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國接種疫苗」

栗田人見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現在不管是對世界上哪家公司出產的疫苗,總還是有很多人抱有懷疑的態度甚至抗拒的心理。這些疫苗到底效果如何?安全性高不高?風險大不大?……可能任何疫苗都沒有100%的安全保證,但和被感染病毒的危險比起來,我相信疫苗能給我們帶來一定程度的保障。不打不能改變現狀,那還是接種好。各個國家和醫藥行業不是都為此付出了巨大成本嗎?

2020年1月份即將迎來春節之際,我從北京返回日本過年。時間就剛好是武漢宣布封城的前後。說實話,雖然我回日本之前沒有去過武漢,但回到日本之後,我不好意思說起我剛剛從中國回來。到了2月份,中國還在持續處於緊張狀態,我回北京的計劃也被無限延後。就這樣,竟然在日本一直呆到2020年12月初。在相隔了11個月的時間,我終於能回到空巢已久的北京的房間。

在日本逗留期間出門一直提心吊膽,即使個人防疫措施十分嚴謹,還心裡有所不安,是不是在哪裡無意中就會被感染病毒?而到了北京就不一樣了,大家大都自覺做好防疫工作,不管去哪裡甚至小商店都有要掃健康碼。雖然有一點麻煩,但這樣做,安全度才能提高,上街也沒有像在日本時那種緊張感,走路時感覺好像我的身體漂浮在空中,那麼輕松,反而覺得哪裡有不對的。

今年1、2月份,中國全國又進入了緊急狀態,進出京都有限制,基本上跟在日本好幾個月居家辦公一樣。但經過嚴格管理疫情很快又得到了控制,到了3月份大家的行動自由基本又恢復了。與此同時北京市內也開展了接種疫苗工作。

2月上旬我居住的小區居委會在微信上發來了“社區居民預約新冠疫苗登記接種工作”的通知。我立刻打開文件,心裡一陣興奮。但是把通知看到中間,卻看到“外籍人員不參與接種”這一句。一開始不敢相信,瞪著看一會,還是一樣。改天去居委會打聽詳情,結果還是一樣的。我對居委會的工作人員說,為了工作方便我自己掏錢也想接種,但居委會的回答是,這批是對中國國民安排的,外籍人士支付費用也接種不到。我心裡有點遺憾,但也能理解。中國政府還是應該先要保護自己國民,這是對的。那現在沒有其他方法,也就沒必要為此心煩了。不過沒想到沒多久,到了3月下旬北京市啟動了在京外籍人士接種疫苗的工作。

手機萬能,我掃了個二維碼,錄入自己信息並預約,在幾分鐘內就准備就緒。中國居民的接種點分散在各個社區,而我所在的海淀區的外國人接種點則集中在區內的一個地點。我在選擇預約時間的時候看到了名額還很充裕,看來還沒有多少人申請,或者住在這個區域的外國人不多?果然在現場我看到的其他外籍人士除了我以外就只有一位,而且她應該是華僑。

被安排的接種點是“中關村國際自主創新示範展示中心”,那是一個很大的活動設施。很意外的是,場地外面入口和展館入口管制都很放松,疫苗預約記錄、健康寶都不需要查,誰都可以隨便入場。到了館內登記處發現那裡是60歲以上的老人接種區。這讓我想起了第一批接種是有年齡限制18-59歲,這點跟我祖國相反,在日本是先讓被感染易患重病老人接種。目前在日本還沒有正式給老百姓普及接種疫苗。

我看現場好像只有老人區,登記等候區的椅子坐滿了等待接種的老人和陪伴的家人。指示牌也顯示老人區。我以為走錯了,又出來問了門衛外籍人員接種點在哪裡,回答說還是這個地方。又進來看看,好不容易看到了最最裡面不顯眼的地方顯示著外籍人士接種區。接下來就是按照流程開始接種工作了。櫃台空空蕩蕩的,只有一位跟工作人員在講一口流利中文的華僑而已。不需要等候就開始健康咨詢和填寫登記表以及知情同意書。在同意書上一簽字,所有的後果都由自己負擔,說實話這時刻我還是稍微緊張了一下。但旁邊老人區那麼多的老人,有的還坐著輪椅來接種,看到這一幕,我立刻又充滿了勇氣。出示了護照、社保卡給櫃台後,我的個人信息都錄入到系統裡,工作人員給我看屏幕確認內容。我想到了去年回到中國在大連機場入境之前也體驗過的健康門診時的同樣步驟。好了,現在就可以接種疫苗了。進入到接種小房間。接種過程既簡單又快速,一切就在輕松的氣氛中結束了。

接種完之後,自己也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而且看上去到了留觀區的老人們也都沒有問題。穿著白大褂的護士在椅子之間走來走去,詢問在座的人們身體狀態。過了30分鐘可以離場,但我沒有注意打完疫苗的時間,只能估算了,差不多的時候站起來往出口處走。

在出口也有工作人員檢查是否過了30分鐘,要求提示同意書。這時候我才知道了,打完疫苗時護士在同意書上寫好了可以離開的時間呢。

這一天最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接種疫苗後還能收到禮物。掃描二維碼後回答問題,開始我磨磨蹭蹭,工作人員抄起我的手機剎那間點完,還給我手機並遞上禮物。

那份禮物是紙巾,還貼上“共築免疫長城 海淀鎮”的標簽。在廣播節目中我也聽到過鼓勵接種疫苗的歌曲,“苗苗苗”。

後來有個中國朋友問我接種的是哪一種疫苗。我竟然回答不上來。好像施打疫苗的時候完全沒有想起來向工作人員詢問一下。我拿出手機健康寶查看,才知道自己接種的是中國國藥的滅活疫苗。也有人問我,接種了中國產的疫苗擔不擔心?我回答說:“公司裡的中國員工早就接種過了,他們都活蹦快跳的。我為什麼要擔心呢?”

今後有相當長的時間我要留在中國生活,再加上還需要在中國國內出差,我認為接種中國疫苗還是最有利的選擇。

現在我的北京健康寶中可以看到我接種過的第一針疫苗的記錄啦。

本文作者是一名在北京工作的日企職員。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栗田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