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沈昌瑞先生/李慶平

台灣好報

李慶平(前中國廣播公司總經理) 

2020年3月2日上午,我與友人相約在仁愛路福華飯店二樓喝咖啡,一出門風和日麗,因新冠病疫長期窩居家中,好不納悶,當即決定由忠孝東路五段步行到福華飯店,可利用近一小時的時辰來舒緩筋骨,鍛鍊腳力。在經過忠孝東路四段西雅圖咖啡時,透過大門旁的玻璃窗,看到一位熟悉的老友,乃沈大川一人獨坐,若有所思。 

我與沈大川兄在1982年相識,他那時參加商界名仕鄭綿綿所主持的工商團體來華府訪問,並拜會駐美代表處。1992年我返台北任職與大川兄常相來往,尤其在他尊翁晚年時,大川曾邀我到中山北路天廚餐廳與沈老伯相聚。 

我推開了大門,見到大川兄,他非常高興,要請我喝義大利咖啡。事實上去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們還共同參加中美文經協會邱進益理事長的餐會,但因不同桌,未能長談。這次我們再次相逢,我一定要好好問他一些與他尊翁相關的史實。因他父親沈昌煥先生是二位蔣總統的重要幹部,深受賞識及倚重,曾担任兩任長達十二年外交部長,有「外交教父」之稱,也擔任過駐西班牙、教廷及泰國大使。一九七九年後,沈昌煥先生曾擔任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及總統府秘書長。 

我一直認為沈昌煥先生未留下一份回憶錄,是非常遺憾的事。十年前我即與大川兄談及此事,大川兄告知他父親對往年參贊中樞事非常低調,因而未寫回憶錄。後由於大川兄的孝心,在2013年為他先翁百歲冥誕時,出版了沈昌煥1946年日記。去年沈昌煥先生過世二十周年,中國近代史學會出版了一本「紀念沈昌煥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研討會實録」(見圖),也稍留下他的部屬們一些共處的回憶,可供專家學者研究的紀錄。 


在喝咖啡時,大川兄告知,他已七十九歲,近半年來二、四、六日,即來此咖啡廳喝咖啡或與友人相聚。他也希望我常來,談談局勢與往事。這天我因有事要去福華飯店,因此只閑談了半小時。我提到沈昌瑞先生,是大川兄的親叔叔,我在八十年代在駐美代表處服務時,沈昌瑞先生應錢復代表的敦請,擔任代表處的顧問(沈先生堅持為無給職),因家在紐約,每月來華府約一次,參加華興小組會議。我時任華興小組執行祕書,因而與沈顧問相識,印像中他是一位很風趣的長者。 

大川兄閒話一開來談他的叔叔,可說相當精彩。昌瑞先生是昌煥先生的三弟,1920年生上海光華大學肄業,抗戰初期想到大後方報効國家,經侍從室李惟果先生的推荐,到西安胡宗南將軍主持的中央第七分校擔任英文教官,後報考由國際宣傳處策劃的中央政治學校與美哥倫比亞大學合作的新聞學院進修,這個學院(只辦了二期,還有一期未結業)是當時在二戰期間,國府培養處理國際新聞及宣傳人材的地方。畢業後被派到陳誠軍政部長辦公室任英文翻譯官。抗戰勝利後隨陳誠參謀總長到南京,後參與國共三人協調小組任翻譯。1947年被陳誠指派到紐约哥倫比亞大深造,獲政治學碩士學位。在留學期間曾掛職駐美大使館武官(未上任)。1949年進聯合國工作,擔任翻譯,一直到1981年退休。 

退休後不久,1982年朱撫松前部長經過紐約,在接待進轎車時頭部碰車門,不幸全身癱瘓,在醫院療養復健,不數月,沈先生能拿手杖走出醫院,真是奇跡。1983到2010年過世,他一直擔任駐美代表處及駐紐約辦事處顧問,駐紐處內有一我方對聯合國小組,昌瑞先生從旁協助可謂駕輕就熟。2009年獲政府"睦誼外交奬章",2010年過世,享年九十歲。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第一任夫人楊小燕女士,她是上海醫學院護士專業,1948年十二月來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進修醫學䕶士專業,並與昌瑞先生結婚,畢業後在艾德華機場(後改名甘奈迪機場)醫療中心工作,十七年後從䕶士長職位上退休。她的父親楊天道是毛澤東第一位夫人楊開惠的遠房堂兄。 

1967年她與昌瑞先生離異,後嫁復康輪船公司創辦人魏重慶,魏當時曾有船王之稱,上海交通大學畢業,曾發明魏氏橋牌「精準橋牌法」,楊小燕得其真傳,1971年獲第一次橋牌世界冠軍,總計連任五次。一九八O年代,楊小燕曾訪北京四次,與鄧小平、萬里等人打過橋牌。1987年魏重慶得糖尿病過世,楊小燕與美藉猶太人桑德結婚,她在美橋牌界一直享有一定的聲望,目前住弗羅里達州波卡若唐市。 

三十分鐘,轉眼而過,往事並非無煙,卻嘆人事愴桑,歲月短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