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定義在波蘭 有福之人歡喜付出

波蘭波茲南,慈濟發放,一分助力來自於法國志工團隊。他們當中有夫妻檔,也有福報三人組。什麼工作都不挑,互相補位,甚至為了繼續任務,延期返國改機票。他們感受到,波蘭人對烏克蘭人難能可貴的情操。波蘭參議員馬爾辛接受我們採訪也表示,他自己家裡,目前也接待了六位烏克蘭客人,不過戰火超過三個月了,對波蘭本身很沉重,必須付出高昂社會成本,因此有其他國家或NGO的幫助,是絕對需要的,謝謝台灣的愛心。而波茲南市議員,也穿起志工背心來服務。

波蘭人有多挺烏克蘭人客人,這一場發放,波茲南市議員瑪格麗特,就站在第一線。

波茲南市議員 瑪格麗特:「我穿上背心後,感覺我也是慈濟的一分子,也感覺參與這次活動,可以給烏克蘭人一些幫助,與有榮焉。」

慈濟在波茲南的發放,從市區向外圍延伸。不是選擇固定定點,而是每個星期奔波不同地方,這其中,也是與市府的合作共識。

波茲南市議員 瑪格麗特:「非常感謝慈濟遠道而來,幫助在波蘭的烏克蘭人,透過市政府的協助,跟周邊鄉鎮的政府單位,共同協助來尋找,找出最需要幫助的烏克蘭人,非常感謝慈濟大力的幫忙,可以協助這些,最需要幫助的烏克蘭人。」

愛的馳援,她們自稱福報組。不挑工作,一會比手語,哪怕有人來來往往。又或者為大家倒杯水,就怕天氣熱。甚至在發放結束後,場地清理善後。一雙眼可銳利,地擦得勤。

從華沙到盧布林,十天行程,原本已要回法國。但一通請求支援電話,福報三人組,轉進波茲南。

「(接到電話的時候那個心情是什麼),精神又來了,她本來已經有一點垮了,睡著了喔,一下就驚醒過來了,本來那個睡意都沒有了,就馬上聯絡兒子了 一定要改機票,我們那天晚上,結果兩個人,她說,唉呀,好貴喔, 要延(多收)65塊錢(歐元)。」

花在自己的,總覺得貴。陪伴烏克蘭老弱婦孺,卻不在意這趟旅費因此翻倍。她們的捨,因為有得。

「非常謝謝你們,一點也不會,你太客氣了。」

法國慈濟志工 馮倩明:「因為我也感受很深, 我是在越南出生的,從小就是南越北越戰爭開始,我看到那些烏克蘭的家被炸,我也想起在越南時候那個戰爭,所以心裡也是替他們很難過。」

另一對夫妻檔,認真二字,全寫在臉上。

法國慈濟志工 黃行德:「(沒有找到電源孔,)為什麼這個不是啊,插不進。(在這裡,)我是賣華碩電腦的,我卻找不到電源孔。」

法國慈濟志工 曾金華:「變化球是很大,因為我們這次來,原本想說是支援發放,所以我家師兄連電腦都沒帶。」

法國慈濟志工 黃行德:「自己稍稍微有點緊張,做志工就是要桶箍,即使你是一個負責人,你就是要去做桶箍的角色,就是校長兼撞鐘就對了。」

即使走過歐洲許多國家賑災足跡,這次同行波蘭,心更柔軟。去量販店採購,從水到點心,都是不著痕跡的關心。

法國慈濟志工 曾金華:「我覺得個性吧,比較雞婆的個性,因為這次最大的不一樣,是小孩子 小朋友很多,而且都是媽媽帶著小朋友,你如果安了小朋友的心,(先安孩子的心,間接安了媽媽,跟阿媽的心,)跟阿媽的心,對對。」

讓烏克蘭家庭安心,自己的心卻是思潮起伏。被問到切身感受,黃行德說的,不是自己。

法國慈濟志工 黃行德:「稍微整理一下情緒,我這樣子啦,就是說,我覺得波蘭人,尤其是實在是太難能可貴了。」

波蘭參議員 馬爾辛:「波蘭託管一次多達300萬難民,現在或許300萬或250萬人,因為有些人回去了,大部分的工作由一般人來負責,他們把烏克蘭難民接到家裡,我現在也接待了6個,所以政府在幫助,地方政府也在幫助,歐盟也在幫助。但就像你說的,它很沉重,要付出高昂成本,所以我們絕對需要,其他國家的支持和幫助,我們要再次謝謝慈濟基金會,還有所有台灣人的幫助。」

烏克蘭難民,何嘗不知道。遞給志工,來自故鄉的巧克力。

「謝謝,非常謝謝妳。」

波蘭,台灣,烏克蘭。三方愛的定義,小娃兒手上拿著慈濟毛毯,在草地上悠然踏步,就是註解。

更多 大愛新聞 報導:
烏難民踏上回家路 波蘭取消部分社會福利
波蘭團隊跨市合作發放 親子檔分工助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