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契夫 功臣與公敵之間

「我捍衛了聯盟,直到最後一發子彈,但失敗了。」戈巴契夫推動了美蘇和解,實現了中蘇關係正常化,到過台灣訪問演講,一個時代重要人物的逝去,也伴隨著美俄合作時代的結束而殞落。199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了戈巴契夫,見證了他在世界轉折點的不平凡作為。

8月30日,蘇聯首任與末代總統戈巴契夫逝世,享耆壽91餘歲。戈巴契夫崛起於擔任斯塔夫羅波爾邊疆區第一書記期間,他在公共建設和農業經濟的建樹卓越,深受時任蘇共中央總書記安德羅波夫的賞識。1980年,戈巴契夫成為最年輕的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展現改革強烈的能力和企圖心。1990年,他引入總統制並當選為蘇聯總統。1991年的819三日政變,戈巴契夫在克里米亞度假遭軟禁。時任俄羅斯聯邦總統葉爾欽登上了部長會議白宮大樓前的坦克,發表演講,呼籲軍方不要參與政變。12月8日葉爾欽、烏克蘭領導人克拉夫丘克和白俄羅斯領導人舒什克維奇,簽署了《別洛韋日協議》,成立獨立國協。12月25日戈巴契夫宣布辭職;次日,蘇聯正式解體。

戈巴契夫的功績獲得了褒貶不一的評價,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在蘇聯邁向民主化轉折中扮演關鍵角色,而蘇聯解體並非他初衷所願。戈巴契夫這位理想浪漫的政治人物在主政期間(1985~1991),第一年便致力於加速社會經濟改革的「重建」進程。然而,商店卻開始出現缺貨,空空如也的架上對比的是前仆後繼的民眾大排長龍,一位老太太失望地說只是為了想喝一杯熱茶。言論自由的「公開性」來得相當猛烈,曾經的功臣與戰士卻落入了人民公敵的窘境。

戈巴契夫提出了外交「新思維」,為推動美蘇兩極走向和解以及重組國際秩序做出巨大貢獻。然而,極力推動取消蘇共作為唯一合法政權代表的民主化與自由化過程,卻引發了國家內部保守派與民主派的激烈鬥爭,直到蘇聯解體為止。蘇聯解體後,震盪療法徹底摧毀了蘇聯經濟結構。快速私有化使國家資產遭到賤賣,出現了新權貴的兩極化社會。

俄羅斯總統普丁曾說,蘇聯解體是個悲劇,當初蘇聯民族自決是建立在中央決策的基礎上,這個基礎不存在,聯盟就崩解了。對於經歷了國家轉型動盪的多數俄羅斯人而言,蘇聯解體的不幸命題恐怕只能交給上帝來回答。

戈巴契夫與雷根1987年簽署了《削除中程暨短程導彈條約》,蘇聯同意從歐洲撤軍,成就了歐洲整合,從而強化了美國在歐洲軍事存在的支配權。在北約東擴之後,美國退出一系列的軍控條約,有計畫地壓縮俄羅斯在歐洲的戰略空間。很遺憾,戈巴契夫和葉爾欽對美國的信任與退讓,並不能阻止美國的戰略進逼。如今亂局誰之過?支配歷史的宿命規律,只是證明人從最不自由的狀態中虛構出本身自由的假象。(作者為元智大學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