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九八九系列》廣東邊境追捕風聲仍緊 偷渡集團不敢輕易接客

佛山市位於廣東省南部,珠江水系中的西江、北江及其支流貫穿全境。(圖:PQ77wd, CC BY-SA 4.0)
佛山市位於廣東省南部,珠江水系中的西江、北江及其支流貫穿全境。(圖:PQ77wd, CC BY-SA 4.0)


一九九零年二月十一日,也就是元宵節的第二天,我帶著H女士離開龍港鎮住家,對母親謊稱是返回北京,學校馬上就要開學了。在與母親告別的時候,無盡的哀傷在內心湧動,不知道這一別何時才能再見,但我表面上還是極力保持情緒的平靜,不讓母親發現任何異常。母親仍然像往年一樣,反復叮囑我:「你一個人孤身在外,自己一定要注意身體健康,要儘量吃得好一點,千萬不要捨不得花錢。」母親站在家門口目送我遠去,我緩步前行,始終不敢回首,擔憂控制不住自己的哀傷情緒。

我帶著H女士來到里安市與XH女士和CX先生會合,隨後立即結伴南下,兼程趕路,途中沒有留宿,兩天後直接趕到了預定的目的地廣東省佛山市,找到了CX先生的親友YX先生。YX先生事先已接到CX先生的電話通知,知道我們的來意,表示歡迎我們的到來,態度極為誠懇友善,並主動在他住宿兼辦公的旅館為我們登記了兩個房間。

YX先生三十多歲,精明強幹的個體經商者,在佛山市經營生意多年,認識不少當地商界人士。YX先生告訴我們,他已經委託當地商界的朋友聯繫經營偷渡生意的人,即當地人俗稱的「蛇頭」,但至今尚未有結果。我有點訝異地詢問:「廣東的偷渡出境風氣由來已久,一直有很多人偷渡出境,為什麼會找不到蛇頭?」YX先生解釋說:「不是找不到蛇頭,而是找不到願意接我們這單偷渡生意的蛇頭。」我追問是什麼原因?YX先生回答說:官方至今還在追捕與北京學運有關的人士,防止與北京學運有關的人士外逃香港和澳門,因而廣東邊境城市的風聲仍緊,現在蛇頭只願意接講粵語者的偷渡生意,不敢接講普通話者的偷渡生意,主要是擔憂不小心幫助了北京學運參與者外逃,事後將會受到公安部門的嚴厲處置。

從我們抵達佛山市的第二天起,YX先生就放下了手頭的生意,全身心地陪同我四處聯繫蛇頭,見了不少生意場上的友人。H女士一口京腔,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只能留在旅館等待消息。每次一到與人約好見面的場所,我和YX先生都會故意先說上幾句溫州話,顯示自己溫州人的身份,然後再解釋說溫州與廣東一樣,也有偷渡出境的社會風氣,只是所去的國家有所不同,溫州人主要選擇去歐洲國家,而廣東人主要選擇去美國。我為了掩蓋自己的真實身份,假裝成溫州個體戶,在離開龍港鎮之前特意留了長髮,並第一次到理髮店燙了頭髮。

經過幾天的外出聯絡,我瞭解了很多具體情況,其中之一是,講廣東話者在偷渡出境失敗時被捕,只要蛇頭出面代交一百元人民幣保證金就可以立即保釋,然後尋找機會再次偷渡出境;而講普通話者在偷渡出境失敗時被捕,不會允許立即保釋,將遭受嚴格的政治審查,在確定不是八九民運參與者之後才可以保釋。另外,我聽到了許多八九民運參與者經由廣東省外逃出境的故事,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人們最津津樂道的故事是,著名學生領袖柴玲曾經逃到廣東省,試圖偷渡出境,廣東省軍警全面追捕,但沒有抓到柴玲。

我和YX先生連續奔波好多天,仍然沒有找到願意帶我們偷渡出境的蛇頭,這讓我開始有些坐立不安,因為中國政法大學已經開學了,如果我遲遲不到校報到,校方必定會向我的母親及家人詢問我的下落,最終將引起公安部門的介入。大約兩個星期以後,終於有一個蛇頭表示願意帶我們偷渡出境,只是所收的偷渡費比市場行情高出近三倍,理由是我們不會講廣東話,偷渡的風險比較大,並可能會有嚴重的政治後果。我們急於偷渡出境,錢不是主要考慮的因素,因而很痛快地答應了這位蛇頭的收費要求。

這位蛇頭二十多歲,告訴我說他的名字是CH,我說那我就稱呼你CH先生,其實我知道這肯定不是他的真實姓名。CH先生首先介紹說,他和合夥人歷來只做偷渡澳門的生意,沒有做偷渡香港的生意。我說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先偷渡到澳門,然後再自己想辦法偷渡到香港。CH先生然後介紹說,偷渡去澳門通常有兩種方式,一是乘船偷渡,比較安全,也不辛苦,但容易被武警邊防部隊的巡邏艇發現,偷渡的成功率比較低;二是游泳偷渡,比較危險和辛苦,但不容易被武警邊防部隊發現,偷渡的成功率比較高。CH先生讓我選擇偷渡的方式,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說,我和我的同伴選擇游泳偷渡,畢竟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偷渡成功,而不是別的什麼。CH先生看著我笑了,說:「你看起來有點像一個白面書生,說出話來卻又像一個江湖人士。」我笑著回答說:「我只是戴了一副近視眼鏡而已,其實就是個跑江湖的溫州個體戶。」我對CH先生說,我們已經在佛山市停留了半個多月,希望能夠儘快帶我們偷渡出境。CH先生很痛快地回答說,這沒有問題,我和合夥人兩天後就可以帶你們偷渡出境。

我一回到旅館,立即將與CH先生交談的情況向H女士做了詳細的說明。H女士情緒興奮,笑容滿面,表示完全同意我的決定。我對H女士說:「我從小到大喜歡游泳,水性非常好,游泳偷渡出境不會有問題。你會游泳嗎?游泳技術如何?」H女士挺自豪地回答說:「我的游泳技術也很不錯,大學期間曾經是學校游泳隊的成員。」這讓我對游泳偷渡出境增加了幾分信心。

作者》吳仁華  1989六四民運參與者,歷史文獻學者,著有《64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64屠殺內幕解密:64事件中的戒嚴部隊》、《64事件全程實錄》。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香港查冊案上訴終獲勝 難掩當政者玩法弄權之實
端午節港府大肆慶祝 紀念現代屈原卻有罪
紀念六四34年(三):讀去年七位離世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的記錄