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孩子 ADHD:缺失的教育資源,漏接的特殊學生

端傳媒記者 呂苡榕 發自台灣
ADHD_1
ADHD_1

這是兒子第四天拒絕上學。在報「中輟」之前,老師終於打電話來,要和媽媽文華談談,怎樣協助這個男孩回到國小三年級的校園。

談起兒子的狀況,文華深深吸了一大口氣。幼兒園時學校老師就發現文華的兒子會「反抗老師對於課堂秩序的要求」,因此提醒文華注意一下孩子的狀況。「我那時有感覺他有些地方很特殊,像是不能和別人眼神接觸,搭電梯時會繞着大人轉圈。」細數生活上的小毛病,文華說自己一開始擔心兒子有情緒障礙,趕緊帶着兒子去大醫院檢查。但醫生評估後覺得沒問題,轉介了社工,「社工也只說他是處在過渡期才會有特殊反應」,文華回憶,當時看似只是虛驚一場。

只是升上小學一週後,文華去學校接兒子時遇上了特地在校門口等着她的導師。「老師跟我說小孩感覺『比較特別』,她希望可以協助孩子。」正好前一天晚上,安親班的老師同樣也對文華說,「孩子有些特別。像是安親班老師叫大家拿出『回家作業』來寫,我兒子卻堅持不要,因為那是『回家作業』,得要『回家』寫,不能在安親班寫。」這樣的巧合讓文華再度心急起來,帶着兒子又到另一間大醫院檢查,這才鑑定出兒子有亞斯伯格症,之後更合併出現情緒障礙與「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

家長、導師、輔導機制配合,缺一不可

這幾年因為台北市長柯文哲,讓亞斯伯格症廣泛被外界了解。不過 ADHD ,近年來更是多見於兒童,隨着衛教知識提升,學校老師對於學生的特殊狀況也更有敏感度。

文華的兒子合併兩種以上的症狀,上學時他會躲在桌子底下,老師講課也無法認真聽講。在兒子拿到醫院診斷證明後,學校開始協助安排他接受特殊教育學生「鑑定及就學輔導會」審查,同一時間,校內輔導系統也隨之啟動,每天早自習時孩子可以先待在輔導室穩定一日的情緒後,再回教室上課。等通過審查,拿到特殊生身份後,巡迴輔導老師會在下課後為孩子進行特殊教育,而在校時,孩子在非主要科目的教學時間可以到資源班上課,參加改善人際互動等符合需求的課程。

鑑定及就學輔導會

學校之外,文華帶着孩子自費做諮商,每個小時1500元(約381港幣)。另外也為兒子選擇戶外活動較多的課輔安親班,讓孩子有時間游泳爬山。「班上導師會一直跟我溝通,了解小孩的治療狀況,以及學校可以搭配的方向,讓治療可以延續到一般日常。」

「老師也會針對孩子的狀況放寬他的學習成果標準。像是寫國字,老師就不會要求他一定要寫得多漂亮,只要寫對就好。」那兩年,學校老師與輔導、特教系統的搭配,讓孩子的狀況相當穩定,學習上也沒有太多障礙。文華堅持,沒有讓孩子服用藥物。

但是升上三年級,學校換了老師……

詳原文:我家孩子 ADHD:缺失的教育資源,漏接的特殊學生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