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數位發展主管機關之議

台灣數位匯流網 |何吉森
台灣數位匯流網

文/何吉森

蔡英文總統於「2019未來科技展」開幕式宣示政府將研議成立數位發展部(會),擬設立跨資訊、資安、電信、網路及傳播五大領域的數位主管機關。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亦表示,行政院將在今年開始啟動相關組織調整規劃。

隨著數位內容、雲端應用、OTT、開放資料應用、5G及物聯網(IoT)之快速進展,預估行政院將以2016年開始啟動之《數位國家・創新經濟》(DIGI+)方案為基礎,藉由政府與民間的公私協力,整合台灣數位資源分配管理及產業輔導,加速落實數位轉型於各產業及民生。目前政府的科技資訊、網路和傳播部門,勢必將面臨突破性的整合。

微軟公司法務長Brad Smith在其《工具與武器:數位時代的承諾與危機》一書(2019)中,提出目前資訊科技所帶來顛覆既有產業與秩序之挑戰,例如國家安全與通訊監控、資安危機、隱私保護、AI倫理、數位人權、虛假訊息等問題,多涉及資訊數據之蒐集及處理。多年來,當我們還陷在如何研訂個人資料去識別化、並強化《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之際,韓國為活絡其大數據產業,已於2020年提出《數據三法》,即《個人資訊保護法》、《信用資訊法》、《資訊通信網法》修訂案。美國亦於2018年提出《Cloud Act》(雲端法案)允許美國執法機構向法院申請存取美國ISP業者境外資料的合法權力,但業者同樣可以根據境外國家的隱私法令來挑戰這些搜索令。2019年10月,美國與英國已達成雙邊協議,以互相存取置放於彼此國家的資料。面對跨國資訊科技產業透過科技變遷顛覆傳統價值之際,端賴科技產業自律、公民社會覺醒已難形成共識,政府組織改造,及匯流法案之重整,均需政府趕上科技之進展速度。

以韓國為例,於2017年7月,成立「科學技術資訊通信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ICT),簡稱科技資通部(MSIT),負責韓國創新科學技術政策之制定、統整、調配;科學技術革新政策、相關產業政策等制定與調整;原子能與科學技術的合作振興相關事宜;通信科技之創新技術政策的制定與調整。其前身機構為「科學、資通訊與未來規劃部」(Ministry of Science, ICT and Future Planning, MSIP),係於2013年3月才由原「教育科學技術部」與「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移轉,並同時整併「知識經濟部」及「韓國通訊傳播委員會」(Korea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KCC)部分業務之新部會。

MSIP承接KCC部分監管職責,含電信公司的管理與監理、IPTV、及與公眾利益有關的電信業務。而與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執掌類似之KCC則係於2008年成立,整併原「資訊通信部」(MIC)之技術標準與頻譜管理業務及「韓國廣播委員會」(KBC)之執照發放、廣告業務。為韓國政府五個委員會之一(其餘為公平交易委員會、金融委員會、國民權益委員會及原子能安全委員會),惟業務僅限研究、管理廣播、通訊、頻譜,為建立相關政策的機構。

由前述之沿革歷程,可知韓國對資通訊與創新科技相關產業政策之重視,不到十年,政府相關組織已數度調整,相關管理機制,亦不斷整合,以「OTT視訊服務」為例,係由KCC (執掌放送法業務)與MSIP (執掌IPTV法業務)兩機關進行協調整合,化解產業間之輔導與管制平衡問題。此外,在涉及敏感之數位新媒體及網際網路內容審查部分,韓國係另設獨立機關「放送通訊審議委員會」(Korea Communications Standards Commission, KCSC)先進行審議,KCC再根據其決議為行政處分。

反觀我國數位匯流與資通訊傳播管理機制,於2006年即整併傳統之廣播電信事業監理、技術資源政策業務,成立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其設立目的,原在因應通訊傳播之數位匯流,但在資通訊產業儼然已成為未來科技之主導趨勢之際,卻外受組織法之政治爭議,內困於資源不足與職權不清之境,歷屆主委亦曾多次呼籲,除組織職掌應變革外,相關作用法亦需相對因應。NCC所屬之基礎設施事務處及射頻資源管理處,擁有一批對資通訊傳播及網路基礎設施、資通安全、頻率資源、及網域名稱監理政策之專業技術幕僚團隊,如何有效調整其功能,提供我國資訊創新與科學技術政策之統整與調配建言,並納入科技部、經濟部、與資策會相關部門之產業輔導量能,實為當務之急。

面對資通訊產業走向產業化、智慧連結趨勢,台灣之問題仍在於硬體建設重於軟體創造,技術追隨重於制度規劃。如何突破此困境,應思考:1、如何在我國數位基磐建設基礎上,從「數位轉換階段」邁向「智慧連結階段」,讓IT產業效益擴展至各行各業。2、持續與跨領域、跨事業與跨部會之各方利害關係人討論,調整現有組織並完善法規機制,塑造創新治理之思維。3、確保「產業輔導與監理分離」,讓新進業者公平競爭,兌現對國際社會之承諾。4、有效促進政策規劃與資源技術之統合性,並維持個案監理之獨立與公平性,此部分或可觀察韓國MSIT、KCC及KCSC三部會間之合作協調案例,以資借鑑。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蔡英文 Tsai Ing-wen臉書照片、pxfuel、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NCC是少了精髓的獨立、合議制?
NCC應帶動傳播媒體生機的加速器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