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愛他們,只是我們不應該這樣對待他們:我的動保之路

政事觀察站

作者:呂明哲(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人對人的基本道德律不應只及於人為止的人……如果有人認為關懷這些事情的人必定是『動物的寵愛者』,則正表示他們沒有把人對人的道德標準用在人對動物上。」(Peter Singer,《動物解放》)

 

Peter Singer在他著名的《動物解放》一書中,提到寫這本書時,曾和一名很愛動物的婦人談天,婦人問及Singer自己是否養寵物?Singer回答沒有。婦人相當驚訝,認為這麼努力追求動物保護的學者,若不是基於愛動物,會是為了什麼?

Singer說,他對動物並不關心,也沒有愛,只是覺得人們不應如此對待其他的生命。亦即他不會去摸摸貓狗,也不會去養他們或照顧他們,但他認為我們現在對待動物的方式,是殘忍而且違反道德的。

 

我的動保之路:從一台老車開始

雖然我的動保旅程並沒有成就什麼豐功偉業,但這卻是我之前完全不會想到自己有天會去做的一件事。而剛開始,其實是源自一個偶然。

話說當年,我的學生王念庭在Facebook上貼了一個訊息,她寫道:學校宿舍有隻名叫「小白」的流浪狗受傷了,她沒有錢送他去獸醫院。未久,一位同系的老師胡郁盈回文說:她可以出錢,但是沒有車。結果,最後就這樣找上了有車的我。

會找上我的理由,並不是因為我愛狗,而是因為我有台20年的老車,評估我應該比其他人願意載「髒髒臭臭」的流浪狗。果然在我毫無準備的的狀況下,不但載了小白去醫院,小白也本能地尿在我車上,留下了地域性的印記。

此後,我開始留意學校的流浪動物,了解他們的處境,但對於動保這塊領域,我根本連最基本的TNR是什麼都不知道,處於完全無知的狀態。

慢慢的,我先簡單地從網上找資料,接著與校外動保人士及大學動保社團交流學習,才漸漸了解流浪動物的問題以及動保社團經營的重要。另方面,我繼續和學校師生一同餵食校內流浪動物,與他們建立關係,之後一隻隻的帶去結紮。

為了確保校內流浪動物的安全及健康,後來我們決定成立社團,而王念庭同學自然成為第一任創社社長,並將社團命名為「狗狗GoGo社」,然後開始在校內招募社員。

創設起源的流浪狗「小白」。他並在20年老車上,留下氣味濃厚的「印記」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創設起源的流浪狗「小白」。他並在20年老車上,留下氣味濃厚的「印記」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為了流浪動物:南華大學Go Go Go!

成立社團之初,除了建立照顧校內流浪動物的機制外(餵食、健康醫療及TNR等),最主要的工作,是與學校溝通協調,支持我們對於流浪動物管理的理念。

和學校開了幾次協調會後,我們做成幾項重要規範,比如──將流浪動物的管理責任交到「狗狗GoGo社」的社員身上,確保動物權益;同時將行政權責從管理「物」的總務處,轉移到管理「生命」(學生)的學務處,並制定了「南華大學流浪動物管理辦法」;將工作目標定位在友善校園的營造上,積極在校舉辦各類動保講座、工作坊等活動,結合校內師生及校外動保團體,營造友善動物的校園氛圍。

更重要的是,在教師及學生的遊說下,學校也參與支持──在校內各重要路口,設置了全台第一個專為流浪動物設計的「小心動物、減速慢行」的交通立牌;並在全校每一間廁所及便池前,設立「校園流浪動物管理」宣導牌,讓全校學生了解「狗狗GoGo社」管理原則及規範。

因為這這種種措施,南華大學確實慢慢營造出友善動物的氛圍。其實,在社團成立之前,很少看到學生和流浪動物在校內的互動,但是經過社團努力經營後,常見非社團成員會叫著狗狗的名字,或圍著懶洋洋躺著的流浪犬;而流浪狗狗們也變得願意親近人,看起來不再是畏縮懼怕的樣子。

定期幫狗狗洗澡:校內流浪動物的照顧、管理責任,全數都在志工隊的社員身上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定期幫狗狗洗澡:校內流浪動物的照顧、管理責任,全數都在志工隊的社員身上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南華大學校內的流浪狗狗們,不再是畏縮懼怕的樣子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南華大學校內的流浪狗狗們,不再是畏縮懼怕的樣子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送養會:結合校內師生及校外動保團體積極參與友善動物的行動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送養會:結合校內師生及校外動保團體積極參與友善動物的行動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走出校園:從解決流浪動物問題到社區關懷

