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爾曼為拜登朗誦詩作要出外文版 非黑人女性譯者「不符標準」掀議論

簡恒宇
·4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此恐怖的時刻,我們覺得尚未準備好成為繼承人,但我們在其中發現力量,撰寫新篇章,為自己提供希望與歡笑」,身穿鮮黃大衣、頭戴艷紅髮飾的22歲美國非裔詩人戈爾曼,在總統拜登就職典禮吟詩,作品也被外國出版商看中,卻接連發生荷蘭、加泰隆尼亞譯者「不符標準」爭議。

《我們攀登的山》(The Hill We Climb)呼應聖經與講述美國開國元勳的音樂劇《漢彌爾頓》,詩句「歷史注視著我們」的靈感就來自《漢彌爾頓》歌曲「歷史注視著你」(History Has Its Eyes On You),在正視不和諧及分裂挑戰的當下,傳遞希望的訊息。此詩由戈爾曼(Amanda Gorman)創作,並在拜登就職典禮上朗誦。

黑人才適合翻譯黑人作品?

不過《我們攀登的山》在歐洲卻遇上譯者「不符標準」爭議,先是布克國際獎(International Booker prize)史上最年輕得主藍納弗(Marieke Lucas Rijneveld)原要翻譯荷蘭文版,且他是戈爾曼親自挑選,但荷蘭出版商梅倫霍夫(Meulenhoff)最初也未提出非裔翻譯人選,被批評為何由白人來翻譯黑人作品。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我不是說黑人不能翻譯白人作品,反之亦然」,荷蘭非裔記者道爾(Janice Deul)告訴英國廣播公司,「但不該是這部『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時期特別發聲的特別詩作,因為這是一體的」。荷蘭口述詩藝術家賈瑞歐(Quinsy Gario)認為,應由能完整反映戈爾曼想法的人來翻譯,且具備身為黑人而有的文化及知識。

白人男性譯者非對的人選

藍納弗最後選擇退出,不當《我們攀登的山》荷蘭文版譯者,但加泰隆尼亞作家歐比歐斯(Victor Obiols)是在完成翻譯後,出版社Univers才告知他,美國那邊認為他「不是對的人選」。歐比歐斯不知道是美國企鵝出版集團(Penguin)或戈爾曼經紀公司否決由他翻譯加泰隆尼亞文版本。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歐比歐斯曾譯過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王爾德(Oscar Wilde)的作品,「我了解此決定的政治標準,我與女性和非裔是同陣線...... 這是複雜的議題,不應被草率對待...... 若我因不是女性、年輕人、非裔、21世紀的美國人,而不能翻譯原作者作品,我也不能翻譯荷馬(Homer)和莎士比亞的作品了」。

西班牙譯者批政治凌駕翻譯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英文教授卡比爾(Ananya Jahanara Kabir)告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非裔遭受不公平待遇的歷史,造成今日難以找到可翻譯戈爾曼作品的譯者,不過她也強調:「這是不是身為非裔、女性的人,去感受承擔歷史的機會,並從中學習」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因為族裔、性別差異而換掉譯者,與錯失跨文化和解及認識是不同的」,卡比爾說,「若在尋求補救的過程中,忘了文學有開放、跨越邊界,以及教導我們對其他人的創傷、韌性和喜悅具同理心,這是件憾事」。被選為西班牙文版譯者的巴利歐斯(Nuria Barrios)痛批,道爾在談政治而非翻譯。

巴利歐斯提到,目前企鵝出版集團簽約翻譯17個外文版本,譯者全都獲得戈爾曼認可,直言道爾一番言論接連影響其他譯者,「這樣的政治意識形態凌駕創作自由」,並稱雖然不知道此想法是否已傳遞開來,但可確定的是「這形同新的審查,對翻譯、藝術、生活帶來致命傷害」。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縱然悲傷,吾輩成長」受邀在拜登就職典禮朗誦個人詩作 年輕非裔詩人戈爾曼成焦點
相關報導》 無視2018年爭議教訓!央視春晚表演再現「塗黑臉」 中國非裔社群:令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