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黑夜比白天更亮 看這群工程師如何以最高標準守護高雄

李英慈
·6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月光為全球半導體封測龍頭,客戶遍佈全球,產線也是 24 小時不停歇。而點亮廠區夜空的,不只是辛勤的生產線,還有一群稱職的「守護者」。

2013 年的廢水汙染事件重創公司形象。日月光痛定思痛,當時加入的水務部簡主任工程師提到,「光看人力配置,就知道公司投入的資源不一樣,一棟建築物就有一組人力負責。」

簡主任工程師笑道,「老實說,是進了公司之後才知道壓力。」公司每兩週舉辦一次環保議題會議,由總經理直接主持,期間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匯報,有問題,就改善,不管花多少經費和資源,「最高指導原則,就是不讓一滴不合格的水流出去。」

投資環保 招兵買馬決心徹底改革

水務部簡工程師分享:我有比別人更好的設備,如果我還顧不好,就是我不對了。(圖/謝昇佑攝影)
水務部簡工程師分享:我有比別人更好的設備,如果我還顧不好,就是我不對了。(圖/謝昇佑攝影)

水務部簡工程師分享:我有比別人更好的設備,如果我還顧不好,就是我不對了。(圖/謝昇佑攝影)

水務部的主控室裡有即時監控系統,時刻監督廠區的廢水處理狀況,還有一台直接連線到高雄市環保局的儀器,水質若超過法令標準,警報器就會立即響起。簡主任工程師提到,當班人員平均半小時至一小時就接到電話,無論是產線的廢水排放、或有任何異常,全部都得通報並立即處理。除了監看數值,水務同仁還得實際去廢水排放的地方取樣,確保現場的水質跟儀器沒有誤差。

雖然都是機器作業,「但每天都是戰戰兢兢。」同樣處於環安衛部門的空汙成本部專案工程師王喬智說。廠區排放的每一股氣體都會被煙囪的感測器監測,感測器的數據同樣即時連線到環保局。王喬智每天大約要花半天時間至樓頂巡視儀器,確認儀器的數值以及設備正常運作,風雨無阻,連颱風天都得穿著雨衣親自確認。

若出現異常,工程師們要馬上追溯發生原因,找出哪條產線、哪個樓層、做了什麼事導致數據異常,並在期限內處理完畢。王喬智舉例,空汙的處理時限是一小時,若一小時內還未能恢復正常,就會通知環保局,並告知產線先減產以減少污染,直到問題解決。

正因為設備 24 小時運轉,工程師們雖然有分日夜兩班,但日班同仁也會需要半夜接電話、甚至直奔廠區處理。王喬智提到,有次半夜接到電話,值班工程師說設備突然停擺,幸好平時的訓練扎實,問題很快就被排除。

「當工程師都是這樣啦,本來就是要去專注你管理的設備。想要晚上好好睡的話,你就有責任要讓設備好好運轉,平時(對人員的)訓練也很重要。」王喬智說。

「超前部署」的環保標準

廠務人員之所以如此兢兢業業,是因為日月光的標準是遠高於法規。簡主任工程師驕傲地指出,主控室裡跟環保局連線的超標警報器從來沒響過,「符合法規只是公司的最低標準。」他提到,日月光對「異常」的標準是,只要與平常製程的數據不同,就要馬上找出原因。

他舉水質指標化學需氧量(COD)為例,法規標準是 100ppm,假設內控平時操作平均值是 20 ppm,只要數值超過,「我們就要趕快下去查了。一般人可能覺得平常數值是 20,現在跑到 40ppm,雖然離法規還很遠,但這對內部已經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在專業人士眼中,內控要做到這麼嚴格的地步,真的要投入很多的心力跟資源。」簡主任工程師說,「只要是環保設備需要維修、保養的,公司都會馬上讓我們去做,因為這(環保)是公司非常重視的事。」

王喬智也是在K7事件之後加入日月光,「當時公司的處理方式,讓我感覺到日月光的文化,就是要不停地去挑戰,然後徹底解決問題。這個文化是很棒的,讓我學習到要勇於去挑戰不一樣的困難,讓我自身可以成長。我成長了,公司也成長了。」

犯錯就反省 不再犯第二次

空汙成本部專案工程師王喬智說:我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就是愛家鄉的方式,我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保護它。(圖/謝昇佑攝影)
空汙成本部專案工程師王喬智說:我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就是愛家鄉的方式,我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保護它。(圖/謝昇佑攝影)

空汙成本部專案工程師王喬智說:我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就是愛家鄉的方式,我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保護它。(圖/謝昇佑攝影)

讓王喬智印象深刻的是,曾經被廠區附近居民投訴有怪味道,環保局稽查科與檢測公司的人立刻找上門。「我們趕快去找源頭,做了緊急處理,後來請教專家學者,趕快把他們建議運轉參數需要哪些設備不足的地方補足。」

王喬智提到,「一發生事情,內部就是高度警戒,很多人都在關心,都在盯著你把它做好,最後,我們很迅速地解決,再請環保局來確認改善進度,並提供數據報表和佐證資料給里長,說明我們做了哪些改善,讓他們安心。」「所以我們責任非常大。」簡主任工程師說:「我們廠長常講,以產線的角度來講,這批貨如果出問題,可能只是影響一批貨;但是就廠務設備而言,他是服務整棟建築物、甚至整個園區,只要一有異常,就是影響整個廠區的產能,損失是非常大的。

他也提到,「我非常認同公司的高標準,因為這就是把事情做好的方法。事情發生,就是自我檢討,不要讓它再發生第二次。」

保護高雄的天空 就是我愛家鄉的方式

身為日月光人,兩位工程師不約而同地提到,公司願意將資源投入環保領域,讓他們有好的設備能夠守護天空、水資源,令他們感到非常驕傲。

「日月光的主管常說,在這裡沒有不可能的事,只要所有人都投入心力一起努力,就可以達到目標。」簡主任工程師說,「我很感激公司願意投入環保,這不是每間公司都辦得到的。日月光願意做,我們就有責任把這些設備維護好。我很驕傲的是,我們有比別人更好的設備,如果還顧不好,就是我不對了。」王喬智笑道,「我們面對外部來的環保稽查都不會害怕,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沒有問題。」

經過日月光的煙囪時,王喬智都會這樣告訴家人:「你看煙囪排出來的白煙,你覺得是廢氣還是水蒸氣?它是水蒸氣,因為飄出來不到一分鐘就消散了。」王喬智提到,「人們就是相信眼睛看到的、鼻子聞到的東西,我就教他們怎麼看。」

身為高雄人的王喬智十分自豪,「我是高雄的子弟,我作好份內的工作,這是我愛家鄉的方式。不讓排出去的氣體有污染到高雄天空的疑慮,這是我每天在做的工作,我就是在保護高雄。」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當生態環保成為日常 三位國小老師從孩子身上學到的一堂課
相關報導》 就醫路不再遙遠! 這台醫療車「凸」全台灣 成偏鄉照護的最後一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