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拒絕不了官員」!中國新冠疫苗大廠被揭發行賄成習 科興黑歷史引國際專家擔憂

·9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新冠疫苗研發領先者之一、科興生物技術公司在法庭文件中承認,該公司約20年前就曾賄賂審核機構,以讓自家疫苗快速通過批准。中國的製藥產業素來缺乏透明度,但新冠疫苗對全人類世界來說如此重要,中國疫苗公司的可信賴度不免更讓人擔憂。

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肆虐時,科興生物技術公司(Sinovac Biotech)是最先展開臨床試驗的公司之一;2009年科興也成為第一個研發出H1N1新型流感疫苗並獲准上市的企業。然而,《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4日報導,科興生物執行長尹衛東2016年涉入行賄案件時透露,該公司從先前就一直賄賂監管機構,他說他無法拒絕官員的索賄要求。科興最後沒有遭到起訴。

行賄事實讓研發成果蒙上陰影

科興生物的新冠疫苗「CoronaVac」已進入三期人體臨床試驗階段,是全球疫苗競賽的三家中國領先者之一。科興在土耳其、印尼、巴西等國進行實驗,也已在中國國內進行人體試驗。不過國有企業國藥集團(Sinopharm)的疫苗動作更快,已獲得緊急批准並在大批官員、醫護人員與留學生等身上接種。另一家公司康希諾(CanSino)則與解放軍合作,獲得在解放軍中進行試驗的緊急批准。

科興至今還未公布詳細的試驗數據。美國生技公司莫德納(Moderna)11月中旬公布結果稱,該公司的疫苗「mRNA-1273」有效率高達94.5%;美國製藥業鉅子輝瑞(Pfizer)與德國BioNTech合作研發的疫苗「BNT162b2」也宣布有效率超過90%。

土耳其訂購了中國疫苗大廠科興生物研發的CoronaVac疫苗,但該公司行賄監管機構的歷史引發擔憂。(AP)
土耳其訂購了中國疫苗大廠科興生物研發的CoronaVac疫苗,但該公司行賄監管機構的歷史引發擔憂。(AP)

END scald=550400

北京科興成立於2001年,至今還未發生重大的安全醜聞,過去曾靠賄賂通過審核的疫苗之中,也不曾被發現有什麼問題,但這個消息仍然引發專家疑慮,認為需要為其疫苗增加額外的安全性檢查。

「這家公司的疫苗相關數據還未發表、未經過同儕審查,而有過賄賂的事實已讓其可信度蒙上陰影,」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New York University Langone Medical Center)醫學倫理部門主任卡普蘭(Arthur Caplan)說:「即使在瘟疫期間,一家有過道德瑕疵紀錄的企業,還是需要多加警戒其說詞。」

至少行賄300萬元

《華郵》指出,科興賄賂疑雲直到近幾個月、疫情危機以來才在全球獲得注意,畢竟全球政府都在苦等待疫苗問世。證據顯示,科興生物能躋身中國疫苗產業的幾大企業,無疑受到北京當局的優先建設計劃支持,給予審核機構官員的回扣也幫了不少忙。2016年法庭文件中,科興創辦人兼執行長尹衛東作證承認,在2002年至2011年至少拿出8.3萬美元(約台幣234萬元)賄賂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副主任尹紅章與其郭姓妻子,託請他在內部施壓,讓其公司研發的疫苗快速過審。這些時間點呼應了科興的發展歷程。

尹紅章至少在10幾年間靠收受賄賂獲取人民幣356萬元贓款(新台幣1537萬元),一審遭判10年徒刑。他的妻子和兒子也因幫忙收受賄款而遭判刑並緩刑。尹衛東與其餘公司最後未被起訴,他也繼續掌管科興公司。尹衛東與尹紅章僅恰巧同姓,沒有血緣關係。

根據2012年《中國青年日報》對尹衛東的專訪,他曾是不愛讀書的問題學生,但後來在流行病學中發掘自己的興趣。他在1985年成為中國第一位分離A型肝炎病毒TZ84株,並在15年後打造出中國第一支國產A肝疫苗。他很快就在2001年創立科興公司。

《光明日報》報導,SARS爆發時,尹衛東毛遂自薦獲得中國科技部的疫苗研發加速計劃支持,雖然這次沒有成功,科興卻獲得不少寶貴經驗,在接下來的禽流感與豬流感之疫展露頭角。但早在2002年,尹衛東已經開始賄賂尹紅章,尹紅章供稱,他在不同年份向尹衛東提及買車、裝潢等需求,尹衛東就會拿給他5萬至10萬元不等的人民幣,2011年還曾向他「借」了30萬元當成在北京買別墅的資金。尹衛東說,這些款項都是透過中間人送到尹紅章或其家人手上。

涉入尹紅章收賄案的醫藥公司至少有8間,每一家企業都必須以某種手段賄賂官員才能加速審核,這在中國醫藥產業幾乎是公開的秘密。根據資料,2008至2016年間,至少有20位政府官員、醫院高層承認收過科興的賄賂,他們來自至少5個省份。

