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國王1/不是王子更不喜歡復仇 星宇張國煒回憶最苦「311」

王若
·2 分鐘 (閱讀時間)
疫情期間,星宇航空推出「偽出國」航班,張國煒與機上乘客互動熱絡。(圖/星宇提供)
疫情期間,星宇航空推出「偽出國」航班,張國煒與機上乘客互動熱絡。(圖/星宇提供)

首航剛滿周年的「星宇航空」,成軍迄今充滿幸運奇事。除了選購飛機時,二度躲過事後機瘟頻傳的機型,一開航雖遇上百年大瘟疫,但由於僅有4架飛機,且懂得創意行銷大玩「偽出國」,同時積極和車商、酒商跨界合作,受創程度遠低於大型航空公司。外號「小K」的董事長張國煒,還斜槓成為自帶粉絲的網紅。

張國煒月前申報轉讓近3萬張長榮航空股票(依3月8日收盤價,執行後可入袋約4億2千萬元),彌補疫情對營收的衝擊,擁有200億身價的他,最痛恨別人說他是「王子復仇」,因為「我是國王!」張國煒豪氣地說。

張國煒很喜歡台南永康的「一街咖啡」,索興將星宇航空經濟艙的咖啡豆都讓店主阿佐包辦。(圖/翻攝自星宇航空臉書)
張國煒很喜歡台南永康的「一街咖啡」,索興將星宇航空經濟艙的咖啡豆都讓店主阿佐包辦。(圖/翻攝自星宇航空臉書)

現年51歲的張國煒,3月5日執行完「台北──台南雙城號」公差後,悄悄跑去位於台南市永康區的「一街咖啡」喝咖啡,店主郭柏佐(阿佐)從選豆、烘豆、磨豆到沖煮,累積10年的功夫讓處女座的張國煒叫好,索興把經濟艙的咖啡豆交給阿佐包辦。然而,6天之後的「311」,卻是張國煒回憶中最苦的日子。

2016年3月11日,時任長榮航空董事長的張國煒,執行勤務一飛抵新加坡,就接獲臨時董事會撤換董事長職務的通知,並以安全考量為由,取消他次日飛回台北的勤務。

這場風波在外人看來,是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過世2個多月後,大房的3個兒子張國華、張國明與張國政,為了爭產,聯合老臣合力驅逐身為二房長子的張國煒,但張國煒次日返台面對眾多媒體詢問時,卻用「我是打工仔」「並不覺得委屈」輕描淡寫地帶過。

「其實,311在新加坡那晚,小K的心情極端複雜。他深知以自己的股分,根本無法和哥哥們(張國華、張國明與張國政)相爭,早晚都必須離開長榮航空。令他寒心的是,他向來尊敬、見面必稱『哥哥』的兄長們『有必要做這麼絕嗎?』『就不能等我回台再說嗎?』」一位張家友人向本刊記者透露。

近來星宇航空帶動一波「偽出國」的旅遊潮,圖為台北至台南的雙城號行程,吸引乘客合影打卡。(圖/報系資料庫)
近來星宇航空帶動一波「偽出國」的旅遊潮,圖為台北至台南的雙城號行程,吸引乘客合影打卡。(圖/報系資料庫)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雙胞胎兄弟娶雙胞胎姊妹 4人婚後同居認了「有時候會搞錯人」
國一男學生殘殺6歲男童、「剝皮砍屍」藏匿家中 母親悲痛:心如刀割
感覺到死者站在我的身後!入殮師的告白 被前女友嗆「你身上太髒了,離我遠一點」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央行阻升台幣 保險業扮演神隊友
出口連八紅 寫最旺2月
黃茂雄整合 東元、寶佳大和解
企業擴大投資 炒熱進口
幫台商找地 五產業園區接力闖環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