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抗的是病毒,不是肺炎—為仇中而跟中的荒謬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病毒開始在美國肆虐的時候,我人重災區紐約當特派員。當時川普一天到晚在喊China Virus,我的職業病並告訴我,出門採訪要小心。我故意在口罩上圍一條頸巾,然後戴上墨鏡,把自己打扮成很嘻哈的裝扮,這樣看不太出是亞裔。

那時看台灣一天到晚把武漢肺炎掛在嘴上很感慨,國人或許不會想到在美國很多的台灣人必須面臨亞裔仇恨。但是說實在,硬要強調武漢這兩個字也不能說不對,至少目前所知武漢的確是病毒起源地,但是我想破頭也想不出為什麼要堅持用肺炎。明明肺炎只是新冠病毒會引發諸多症狀的一種。

後來因為台灣對外宣稱最早向WHO示警新冠病毒人傳人,我才有了答案。台灣CDC寫給WHO的信件上面說,根據新聞報導,武漢傳出了七個非典型肺炎的例子,但不是SARS,目前正在隔離治療中。然後要WHO分享訊息。這個對於外國人來說完全沒有示警意涵的信,重點其實在非典型肺炎幾個字。

SARS最初在大陸被發現的時候,沒有一個醫學上的名稱,但是因為感染者共同的特徵是肺部受損,所以中國以非典型肺炎稱之。後來知道是受到冠狀病毒的感染,因此WHO正式命名為SARS。Serv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嚴重急性呼吸道徵候群)。這還真的顯示出醫療專業的功力。因為它就是一種會影響人類呼吸道的疾病。Sars被定名之後,台灣採用國際標準,而不是用肺炎。但是這一次武漢傳出有非典型肺炎之後,台灣即使在WHO正式命名為SARS-COV-2 之後,卻堅持用武漢肺炎。

用肺炎來形容SARS-COVID-2的只有中國和台灣。(湯森路透)

光是用這個名稱就知道台灣防疫不太可能會成功。新冠病毒最可怕的地方是它可以完全沒有症狀,又可以影響我們人體每一個器官。雖然肺部出問題的確是很普遍的症狀,但是不只肺炎,還包括肺纖維化,那又是另一個專有名詞。

台灣衛福部辯解說武漢肺炎是俗稱,但是政府機關用俗稱來規範疫情就衍生出法律上的疑義。衛福部在去年一月十五號新增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但是完全沒有新冠病毒的字眼。試問如果檢驗結果是陽性但是沒有得肺炎的人是不是通通不適用了?再者,台灣的統計數字怎麼在國際上發表?雖然現在衛福部改口用COVID 19,但是之前英文稿慣用Wuhan Pneumonia,外國人看了會以為是得了一種武漢的肺炎。可是事實上所有案例中真正得了肺炎的比例有多少?然後在武漢得的肺炎一定就是新冠病毒所造成的嗎?感冒也可能得肺炎不是嗎?最後,台灣的檢驗也太過神奇了吧,一個核酸檢測就能發現肺部有沒有發炎。那還真是全球首創。

放眼全世界,我相信用肺炎來形容SARS-COVID-2的只有中國和台灣。大陸至少是用新冠病毒肺炎,但是台灣就只有武漢肺炎。這個只要有一點邏輯就會知道的錯誤,在台灣卻沒有引起討論。不只許多醫療專家繼續犯錯,許多媒體也是天天用這個俗稱報導疫情。這個現象證明台灣只關心意識形態,一天到晚討論該不該用武漢,其實真正的問題是在肺炎。就算是要仇中也要正確,川普至少沒說錯,他用的是China Virus (中國病毒)。全球現在對抗的是病毒,不是肺炎。是病毒在變異,是病毒在傳染,不是肺炎。

我不知道那些堅持用武漢肺炎的知不知道自己捨棄了國際標準,去沿用大陸SARS初期的俗稱,而且是一個醫學上不正確的名稱。為了仇中而跟中,不是更加可笑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上報內容:

【新冠肺炎】廣州局部封城! 印度變種病毒「早茶傳播鏈」擴及佛山

10 大疑問一次解答!新冠肺炎疫苗 Q&A

【新冠肺炎】廣州「早茶傳播鏈」增至11人 「不到6天傳3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