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寧可自殺也不要被迫嫁給神學士!」無處可逃的阿富汗離婚婦女境遇堪憂

--阿富汗俗諺「女人只有穿著白色婚服才能離開父親的房子,只有穿著白色的裹屍布才能回來。」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中央政府遭推翻,阿富汗女性擔憂未來命運,離婚婦女更是憂心忡忡,她們無處可逃,擔心往後在神學士統治下無法再獨自生活。

阿富汗社會極度保守,主動離婚的婦女往往被家人拋棄,並遭到阿富汗社會排斥。阿富汗婦女做許多事往往需要男性親屬參與或保證,例如租房,因此她們想要享有基本權利就必須努力爭取。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寫道,雖然目前沒有阿富汗離婚婦女、寡婦、單身女性人數的統計數據,但據信阿富汗有數千名女性獨自生活,尤其是在城市。

阿富汗離婚婦女面臨各種生活障礙

儘管社會污名與獨立生活的種種障礙存在,但目前依然有離婚婦女住在阿富汗,洛琪雅(Roqia)與塔希拉(Tahira)就是其中2位,她們以阿富汗難民的身分再伊朗出生,分別在7、8年前離婚,現在共住一間公寓。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洛琪雅向《衛報》透露:「我20 歲時,家人把我嫁給我們不太了解的男人,但他不是好對象,我們7年後離婚了。」不久後,洛琪雅意識到自己不僅是與丈夫離婚,也是與家人與社會脫離,她說:「我遭到拒斥,一無所有,無處可去。我帶著5歲兒子去找我父親,但他已經奄奄一息,我的生活裡沒有其他男人能幫助我,我哥哥幾年前去世了。」

洛琪雅身邊的人都疏遠她,她說:「我媽媽與其他親戚排斥我,他們說我不聽他們的建議就離婚,他們反對我離婚,所以我在他們家中不再有一席之地。」

2009 年,30 歲的洛琪雅帶著兒子回到阿富汗,她說當時阿富汗的未來似乎比較光明,也更充滿希望。這對母子在喀布爾的婦女收容所度過了寒冷的冬天,洛琪雅說:「當我意識到自己連續幾天都無法餵飽我的孩子,就決定將他交給我丈夫的家人。」

塔希拉來自阿富汗西部城市赫拉特(Herat),她說:「我19 歲時,家人就把我嫁出去,但我甚至無法和他一起生活2年,於是我離婚了。」離婚後不久,家人就疏遠她,她透露:「他們不和我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也不碰我煮的食物。他們會告訴我,『妳是離婚的女人,妳煮的食物不乾淨』。」

最後,塔希拉厭倦了情緒壓力與精神壓力,於是決定離開:「某一天黎明,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我離開了家人,身上只有穿著的那套衣服。我搭上前往喀布爾的計程車,再也沒回頭。」

阿富汗女性擔心被迫與神學士戰士結婚 

1996年到2001年,神學士掌權期間曾禁止女性外出工作與受教育,目前神學士佔領的阿富汗許多地區已經實施新規定,包括婦女行動受限,女性不得離開家,除非穿上包覆全身的罩袍「布卡」(burqa)並有男性監護人陪同。洛琪雅對未來憂心不已:「如果神學士接管喀布爾,他們將不允許我們過現在的獨立生活,到時我們甚至無法離開家,因為我們沒有男性監護人。」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神學士」游擊隊15日攻進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女性未來處境可能將變得更惡劣(美聯社)

此外,神學士會強迫年輕女孩及寡婦與神學士戰士結婚,塔希拉說如果她們被迫嫁給神學士,「那麼我們就會自盡,這將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我覺得被背叛了!」神學士攻入喀布爾 阿富汗女學生人生一夕變色
相關報導》 阿富汗陷落震驚華府 國務卿布林肯坦言:神學士攻勢「比預期快速」

更多相關新聞
塔利班宣告大赦所有政府官員 呼籲回到工作崗位
報新聞突接到「塔利班來電」 影片流出瘋傳
回顧駐阿富汗歲月 英國士兵歎:平白無故失去雙腿
監獄大門開了 塔利班釋放囚犯 ISIS、蓋達高層背大包小包湧出
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20年又撤兵 從一事件開始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