科興也在2017年發起內部調查,但至今沒有什麼結論,今年4月的最新報告僅稱,尹衛東「沒有受到任何違法或不當行為的指控,他只是作為證人與檢察院合作。據我們所知,中國當局尚未對尹提起任何法律訴訟或政府調查。」

科興發言人對此表示:他們相信司法系統會妥善處理這起行賄案,並稱不影響尹衛東擔任執行長的能力,但不願讓他接受訪問。

中國疫苗監管混亂

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政治學教授楊大利認為,中國的藥品監管業在1990年代至2000年代之間,從地方監管轉為中央政府監管,因此形成許多鑽漏洞與行賄的空間。中國政府也在假藥和疫苗亂象屢次爆發後,慢慢收緊監管規範。

中國在2007年以受賄罪將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宣示打擊賄賂決心;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又掀起一波反貪腐熱潮;2018年長生生物爆出的狂病疫苗及百白破疫苗問題,再度引發全中國社會的恐慌與不滿,迫使北京當局在2019年6月正式推出《疫苗管理法》,試圖統整監管亂象。國藥集團2018年也在龐大壓力下,召回至少40萬支不符標準的白喉、破傷風與百日咳等疫苗。

中國國產疫苗出現品質控管危機,民眾人心惶惶(AP)
中國國產疫苗出現品質控管危機,民眾人心惶惶(AP)

END scald=340751

在過去,中國只處罰接受賄賂的官員,但2014年一起案件牽涉進英國葛蘭素史克集團(GSK),該公司中國區的英籍高層賴利(Mark Reilly)被控以直接行賄或贊助等形式收買官員、醫院和醫生等等,以便拓展銷售管道。葛蘭素史克最後遭判近5億美元罰金,賴利也獲判3年徒刑、4年緩刑,並遭驅逐出境。此案也創下行賄者被罰的先例。

前路透記者、英籍私家偵探韓飛龍(Peter Humphrey)也認為,尹衛東在承認行賄後還能繼續掌管科興,而這家公司的產業與市場地位還能繼續扶搖直上,也屬於「有點罕見」。韓飛龍2013年受雇於GSK調查行賄案真相,但他與妻子後來被控竊取公民個人訊息,曾在上海青浦監獄服刑2年。

開發中國家沒有太多選擇

賄賂案對科興生物的市場影響層面一直很小,倒是引發了經營權的鬥爭,不僅曾爆出高層偽造文書,當時科興法定代表人潘愛華還曾為了拿到公司印章,強行限制部分員工的行動,導致工廠斷電、疫苗工廠難產等鬧劇,最後讓這家唯一在北美上市的中國疫苗公司從2019年2月至今都無法於那斯達克交易。

儘管科興的行賄紀錄洋洋灑灑,紐約大學教授卡普蘭仍認為,開發中國家可能無法考慮太多,目前的候選疫苗中,僅有科興的CoronaVac可以保存在攝氏2度至8度的環境,可以保持穩定狀態長達3年,對炎熱的印尼與巴西而言特別適合。莫德納的疫苗也可用一般冰箱保存,但僅能維持一個月左右;輝瑞的疫苗則須保存在攝氏零下75度的環境,成本顯然太高。

CoronaVac理論上很快就會在開發中國家登場。土耳其衛生部長克扎(Fahrettin Koca)3日宣布與科興簽下5000萬支疫苗,克札表示,如果科興在當地進行的研究如預期般順利,「土耳其將是世界上第一個開始使用疫苗的國家。」

土耳其訂購了中國疫苗大廠科興生物研發的CoronaVac疫苗,但該公司行賄監管機構的歷史引發擔憂。(AP)
土耳其訂購了中國疫苗大廠科興生物研發的CoronaVac疫苗,但該公司行賄監管機構的歷史引發擔憂。(AP)

END scald=550399

在印尼與巴西──東南亞與南美洲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大批人潮早已排著隊搶當疫苗受試者。印尼11月初透露,期望在今年結束之前開始大規模接種。另一方面,巴西的科興疫苗實驗在10月底一度因受試者死亡而暫停,隨後又在11月11日迅速重啟。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曾堅稱聯邦政府不會買「中國疫苗」,但聖保羅州長多里亞(João Doria)則說已經購買了4600萬支Coronavac,還稱這是該國4支實驗疫苗中最安全的一支。

「現在沒有選擇,又身處瘟疫之中,你只能揀選手上有的選項,不管它有沒有黑歷史,」卡普蘭說。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新冠疫苗戰報》英國搶下頭香! 緊急批准輝瑞疫苗 全英下週開始大規模接種
相關報導》 日本通過新法:接種新冠疫苗是全民義務,政府將全額負擔費用

全球疫情大流行
美CDC首度呼籲:除自家外 任何室內場所都戴口罩
赫見新冠肺炎病患身上有納粹刺青 猶太醫師吐矛盾心情
拜登上任首日 將頒令戴口罩100天
日本大阪計程車跟進東京 乘客不戴口罩將拒載
世衛警告新冠肺炎防疫不可鬆懈 疫苗不等於零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