等各種加工品裡都會用到雞蛋,所以日本人全年消費的雞蛋數量出乎意料地多。農林水產省的統計資料顯示,2019年日本國民的人均消費量為17.5公斤。按照中號雞蛋(約60克)換算,相當於一年裡人均吃掉了292個。1960年人均大約食用105個,意味著60年間增加了1.8倍。除了雞蛋拌飯和壽喜燒等生食習慣外,日本人還非常喜歡煎雞蛋、捲雞蛋、親子丼等大量使用雞蛋的食品。雞蛋易於烹飪,營養價值高,已經成為餐桌上不可或缺的國民美食。

半個世紀始終保持優等生地位

消費量不斷成長的另一個原因是價格低廉。即便同為生鮮食品,蔬菜和水果會因為受到天氣或是自身長勢的影響而出現價格波動,但雞蛋價格始終比較穩定。不僅如此,更重要的是超市一年到頭都有特賣,有時1盒(10個裝)還不到100日圓。

回溯50年前,對比雞蛋和食品整體的物價變動來看,如果將1970年的價格水準設為100,食品整體的物價在2020年時升至了1970年的3.5倍。相對於此,雞蛋始終維持在1.6倍以下,也就是不到整體漲幅的一半,客觀數字證明了它確實是物價優等生。

雞蛋在半個世紀中一直保持價格穩定,對消費者而言可謂難能可貴。不過,由於雞是自然生物,產蛋量夏季和冬季減少,春季和秋季增多。人們的消費也會隨著季節變化波動,冬季人們愛吃關東煮和壽喜燒,12月是聖誕蛋糕的銷售旺季,雞蛋需求會瞬間陡增,而夏季又會出現回落。儘管如此,店面銷售價格還是全年都保持穩定。

不過,批發價格反映供求關係,各個季節都會有所變化。夏季,生產和消費雙雙走低,價格會比較低迷;但從秋季開始,主打「賞月(形似月亮的荷包蛋——譯注)」題材的連鎖漢堡店和超商的三明治等季節性商品走俏,價格會隨之上漲;12月由於聖誕蛋糕和過年食品的需求,雞蛋價格也會達到一個高點。另一方面,受到年末年初新年假期之前提前採購的影響,常會導致1月雞蛋價格下跌。

規模化經營轉型,謀求生存

因此,每當價格走低,蛋雞農場就會減少養雞數量,等價格走高,則會增加數量,價格隨著出貨量增減而波動,周而復始。1979年的產蛋母雞(成年母雞)飼養數量為1億2400萬隻,2019年為1億4200萬隻,僅有略微成長。然而,由於無人接班和飼料成本高漲等原因,選擇不再養雞的農戶越來越多,1973年共有24億7000萬戶養雞農,2019年已經銳減至百分之一以下,僅剩2120戶。另一方面,戶均成年母雞飼養量持續成長,1979年戶均飼養501隻,20年後的1999年增至2萬8200隻,又一個20年後的2019年更是猛增到了6萬6900隻。農場紛紛採取各種措施,比如改養多產蛋雞、削減生產和流通成本、修建無人看管自動養殖雞舍等等,只有那些能夠實現企業式規模化經營的農場才能得以生存下來。

農林水產省的資料顯示,2019年在水田、旱地耕作、果樹等13種農業經營體中,只有蛋雞養殖出現了虧損。這凸顯出其經營狀況的艱難。

疫情和禽流感,導致價格異常波動

2020年,疫情帶動了居家防疫消費需求,家庭雞蛋消費激增,4月的標準交易價格同比大幅上漲。但之後政府發佈緊急狀態宣言,導致業務加工用需求銳減,5月價格出現回落。由於標準交易價格已經低於穩定基準價格,所以日本養雞協會主動調整生產規模,以穩定價格。

受去年以來多次發生禽流感的影響,雞蛋供應量減少,雞蛋價格在2021年4月創下了過去5年的最高點。

日本的糧食自給率僅為38%(以卡路里標準計算),而雞蛋的國產率高達96%。正因為新鮮衛生,所以可以直接用來做蛋拌飯吃。祈願我們永遠都能吃到這種安全放心的國民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