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爸爸是殺人魔:美國養女驗DNA尋親 生父竟是FBI十大通緝要犯、殘忍殺害母親妻兒

·5 分鐘 (閱讀時間)

吉爾克里斯特(Kathy Gillcrist)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孩子,但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年屆60動念追尋親生父母下落的旅程,不只沒有童話故事般的大團圓結局,她最終更赫然發現,自己親生父親的名字出現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十大通緝要犯名單上。

尋親之旅的開端

現年63歲的吉爾克里斯特向WECT電視台表示,她起初為了打發退休閒暇時光,在2017年進行了DNA檢測,試圖尋找血親,並成功與遠房表姊吉爾莫爾(Susan Gillmor)相認。吉爾克里斯特在波士頓南部長大,吉爾莫爾則住在緬因州,不過兩名表姊妹在大學時湊巧都主修英文,也都為人師表,更同樣擁有一頭金髮。

兩人震懾於彼此之間的諸多相似之處,對系譜學頗有研究的吉爾莫爾,決定幫助表妹探尋有關她生身家庭之謎的解答,也成功找到在1957年將吉爾克里斯特出養的生母姓名,以及幾名同母異父的手足;不過吉爾克里斯特的母親在其出生證明與收養紀錄上,分別寫下不同的生父姓名,因此增加她找到父親的難度。

謎底揭曉

經過多年來的追索與比對,吉爾莫爾最後發現,畢曉普(William Bradford Bishop Jr.)很有可能就是吉爾克里斯特的生父,但當她在搜索頁面鍵入這個名字,映入眼簾的卻是FBI十大通緝要犯的檔案照,令她不知所措—畢曉普曾是一名外交官,但他更為人所知的事蹟是:涉嫌在1976年殺害母親、妻子與年僅5歲、10歲、14歲的三個兒子。

根據FBI的資料,畢曉普畢業於耶魯大學,在美國國務院任職,曾派駐義大利和非洲波札那,是個不折不扣的大書蟲,也是名露營專家,但具有自我中心、強烈偏執的性格,更被記錄擁有暴力傾向。他和吉爾克里斯特的生母在1957年生下她,但在兩年後與高中時期的女友結婚。

1976年3月1日,時年39歲的畢曉普得知自己升遷未果,顯然選擇將怒氣發洩在他的家人身上—當天稍晚,畢曉普從華府的辦公處離開,在返家途中買了一把鐵鎚,將他睡夢中的母親和妻兒重擊致死。

為了躲避檢方追緝,他開車載運眾人的遺體,從馬里蘭州貝塞斯達(Bethesda)一路到近300英里(約482公里)外北卡羅萊納州的沼澤地帶,挖了一個淺淺的洞,將屍體放入墓穴並點火焚燒。當局後來在數小時路程外的大煙山國家公園(Great Smoky Mountains National Park)發現畢曉普沾滿血跡的車輛,車內遺留地圖和健行相關資訊,但畢曉普此後就人間蒸發。

「在我的基因裡」

吉爾莫爾發現這個驚人事實後,只向表妹簡短透露她生父的姓名;吉爾克里斯特還記得,自己當時的第一反應是:「他是個名人嗎?」她告訴WECT電視台,自己起初以為這是玩笑,「收養我的家庭很有幽默感,我想著『當然啦!我的父親是個殺人犯』。」

吉爾克里斯特表示,不同於內向、寡言的養父母,她從小就是個「充滿想像力的蠻橫女孩」,她相信自己戲劇化的性格可能就是遺傳自親生父親。父女倆同樣飽受失眠問題困擾,而當她看見畢曉普的兒子們的長相,吉爾克里斯特毫不懷疑他們就是她的家人—她素未謀面就被殺害的弟弟們,長得比吉爾克里斯特的兒子還要像她。

2014年,有殯儀館員工在媒體上瞧見畢曉普的相片,指認他長得與一具1981年死於車禍的無名屍十分相似,但經過DNA鑑定,證明那不是畢曉普的屍首,他的下落依然無人知曉。

吉爾克里斯特認為,父母當年可能在酒吧有過露水姻緣,她不確定畢曉普是否知道她的存在,但她很開心自己在足夠成熟後才得知生父的身分,並將這段尋親經歷出版成書,書名就叫做《在我的基因裡》(暫譯,It's in My Genes.),不過FBI表示畢曉普的DNA紀錄僅能用於執法目的,因此吉爾克里斯特無法透過DNA鑑定得到真相。

如果畢曉普尚在人世,如今已高齡84歲,當局指出,畢曉普能流利使用5種語言,輕而易舉就能在天涯海角展開新生活。吉爾克里斯特相信生父仍然活著,但她只希望在安全的環境下與他見面:「我想要他來敲我家的房門嗎?還是不了,謝謝。」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15歲遭判無期徒刑,一關將近70年!美國「最老少年終身犯」獲釋,摸索鐵窗外全新人生
相關報導》 當國家機器化身殺人機器,一顆螺絲釘也可能有罪 95歲德國老太太遭控1萬條「謀殺幫助犯」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