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包機波折 陸配嘆如夢一場

許依晨/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面對猛烈的病毒,我真的可以理解當時台灣民眾的擔憂」,去年2月3日深夜,載著247名滯留武漢台灣人的首班包機降落在桃園機場,陸配何太太和兩個孩子也在這架包機上。未料,「救命包機」返抵國門,登機者的國籍身分及名單決定權卻引爆爭議,時至今日,防疫與人權仍在拉鋸。

回頭看1年前的「武漢驚魂記」,何太太已能談笑風生,「好像一場夢一樣」。已領有台灣身分證的何太太娘家就在武漢,但當時被困在武漢「只是路過」,她笑著直呼真倒霉。

她說,去年1月20日她帶著小孩從台灣飛到武漢,打算23日再從武漢出發到雲南旅行,沒想到就在23日武漢便封城,對外交通封鎖,她也被困在當地。

何太太回憶,封城的消息來的太突然,中間沒有過渡期,「到武漢的第一天沒事,第二天開始有點不對勁,第三天謠言四起,然後就『關起來了』」,著實引發人們心中的恐懼。

談到搭上第一班武漢包機回台,何太太說,當時家人很快找到當地台商協會,打電話詢問,並被加進台商協會的聯絡群組,因此他們母子3人很快被安排在名單。

回到台灣後,面對外界對包機的諸多質疑,何太太表示,她完全能夠理解民眾的心情,站在台灣民眾的立場,面對猛烈且未知的病毒,會有一樣的擔憂,「我能感同身受」。她透露,當時許多在機上的台商和陸配大家知道回來不容易,有自覺「不要為台灣帶來恐慌」,因此她提倡「不要去對立」外,隔離14天後,她再自行加碼14天居家隔離,只為不讓身邊親友擔心。

1年過去,武漢的親友還好嗎?何太太說,武漢家人的生活早已回復正常,雖然有長輩確診,但幸運的是都已治癒。她感嘆,世事無常,這場病毒教會她很多,「要珍惜眼前所擁有的,活好當下」。

疫情下,何太太也感受到台灣人的溫暖。她特別感謝一名桃園機場便利商店的店員,得知她們要飛武漢卻只有幾片口罩,直說「妳這樣(口罩)不夠」,將店裡剩下十幾個口罩都賣給她,讓她很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