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烈的「群體免疫」

本報訊
旺報

新冠肺炎震央已從大陸轉移到歐美,防疫措施也應該進入新階段。由於歐洲國家如英國、瑞典等,採取「群體免疫」概念防疫模式,在遭受反彈後,雖緊急採取措施彌補,但為時已晚。

大陸最新疫情資訊顯示,病例及死亡人數已從頂峰降下,除武漢外,各省市新病例都從境外移入。新形勢下,大陸武漢式封城策略應功成身退,接下來要聚焦在經濟和社會運轉的恢復,更要防止境外病例移入,若導致大規模感染,原先採取的極端措施又要重來一次。

英國、瑞典等國家,深感醫療體系無法負荷,病毒應查盡查代價太大,因而提出群體免疫說,也就是抓重放輕。基本上對輕症患者置之不理,僅要求他們自我隔離,對老年人和有病史的群體加重保護,英國政府首席科學顧問甚至提出,只要有60%人口染上病毒,全英國就可以免疫。這樣的概念,結果就是病源永遠不斷。

不光是歐洲,新冠病毒在美國也有快速蔓延的跡象。由於美國人口超過3億,但至今檢測不到萬例,加上全美各州基本淪陷,因此合理推論,美國的病例數遠遠超過公布數字,而且可能會呈現突發井噴期。川普先前新冠類似流感的說法,和群體免疫的概念不謀而合,可以想見,川普為了連任必然意圖低調,不要美國民眾恐慌,儘管全額補助檢測到法律已經通過,但大規模檢測在可見的未來仍然不可得。

不光歐美,中東、南亞其實都蘊藏危機。新冠病毒快速蔓延,又因部分國家提出群體免疫概念而得以繼續擴散,在病毒根源始終無法斷絕下,防疫將比第一個階段困難10倍。任何國家都可能在恢復正常後,爆發新一波疫情,直到全世界「群體免疫」完成為止,但過程將非常慘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