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弟出賣割喉兄1】日曆上留謎樣號碼 凶手親按電鈴上門解答

張馥暄繪圖|于子薇、王聖光
·2 分鐘 (閱讀時間)
闕男雖然坦承殺人,但對於屍體下落卻不肯吐實。(東森新聞提供)
闕男雖然坦承殺人,但對於屍體下落卻不肯吐實。(東森新聞提供)

2001年5月22日,一名婦人神色緊張地到警局報案,指稱長年獨居基隆的邱姓丈夫失聯多日,她上門尋夫,發現地板有擦拭的痕跡,就連家中的除濕機也不翼而飛,種種異象兜在一塊,讓她直覺不對勁。

為了釐清真相,警方在婦人的帶領下前往邱家勘查,發現屋內並無打鬥痕跡,門窗也未被破壞,卻在家俱上發現許多可疑的血點,另外,日曆上寫了一組未具名的手機號碼,警方懷疑邱男恐凶多吉少,決定調閱監視器展開追查。

警方在死者家中的花盆等家具上,發現許多可疑血點。(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在死者家中的花盆等家具上,發現許多可疑血點。(東森新聞提供)

果不其然,警方發現一名非住戶的可疑男子與另一名身形瘦小的同伴,在同年5月19日,頻繁進出邱家,還帶走除濕機,但2人的臉孔並未清晰拍下。究竟2人的身分為何?與邱男失蹤有何關聯?日曆上的電話號碼又是誰的?正當警方一籌莫展之際,一聲電鈴讓謎團瞬間解開。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呂景發告訴本刊:「當時我跟其他同仁還留在現場,一名聲稱是水電工的闕姓男子按了電鈴,說要找邱先生,他自稱是邱的好友,還拿出名片,說邱欠他100多元修繕費用,所以來找邱討錢。」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呂景發,向本刊說明偵辦經過。
時任基隆市警局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呂景發,向本刊說明偵辦經過。

闕男突然現身,只為了向好友索討100多元修繕費,還是在邱男失蹤的敏感時間點,不免啟人疑竇。警方收下名片,比對後確認,日曆上的電話正是闕男的手機,於是再次查看監視器畫面,發現帶走除濕機的男子身形與闕很相似,因此決定前往闕家查訪。

呂景發說:「我們到闕男家中之後,開門見山告訴他要查命案。一開始,他否認5月19日去過邱男住家,後來我們出示畫面,他才改口說自己記錯了,承認當天有去修水電。訪查過程中,他坐在沙發看電視,神情自若,後來同仁在他家旁邊的小倉庫裡,發現邱家遺失的除濕機,上面還有一些噴濺的血點,比對化驗後,確定就是邱男的血液。」


更多鏡週刊報導
【憨弟出賣割喉兄2】一時貪心帶回殺人鐵證 水電工嘴硬卻被妻子補刀
【憨弟出賣割喉兄3】警尋屍無頭緒 凶手憨弟聽關鍵字竟展驚人記憶
【憨弟出賣割喉兄】直銷大亨人間蒸發 只因嘴砲一句話慘遭水電工虐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