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人在波蘭 | 多重角色互補位 悲智雙運迎刃而

主播 劉芳瑜:「烽火下溫暖的凝聚力,慈濟多國志工持續在波蘭、羅馬尼亞、摩爾多瓦等東歐國家幫助烏克蘭難民,焦點訪談連線給荷蘭的慈濟志工鄭慈璐。

荷蘭慈濟志工 鄭慈璐:「您好,大家好,還有全世界,全球慈濟人大家好。」

主播 劉芳瑜:「師姊我們知道您現在人在波蘭,而且這不是第一趟喔,您前前、後後在援助烏克蘭難民的行動,其實已經到波蘭快要一個月的時間了,也是以志工的身分輕輕地踏上這一塊土地,和其他的國際NGO合作,為何願意一趟又一趟地來呢? 是不是感觸非常的深。」

荷蘭慈濟志工 鄭慈璐:「是,因為我們這個團隊,其實大家默契都非常、非常地好,然後我們相處真的都很溫馨,然後當然就在盧布林這一區,剛好都是以前大家都共事過的團隊,所以不管怎麼樣,我還是一定會,就是說排除萬難,一定要過來。」

主播 劉芳瑜:「師姊其實聽得出來,您講話有點魄力,滿阿莎力的,您本身也是一個老闆對不對,從事的是科技業,開了一家公司,那等於說您這個前前、後後,一個月的時間來做志工,放下了自己的事業,自己的家業,為何會有這麼大的願力,還有行動力呢?」

荷蘭慈濟志工 鄭慈璐:「就是,其實我的事業還有家業,其實每一個成員都很支持我來,哪裡有災害,我們一定要到,尤其現在這個是在歐洲,所以在世界跟家業方面都沒有問題,我是有得到全力的護持跟支持啦,我真的很感恩啦,那既然他們能夠,能夠這樣子就是說,我可以很放心地來,然後我也不用去顧慮他們,我知道,我在前端參加國際賑災,他們都知道他們該怎麼做,而且這十幾年來,我一向都是如此,所以他們也都習慣了。」

主播 劉芳瑜:「是,家人、員工、朋友,大家的一個支持,讓您十多年來,可以在歐洲大陸,或是說整個世界來付出喔,那也知道您本身有語言的專長,對不對,除了說會國語、會台語,其實您會很多的語言,包括有英文、德文還有荷蘭語,所以在這次的援助行動當中,您覺得自己不能夠缺席對嗎。」

荷蘭慈濟志工 鄭慈璐:「是,是真的是不能缺席,然後在歐洲語言非常地重要,因為歐洲是多元化的語言,然後還有歐洲,還要有一項,那就是會開車,然後這兩項我就說我們都有具備,然後只要有多種的語言,你就了解各國的文化,然後他們的一些什麼交通規則什麼的,然後再加上我們會開車,其實我們也可以做機動,還有可以隨時補位。」

主播 劉芳瑜:「那對於烏克蘭難民,他們畢竟是逃離了家鄉,然後可能有一些要遠離烽火,在這樣的悲愴的心情下面,是怎麼樣去懷抱烏克蘭的難民呢?」

荷蘭慈濟志工 鄭慈璐:「我們都是,其實這一次的難民是非常非常的不一樣,因為他只有老弱婦孺,你看不到壯丁,我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看到說一個家,一個家庭就是父親、母親還有小孩,然後當然就是說,當媽媽帶著孩子出來,其實在異鄉那分的感受,我們是可以感受得到的,因為我們當初也是留學的時候,我們也是一個人,我們也是一個有家歸不得,但是我覺得他們都有懷抱一個希望,就是因為還有親人在家鄉,他們知道他們都要回去,然後我們在這邊能夠做的呢,就是除了暫時性的一些物質上的那個就是說幫助他們,但是我覺得最主要是給他們愛,給他們關懷,然後這樣會讓他們覺得說他們不孤單,然後同時啊,我們這樣子,就是跟他面對面地接觸,給他一個擁抱是我認為,我們又把那個那個善的種子,也是悄悄地把它裝在他的心裡。」

主播 劉芳瑜:「聊天當中就會覺得說您的觀察非常非常地細膩,但其實在多場的發放現場,其實您不是走在幕前,而是承擔這個幕後的工作,就是負責現場的音控,似乎距離台下的難民朋友比較遙遠,又是如何去貼近他們的呢?」

荷蘭慈濟志工 鄭慈璐:「對,就是我在音控,然後我都只能坐在那邊看,我實在很想跑下去動,但是不行,因為音控,其實音樂,整個現場也是需要,有這些音樂或什麼來控制它,那沒有關係,我雖然坐在上面,離他們很遠,但是我可以用眼神跟他們交接,那有時候啊,當有人跟我用眼神交接的時候,不會用手動作,然後會用一個關懷的一個點頭,一個微笑,就是說我們用心去溝通,然後還有我看現場的時候啊,就是現場有時候很多小孩子,然後就是看第一場好多小孩子,那我們就會用心地去想,怎麼樣讓小孩子安靜,那就是趕快下載一些小孩子很喜歡的卡通,我們在慈濟世界就是挑戰性,然後當然也是增加我們的實力。」

主播 劉芳瑜:「是,師姊,而且您做到的就是所謂的縮小自己,不挑事情做,因為慈濟是並非一個人做就好了,望有越來越多人來投入,也不需要靠一個人來發出萬丈光芒,需要的是人人都能夠發出微光,畢竟聚合人多就力量大,同樣能夠照亮暗角,也感恩師姊您能夠跟多國慈濟人,持續地來加入這一場援助行動,灌注源源不絕愛的續航力,感恩你。」

更多 大愛新聞 報導:
"快篩陽即確診"占七成 即刻投藥減少重症
把握周日周一好天氣 周二又有短暫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