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契夫逝世 蒲亭或宣揚侵烏有理

▲蘇聯前領導人戈巴契夫去世,一生功過難以蓋棺論定。(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蘇聯前領導人戈巴契夫去世,一生功過難以蓋棺論定。(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協助終結冷戰、曾獲諾貝爾和平獎的蘇聯最後一任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8月30日逝世,享耆壽91歲,戈巴契夫的一生爭議頗多,外界對他的評價可謂是毀譽參半,許多俄羅斯人認為他是導致蘇聯解體、國際地位大幅下降的元凶。有外媒則指出,戈巴契夫畢生建樹已被執政20多年的蒲亭(Vladimir Putin)摧毀殆盡,俄烏戰爭則為他一生心血灰飛煙滅奏出「血腥的安魂曲」。

《彭博資訊》專欄作家馬奎斯(Clara Ferreira Marques)分析,戈巴契夫是一個複雜而有缺陷的人,對於許多人,尤其是在俄羅斯以外的人來說,他是西方認為可以往來的改革派,是結束冷戰的政治家,他推倒了前蘇聯巨大的鐵幕,帶來和平。然而,對於俄國的強硬派而言,戈巴契夫是個搞丟帝國的人,給一個偉大的國家帶來了國恥,造成「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前蘇聯的解體使數百萬俄羅斯族人留在新獨立出去的國家。

克里姆林宮在戈巴契夫之死上無疑陷入了困境,因為戈巴契夫給俄國人帶來屈辱和崩潰以及經濟上的絕望,更糟糕的是,他的名字卻又隱含著對自由、開放和改革的希望,曾批評現在的克里姆林宮收緊控制權,直言如果不更換政府,俄羅斯就無法解決經濟停滯。

對於蒲亭來說,戈巴契夫之死是個可以利用的機會,藉此「重述歷史」和「投射力量」,主張俄羅斯不能重蹈戈巴契夫失敗的覆轍,例如他當初決定避免在蘇聯旗下共和國動用武力鎮壓,導致蘇聯解體,可用來為今天「重建帝國」的行動增添藉口。不過,蒲亭應該也會避談一些與戈巴契夫時代對照時,令他尷尬的事實,例如戈巴契夫反對阿富汗戰爭、軍事支出的社會成本過高,或經濟匱乏;蒲亭會把焦點擺在緬懷蘇聯時代的榮光,轉移人民對烏克蘭正在展開反攻的注意力。

馬奎斯也指出,對西方而言,沒什麼必要為戈巴契夫掩飾他的缺點,因為他的確是個有遠見的人,他改變了世界,但除了歌功頌德以外,也有空間重新評價他給烏克蘭等國家帶來的教訓,即民主也需要國家結構和經濟基礎支撐,把國家重擔交由個人來扛通常是不明智的,畢竟這些人對自己掀起的風潮往往無力控制。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影/終結冷戰也搞垮蘇聯!戈巴契夫揮別政治明星矛盾一生
搶攻俄國市場!中企抓準時機卡位 貿易額估達1900億美元
影/巴基斯坦洪災逾千死!飯店倒塌、直升機救援角度曝光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