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疫情現場:日本】解封 也回不到從前生活

京都可否
上報

這一個多月來,京都人的心情像是春天不安定的天氣般起起伏伏,一開始從希望被中央列入「緊急事態宣言」卻被拒絕,隨著疫情升高直到全國一同被列入緊急區域,京都則是直接往上跳一級成了13個「特定警戒都道府縣」中的一員。4月16日第一波宣言開始之初,很能感受到生活上看不見的緊張氣氛,打開電視看到畫面,也出現不常見的上下左右都是訊息跑馬燈 (雖說這在台灣是常態),白天平常能聽到的車聲少了,窗外看出去行走的人幾乎也沒了,空氣中沉默的安靜更加深大家對看不見敵人的緊張。

走在昏暗的隧道中,解除日的5月7日是遠處傳來的光亮,想著走到那一天生活多少能恢復些正常吧。試想,已經兩個月沒學校可去、沒處可發洩活力的小孩、利用視訊工作上班開會的父母、煮不完的三餐和瘋狂採買食糧的無限輪迴,這些偏離日常軌道甚遠的生活型態,若非平常家人之間累積足夠的溫情存款,在日式生活小空間下大小事情都能產生摩擦,過去歲月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都也成了往日美好情懷。

所以,5月4日安倍首相宣布緊急事態宣言解除日要延長到5月31日時,雖可預期但國民還是崩潰者多,而身扛經濟民生最直接責任的縣市首長,等不及中央提出更積極的出口戰略(恢復經濟活動),在大阪府知事開了第一槍宣布自己的「出口戰略」,即當該地域的「新感染者數」、「路徑不明感染者數」、「PCR檢查陽性率」、「重症病床使用率」達到自訂標準後,就會開放恢復更多的經濟活動。於是各地首長,一個又一個跟進大阪腳步,京都也在12日宣布自己的京都版本出口戰略。

中央政府此次面對疫情的「謹言慎行」,讓國民和地方首長都急得跳腳也抱怨連連,於是更貼近民意的地方首長急需面對人民提出更有力的政策和態度讓人人有所適從,同時也要看得到隧道盡頭。也許是因為更多壓力,原本預計在5月14日優先解除非特定警戒都道府縣的34縣的自肅令(封閉管理),中央13日晚間更是加碼宣布特定警戒都道府縣的茨城、石川、岐阜、愛知、福岡5縣連同也一起解封。至於,原本解除呼聲極高的京都,因為與大阪、兵庫同列京阪神生活圈,只好繼續被點名留校察看,和北海道、千葉、埼玉、東京、神奈川、大阪、兵庫一起默默地忍耐再忍耐了。

解封後的生活,我猜想肯定是不會回到從前了,光是輕鬆喝杯咖啡時聽到他人的乾咳和噴嚏,要壓抑住瞬間想要驚逃的衝動,恐怕也要花好長時間適應調整。好在以前踏遍不少咖啡店,累積許多的咖啡存款可以回味,即便解除自肅令我還可以再自主自肅一段時間。(本文轉載自京都可否臉書專頁)

解封後的生活,我猜想肯定是不會回到從前了。(京都市裁判所/圖片取自京都可否臉書專頁)

※作者現居京都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恐慌指數飆高? 市場唯有它高檔不墜!

【防堵N號房】立委推專法保障性自主 性霸凌偷拍影片須「限時下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