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修辭

劉金雄
·1 分鐘 (閱讀時間)

愛的修辭

課綱從來不教

於是我們用纏綿的身軀抵抗月光的窺探

一舉打破修辭學的框架

像徒手砸破一面玻璃

那麼我的情話會滲出血來嗎?

如果脣齒不是進食的器官

我的吻應該更甜吧

人們說眼睛會說話

此刻妳的眉清目秀

無病,呻吟得很煽情

像門鈴,我學郵差輕輕按

不設防地

前來應門的是一襲隱晦的薄紗

那是一種多麼拘謹的情色

妳的眉目嬌瞋地說

「以後沒有我的允許,請不要

停!」

妳連生氣都那麼

輕聲,我的吻從一聲到四聲都是

細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