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相信換汪洋之說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近來亂拳盡出,令人眼花繚亂。

從早前剎停螞蟻美國上市,再到敲打科網巨頭,再到重手打擊教培行業,再到圍剿白酒、美容、遊戲全行,再到重新分配,再到整頓地產代理,日日有新齣,簡直都不讓自己喘氣。

按理,面對即將來臨的緊日子,應該持盈保泰,小心駛得萬年船,盡量少折騰,避免自亂陣腳,邊走邊看,慢慢調整。但中共反其道而行,氣急敗壞,慌不擇路,一於和自己過不去,這是什麼道理?

最根本的原因,當然是預後很不妙。未來將面臨一段非常漫長的艱難日子,外部局勢惡劣,內部問題很多,內外交織在一起,互相拖曳作螺旋式下沉,其後果不可預料。因此,中共急於為往後的緊日子預為籌謀,提前放血,排除不利因素。可惜定時炸彈太多,早前又一味樂觀放任生長,現在一隻水桶上下左右都在漏水,一時手忙腳亂,顧此失彼,沒有章法。

形勢不妙,最要害是兩端:一端是財政要穩健,有什麼事都靠錢來維持;一端是就業要保障,人人有工開,就不怕基層鬧事。但眼前一堆亂麻,互相撕扯不開,牽一髮動全身。

未來日子難過,中共要把國家命脈都掌握在自己手上,所以一切私企,只要大到一定規模,一定要設法打擊,削弱他們的勢力,剝奪他們的市場份額,減少他們對政府政策和人民生活的影響。但如此一來,勢必窒息了私營企業的生存空間,私企奄奄一息,個體經濟走向末路,必然製造大量失業。

未來日子難過,中共要減少民眾日常不必要的開支,省下錢來應付基本生活所需。好像教培、白酒、美容、遊戲,一般人離了這些東西,日子都過得下去。相反的,想維持原有生活方式,勢必消耗大半收入,連維持一日三餐最基本的生活都會有困難。因此以各種成立不成立的理由,削減不必要的生活支出,省下錢來活命。

未來日子難過,所以要重手打擊私企,把國計民生的命脈都掌握在中共手上,全國十幾億人離開中共都無法維生。一家老小都等中共發錢來養活,還有誰敢不聽話?即使吃草過日,還是要乖乖順從。但打擊私企,市場凋蔽,社會失去活力,生產與生活水平都下降,要讓經濟重起,東升西降,對外擴張,那就不用想了。

國庫空虛之下,政府又起「劫富」之心,所謂三次分配,就是要掏空富人口袋,把錢收歸國有,以應付未來的拮据日子。至於會有多少份額流到真正窮人手上,那就只有天曉得了。紅二代在海外有萬億計私人存款,怎不見他們講點「道德」,拿一點回來救濟窮人?

最近又傳說汪洋政治行情看漲,但以中共目前的內外環境,對外擴張對內左轉的政治路線,換人能解決問題嗎?如果糾錯機制有效,早在美中交惡之前,就應該換人了;再遲一點,也應該在與歐盟交惡前換人;更遲一點,在搞出這麼多內部亂象之前,也應該換人了。幾次該換不換,證明換人的機制失靈,七搞八搞,搞到大錯鑄成,狂瀾欲倒,一切都太遲了。

現在換人,除非來的是神仙。現在不管換什麼人,美中關係不可挽回,兩岸關係也不可修復,香港死局不能改變,經濟下行也不可逆轉,那換人不是「拿來搞」?

我不太相信換人之說,政治局常委排座次或許有變,有人下去有人上來,但習近平「定於一尊」的地位不會改變。說一句不好聽的,現在沒有「定於一尊」,事情更不可收拾。人人一張嘴,你要這樣我要那樣,從寡頭政治變成多頭政治,一盤散沙更難以為繼。現在好歹都有習近平一人孭晒(扛),看他還有多大本事就是了。

別的不說,單是暴力防疫這一單,老百姓已苦不堪言。病毒一定與人類共存,你又死都不跟它共存,最終是病毒未死,先把自己搞死。

緊日子未到,苦日子先到了。我們看中國人苦,中國人還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希望他們能把這支歌永遠唱下去。

(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國家未亂黨先亂:緊日子未到,苦日子先到!)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台日友好! 台南金城國中棒球隊與黃偉哲跨海以影片致謝日本捐贈疫苗

英媒獨家披露拜登次子召妓影片 三度遺失電腦恐成美國國安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