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逃,因為每分鐘都發生爆炸!」逾52萬人逃離俄烏戰火,聯合國:烏克蘭難民將多達400萬

·5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許多烏克蘭人逃離家園,根據聯合國估計,目前已超過52萬人逃到其他國家,而且這個數字持續增加。2月28日,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表示,除非戰爭立即停止,否則未來數週內,逃到別國的烏克蘭難民預計將達到400萬人。

2月28日,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格蘭迪(Filippo Grandi)表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超過52萬人逃離了烏克蘭,而且這個數字每小時都快速增加。他說這是自巴爾幹戰爭以來歐洲境內規模最大的難民潮。

格蘭迪說2月24日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之後,目前超過28萬名烏克蘭人逃往波蘭,9萬4千人逃往匈牙利,近4萬逃往摩爾多瓦(Moldova),3萬4千人逃往羅馬尼亞,3萬人逃往斯洛伐克,另有數萬人逃往其他歐洲國家,也有許多烏克蘭人逃往俄羅斯。

2022年2月28日,一名烏克蘭難民抱著孩子抵達與烏克蘭接壤的波蘭東南部梅迪卡(美聯社)
2022年2月28日,一名烏克蘭難民抱著孩子抵達與烏克蘭接壤的波蘭東南部梅迪卡(美聯社)

2022年2月28日,一名烏克蘭難民抱著孩子抵達與烏克蘭接壤的波蘭東南部梅迪卡(美聯社)

匈牙利

長期以來,匈牙利當局持反移民的立場,拒絕接受來自中東、非洲、亞洲的難民,但目前已向所有逃離烏克蘭的難民開放邊境,包括那些可證明擁有烏克蘭居留權的第三國國民。

此外,匈牙利也與一些外國政府達成協議,建立了「人道走廊」,將非烏克蘭籍的國民從匈牙利邊境護送到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與第二大城德布勒森市(Debrecen)與首都布達佩斯的機場。

2022年2月26日,一名烏克蘭婦女抱著兩個孩子,在匈牙利邊境的貝雷格蘇拉尼村檢查哨等待(美聯社)
2022年2月26日,一名烏克蘭婦女抱著兩個孩子,在匈牙利邊境的貝雷格蘇拉尼村檢查哨等待(美聯社)

2022年2月26日,一名烏克蘭婦女抱著兩個孩子,在匈牙利邊境的貝雷格蘇拉尼村檢查哨等待(美聯社)

數百名烏克蘭難民聚集在毗鄰烏克蘭的匈牙利貝雷格蘇拉尼村(Beregsurany)的臨時接待中心,等待當局將他們送到交通轉運的樞紐站,前往其他的匈牙利城市或更遠的地方。

那些在貝雷格蘇拉尼村等待的許多難民來自印度、奈及利亞或其他非洲國家,他們原本在烏克蘭工作或讀書。來自印度的阿邁德(Masroor Ahmed)原本在烏克蘭西部捷爾諾波爾(Ternopil)攻讀醫學,戰爭爆發後,22歲的他與另外18名印度學生一起來到匈牙利邊境,準備前往布達佩斯,搭乘印度政府籌劃的撤離航班。

阿邁德表示,雖然他們離開捷爾諾波爾時還沒遭遇暴力事件:「可能下一小時、下個月或明年會發生轟炸。我們不確定,那就是我們離開那個城市的原因。」

2022年2月26日,烏克蘭一名女性難民抱著孩子待在羅馬尼亞邊境小鎮錫雷特的難民帳篷裡(美聯社)
2022年2月26日,烏克蘭一名女性難民抱著孩子待在羅馬尼亞邊境小鎮錫雷特的難民帳篷裡(美聯社)

2022年2月26日,烏克蘭一名女性難民抱著孩子待在羅馬尼亞邊境小鎮錫雷特的難民帳篷裡(美聯社)

來自奈及利亞的齊拉(Priscillia Vawa Zira)原本是烏克蘭東北部大城哈爾基夫(Kharkiv)的醫學生,戰爭爆發後,她逃往匈牙利:「情況非常糟糕,我必須逃,因為每分鐘四處都發生爆炸。」

24 歲的帕夫盧施科(Maria Pavlushko)原本是烏克蘭西北部日托米爾市(Zhytomyr)的資訊技術專案經理,她說自己在喀爾巴阡山脈(Carpathian mountain)滑雪度假時,家裡告知俄羅斯開始入侵烏克蘭。她說:「我奶奶打電話跟我說城裡發生戰爭。」

帕夫盧施科逃往了匈牙利,接著準備前往母親居住的波蘭,而她的祖母仍在日托米爾市。她說父親留下來參加抵抗俄羅斯的戰爭:「我為他感到驕傲。我的許多朋友、許多年輕男孩會……殺死(俄羅斯士兵)。」

波蘭

根據《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入境波蘭的烏克蘭難民人數最多,來自伊拉克的學生阿比德(Otoman Adel Abid)原本在烏克蘭西部大城利沃夫(Lviv)讀書,戰爭爆發後,該市許多人陷入恐慌,相繼逃到波蘭。

2022年2月26日,波蘭邊境防衛隊成員協助烏克蘭難民進入波蘭(美聯社)
2022年2月26日,波蘭邊境防衛隊成員協助烏克蘭難民進入波蘭(美聯社)

2022年2月26日,波蘭邊境防衛隊成員協助烏克蘭難民進入波蘭(美聯社)

阿比德向《美聯社》表示:「每個人都跑去買點食物,我們聽見到處都是炸彈的爆炸聲。後來,我們直接收好包包、衣服、一些文件就跑到火車站。」

來自利沃夫的年輕烏克蘭婦女琵芙紐克(Natalia Pivniuk)描述人們擠成一團、推擠著上火車的情景,直呼「非常可怕,身體與精神都面臨危險」。她說:「人們承受著壓力……當人們害怕,就會變得自私,忘記一切,人們因為搭了那趟火車而心靈受創。」

德國

許多逃離烏克蘭的人正前往西歐國家。41 歲的施堤默曼(Aksieniia Shtimmerman)原本在首都基輔(Kyiv)一所大學負責電信工作,戰爭爆發後,她帶著4個孩子從基輔出發,經過3天的旅程,2月28日上午終於抵達德國首都柏林(Berlin)。

施堤默曼表示:「我在上星期五(2月25日)上午7 點抓著孩子逃離戰爭,而我們到達這裡之前,我甚至算不出來我們搭了多少輛不同的火車。」

她坐在柏林火車站內的長椅上,試著看懂傳單,上面內容是關於抵達新來者收容所的方式與地圖。她說現在自己只想找個她和孩子可以吃飯、睡覺、休息的地方。

德國內政部表示,截至2月28日上午,已有1800名來自烏克蘭的難民抵達,但隨著更多來自波蘭的火車抵達德國,這個數字持續增加。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德國向烏克蘭輸出軍事武器!《外交政策》:烏俄戰爭掀起柏林「外交政策革命」
相關報導》 俄烏和談無共識:烏克蘭總統簽字申請加入歐盟,普京稱「滿足三條件,我就不攻擊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