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想念的兒時回憶

·2 分鐘 (閱讀時間)

摘自《南市青年》流行創意文誌第376期

撰文/蔡忠志(臺南高工)

燈泡忽明忽滅,隱約能見到阿公的身影,而阿公的身旁還有個小孩兒——那是小時候的我。

老人走路略顯蹣跚,削瘦的手卻緊握著孩子的小手,天氣寒冷,老人深怕孩子著涼,便脫下僅有的一件大衣披在那嬌小的身軀,自己則是任由白色汗衫淌入刺骨寒風。咳!咳!咳!老人咳嗽聲漸漸急促,一旁的小孩貼心的為他拍著背,老人硬是挺起身體,只為了好好帶著小孩去雜貨店買些糖果。

「老闆,我要一包仙楂糖!」

老人拿出他一天工作掙來的零錢買了包糖,小孩歡欣鼓舞絲毫不知道那是多麼辛苦才賺到的錢啊!「阿公!我還要!」小孩天真的眼神彷彿覺得阿公是萬能的超人,隨時隨地都能有好多好多的錢可以買糖,「今天先這樣!我們下次再買好嗎?」老人沒有責備孩子的無知,反而寵溺的允諾下次的到來。

老人牽緊小孩的手,一得空就去空無一人的海邊看星星、說著好多好多的故事,告訴那孩子「以後要娶善良的老婆、好好讀書賺錢、還要生很多孩子」,小孩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老人,朦朧的想像著這些遙遠的以後,直到漸漸的疲憊、漸漸的把眼睛閉上、漸漸的沉睡;隱約之中,還能感受到老人掌心的溫度、暖暖的語調輕聲地說「要乖乖長大哦!」

三年後,依稀記得是我升上國小的時候,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阿公。夜裡阿公口吐鮮血,我以為阿公又吃檳榔了,只見檳榔汁越吐越多,空氣中瀰漫著腐臭的氣息,讓年幼的我不由得大喊:「媽!阿公吐好多檳榔汁!」我越喊越激烈,母親急忙趕來,看著一語不發的媽媽,「阿公怎麼了!」我著急的問道,只見母親突然爆哭失聲「爸!不要鬧了!快起來!」此時我才驚覺阿公已經沒有了反應,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親人逝去的痛苦。

如今回想起阿公天天帶我買糖果、帶我看海、看星星、聽故事的日子,還是想念;對於懵懂無知的自己總有些遺憾,畢竟那是一個天真到無法體會如何珍惜的年紀。

燈光熄滅,阿公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回憶起這段我最想念的兒時點滴,與最愛的阿公相伴歷歷在目,於此,不免傷感。倘若還有機會重來,我想回到過去,跟他說一句「下次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