除了校內友善動物的氛圍經營外,「狗狗GoGo志工隊」(後更名)也開始走出校園,主動參加民間團體舉辦的遊行及修改《動保法》的運動。

雖然本校志工隊不是運動的主導者或規劃者,但學生也漸漸明白,動保不能只是「愛動物」而已,也應該對社會環境及法規制度有所了解,並以公民行動來改變現狀。

然而真正讓學生學習到完整自主規劃的動保運動之路,則是其後我們走入了社區推廣。

一開始,志工隊是以學校鄰近社區為先,想解決不斷從鄰近社區進入學校的流浪犬。原本的初衷是,如果解決了社區流浪動物的問題,就能夠決解決南華大學流浪動物的問題。

志工隊很天真地設定了計畫,以「上林社區」為實驗社區,經由教育部「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著手進入了社區。其構想是將在學已建立的那一套管理模式,導入到社區,逐步建立社區的自主管理能力,運用社區力量徹底解決流浪犬的問題。

當時,大家還相當雄心壯志,試圖讓周邊好幾個社區,都建立起各自的營管理模式,並再進一步推廣到其它社區。如果全台大部份的社區,都有一套流浪動物管理機制,如此一來台灣的流浪動物問題,就可以在社區中獲得大部份的解決。這便是我們一開始設定的「動保蒲公英計劃」。

我們初步計畫在「上林社區」營造為友善動物的社區,成立動保志工隊,同時也協助建立流浪動物管理機制(送養、健康醫療,TNR等)。但是後來發現,社區的動保氛圍營造,遠比我們想像要複雜很多。

首先,光是要打進社區就很難,同時社區高齡化相當嚴重,送養、TNR都需要年輕人參與,因此對社區裡的小孩、老人及中壯成人,就必須採取不同的推廣方式,才能與動保產生連結,並啟發動保的自覺教育。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志工隊因此申請了「全民社造行動計劃」、「嘉義縣社區規劃師駐地輔導計畫」、「青年社區參與行動計畫」等校內外不同的計劃來深耕社區,計劃內容包括:動保教育、動保政策、社區課輔、社區凝聚力、生命記憶連結、甚至是老屋重建。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社區流浪犬的問題,已不單是成立動保志工隊及套用固定管理模式這麼簡單,其涉及的範圍還包括:社區文化、社區結構、社區營造、老人關懷、小朋友的陪伴等。

這些計畫、活動的推廣,竟然也讓我們在上林社區一待就待了四年,陸陸續續培養出社區新生代的孩子,並具備強烈的動保認同及送養、照顧的能力。

志工隊學生社員自主規劃的動保營隊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志工隊學生社員自主規劃的動保營隊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上林社區的老屋活化:「78號亭仔腳」世代融合的交流空間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上林社區的老屋活化:「78號亭仔腳」世代融合的交流空間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深耕社區,培養出具動保認同及送養、照顧的能力的新生代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深耕社區,培養出具動保認同及送養、照顧的能力的新生代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社區營造:「上林故事屋」的社區小朋友動保攝影展開幕,集結社區老、中、青的相挺及參與(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社區營造:「上林故事屋」的社區小朋友動保攝影展開幕,集結社區老、中、青的相挺及參與(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第一次的海外志工服務:泰北的滿星疊大同中學 <br>(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第一次的海外志工服務:泰北的滿星疊大同中學
(資料來源:南華大學 狗狗GoGo志工隊臉書)

 

這是對的、也應該去做的事情

如今,社團已邁入第六年,我也和社團及學生一起成長學習了六年。六年間,每當校內犬隻圍著我開心雀躍時,都會有學生及老師問我:「一定是很愛動物吧?」

對於這些問題,總讓我想起前述Peter Singer的故事。事實上,與學生相較,我的愛心實在差得很遠。但「動保」是一件對的、也應該去做的事情。在六年的時間裡,學生和校內的狗狗們教給我的,比我付出的多更多,尤其是生命關係的連結。

如今每當我坐在學校的階梯上,「小黑」及「瞇瞇眼」圍過來,在我身旁安心陪伴時,都讓我感到十分喜悅及滿足。

我想生命關係的連結,就是在於建立起最單純的信任關係裡。這些純粹的生命互動及感知,是在人與人的生活實踐中很難體會到的。

 

動物當代思潮」,跨域討論各項動物保護議題,並與國外經驗相互檢證反省,期使台灣「動物保護學」能持續成熟茁壯。

《網友觀點》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