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台海危機 澳智庫預警

洪鑫誠
旺報

國民黨主席補選本周末開啟,但在藍營取得內部共識前,其在兩岸政治舞台上的角色無疑處於低谷。與此同時,民進黨執政的第二個4年即將拉開序幕,台海之間仍充滿不確定性。

近期,澳洲智庫洛伊研究所少見地就台海危機發出預警,並對澳洲政府提出態度明確的、旨在預防和管控台海危機的政策建議。這樣的聲音出自傳統上並不屬於台海問題核心利益相關者的澳洲,本身即體現兩岸當前局勢已到引發周邊國家關切的程度。

事實上,正如作者泰勒提到,近期台海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在澳洲重燃了一個辯論,其焦點是萬一中美在台海發生衝突,是否會牽動澳洲在太平洋共同防衛組織(ANZUS)下的盟友義務。自2019年初以來,兩派觀點相持不下,以迪布為代表的一方堅持認為美國必然會在衝突中介入協防台灣,以免對其在盟友中的信譽造成重創。而在美國介入的情況下,澳軍只能配合美國行動,否則連ANZUS的存續都會遭到挑戰。另一位戰略專家懷特則主張美國不會冒與中國開戰的風險,而就算美國真的介入,他也認為澳洲不應該在一場勝算很小的衝突中支持美國。

迪布和懷特的分歧在那些與中美都有重要雙邊關係的國家其實頗具輿論代表性。但在泰勒看來,他們根本吵錯重點,因為以澳洲目前對美國的高度軍事依賴來看,只要美國決定介入,澳洲遵守同盟協議幾乎毫無疑問。正如自一戰以來,澳軍在每一場重要衝突中都和美軍為伍。而如果美國不介入,結局也是確定的──沒有另外一個國家願意在美國缺席的情況下單獨面對與中國的衝突。

因而,與其爭論在ANZUS框架下是否要對未來可能的台海危機作出反應,澳洲不如把重心放在思考如何為避免或管控危機做出哪怕有限的貢獻。支持泰勒這一觀點的理由很清楚:一方面,台海衝突的風險確實在上升;另一方面,澳洲很難不跟隨美國的立場,但中美台海衝突的劇本卻是其不可承受之重。

與兩岸各方評論可能各執一詞相比,泰勒對台海緊張關係的責任歸屬呈現一種第三方的相對中立,在他看來,改變現狀的不是特定一方,而台美關係的歷史性升級以及中美關係的波動,使得台海進入一個危險的安全困境:即使北京不想開戰,華盛頓可能也相信自己的台海戰略能夠防止前者冒險,但衝突卻常常來自於誤判。

的確,美方所謂「戰略嚇阻」的效力,取決於北京是否真的相信華盛頓會參戰,但這並不是一件確定的事。而隨著各方軍隊在台海周邊的立場宣示行動螺旋增加,擦槍走火的風險無疑是隨之升高的。

然而,台海危機的擴大不只牽涉兩岸、中美。根據蘭德公司的預測,如果在中美之間發生嚴重衝突的年分,中國與區域國家之間的貿易額會下降約80%,這足以使得像澳洲這樣在進出口兩端都依賴中國的經濟體陷入一場經濟衰退。事實上,如今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重要性乃至全球經濟達成的互賴程度,早已使得軍事衝突的損失變得難以估計。

所以,澳洲人當然有充足的理由感到關切,其智庫研究員呼籲政府積極倡導更多穩健的危機管控和風險規避機制,包括增進日本、新加坡等處境相似的區域內國家在該領域的合作,都是基於其國家利益的合理考慮。

在兩岸當前的局面下,這些來自第三方的倡議乃至其對所在國政策的影響或許會給兩岸雙方帶來一些思考。但化解僵局的真正力量,仍然繫於兩岸之間。(作者為智庫研究人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