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孩 ADHD:健保大餅怎麼分,決定小孩能看哪種醫生

端傳媒記者 呂苡榕 發自台灣
ADHD_3
ADHD_3

「國一他開始吃藥那天我們全家到外頭用餐。以前在餐廳吃飯,他整個人會很躁動、一直走來走去,一下碰這個一下弄倒那個,絕對沒一刻得閒。但那天他狀況非常穩定,靜靜地吃完飯以後跟我說:他要回家念書了。」那個寧靜的片刻,讓佳佳直呼神奇。

吃藥是兒子主動要求的。國小三年級時,佳佳發覺孩子注意力不集中,本身是特教背景的她和朋友商量後,決定帶孩子去看醫生。佳佳回憶看診過程大約二十分鐘,醫生請佳佳和學校老師填了量表,也做了魏氏智力測驗後,鑑定孩子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

根據台灣衛福部出版的《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衛福部心理衛生專刊》, ADHD 可分為三大核心症狀,其比例分別為:注意力不足(30%-35%)、過動和衝動(10%-15%)以及混合型(50%-60%)。各國研究的盛行率介於5%到12%之間,台灣的兒童盛行率大約5%到7%不等,其中男女比例約4:1。

佳佳自述孩子小時候精力旺盛,「幼兒園午休時他為了不睡覺還會故意尿床。」長大後注意力短暫,即便是自己喜歡的課外讀物,看不了多久就會分心。幸運的是孩子沒有「衝動」症狀,不容易與人起衝突,因此在學校並未引起糾紛和困擾,也沒有人際關係上的麻煩。

三年級帶孩子鑑定出 ADHD 後,佳佳沒有給孩子服藥,「一開始有吃藥,但吃了以後他胃口會變很差。當時國小我覺得好好吃飯比較重要,功課成績沒關係,所以就沒吃了。」

但到了國中,孩子自覺開始有功課上的壓力,因此主動提起吃藥來穩定症狀。

ADHD_繁
ADHD_繁

用藥成為治療 ADHD 主流

目前台灣使用在治療 ADHD 的第一線藥物分為:短效型的利他能(Ritalin)和長效型的專思達(Concerta),兩者主要成分都是「中樞神經興奮劑」(Methylphenidate,MPH )。藥物治療的效果十分顯著,在該領域相當權威的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任高淑芬表示,藥物治療的效果不僅有國外研究佐證,台灣本身也有許多研究可供參考,用藥後「真的可以改進腦功能和專注力」,且藥物副作用低,目前主要副作用為胃口不佳,部分個案用藥後會有頭痛和胃痛等症狀。

藥物治療儼然成為 ADHD 的主要療法。但高淑芬也在其著作《家有過動兒》裏強調:使用 ADHD 的藥物必須相當嚴謹,確診前必須經過兒童精神心智科醫師的多次問診,確診後,還須加上「症狀已經嚴重影響學習與人際關係」,才建議使用。若尚未確診,或行為困擾並不嚴重,還是以行為治療、親職教育與學校輔導教學為主,努力矯治孩子的行為。

不過家長的就醫經驗卻不如理論所述的那般精密,藥物使用似乎也不……

詳原文:我家小孩 ADHD:健保大餅怎麼分,決定小孩能看哪種醫生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